少女的心思,男人不会懂,男人若是以为自己懂了女人的心,那就是傻子!女人这种动物,是你永远无法理解的动物!刚才还可能和你爱的地老天荒,还未过片刻可能恨你恨的海枯石烂。

    辛气节自然不懂玄上露的心思,他也压根不想去懂。在这个世界上,对方不想懂你,你怎么表达好感也是没有用的。

    就比如,辛气节和玄上露,玄上露对他有好感,他可以看出来,难道为了玄上露,停留在斗玄帝国?想来这是不可能的,只有成为强者,才能干自己想干的事情,才能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他也不会放弃追寻强者之路。

    夜桃歪着脑袋,看着挂在树梢上的月亮,暗暗的叹息一声,不知道远方的亲人,你们过的可好啊。

    三天的时间,在修炼中过的很快,黑雾缭绕的山林间,一轮银盘悬挂在天际,散发着朦胧的光晕,在黑雾的衬托之下,显得有些妖异。淡银色的阳光洒落在细碎的裂缝上,有光华开始缭绕起来,死神泉眼上的裂缝,缓缓的消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眼睛,黑色眼睛之中有着黑雾在涌动,散发着阴森的气息,这股气息让人感受到压抑。

    “你们跟着我来吧。”华锦玉灿烂的笑了笑,毫不犹豫的掠了进去,淡淡的声音席卷而开。

    掠入死神泉眼中,身躯快速的旋转起来,就像穿过一条隧道般,不知道多久后,才缓缓的落在了地面。辛气节落在地面之时,夜桃和玄上露落在他的身旁,两人觉得头晕目眩,略微有些欢喜,想来有段愉快的旅程,快要开启了吧。

    黑色的世界中,地面尽数干枯,有着道道裂缝,仿佛长期缺水,被太阳炙烤得干枯了般。

    玄上露的眸子中有着不可思议之色:“这里怎么什么都没有啊,怎么像一个干枯的湖泊啊。”

    华锦玉摇头笑了笑,真是一个粗心的丫头啊,道:“你看下地面,你就知道了。”

    “地面可能有什么?”玄上露有些疑惑,垂下了眼帘,只见地面刻着八个古朴篆字:一念天堂,一步地狱。

    八个古朴篆字,仿佛是从地底镂刻而出的般,微微的凸起,笔势刚猛凌厉,气势磅礴大气,似乎八个字经历了亘古的岁月,在这里永垂不朽般。

    夜桃幽冷笑道:“退去就是天堂,进去就是地狱,我们去地狱之中,看看彼岸之花吧。”

    死神泉眼是斗玄帝国最为神秘的地方,最为可怕的地方,之所以称之为死神,顾名思义,进入其中的人,在和死神打交道,稍微不注意的话,随时可能死在里面。

    “你们跟着我的脚步走,莫要走错了,这里看似什么也没有,实际上是一种可怕的幻觉,你走出一步,可能踏入茫茫群山,可能踏入万载冰河,可能踏入九曲蛇窝,可能踏入古老宫殿。一步可能是天大的机遇,一步可能是无尽的地狱。”华锦玉肤表亮起了银白色的元气,将体内的元气催发到了极致,缓慢的向前踏出一步,一步她就消失在了原地。

    看着她精致巧的鞋印,辛气节跟着踏了上去,仿佛穿过了一层薄雾般,出现在了山林中。华锦玉身旁有着两条被斩断的黑蛇,黑蛇有着四只脚,散发着幽冷的气息,鲜血将这样映衬得格外阴森血腥。

    要不是华锦玉的实力强劲的话,加上全力防备,只怕两条黑蛇,会将她的身躯直接吞下。

    眼前险恶的山林,布满了黑色瘴气,瘴气如袅袅青烟般升腾而起,蔓延了整个黑色山林。

    周围的树林中,一双双红色的眼睛,绿色的眼睛,闪烁着冷芒,散发着幽冷的嗜血之气。

    玄上露看着华锦玉脚下的黑蛇,惊呼道:“四脚铁线蛇,在外面价值甚是高昂,没想到这里随处可见。”

    漆黑色的山林中,常年没有阳光,这片世界仿佛都是黑暗的,空气之中弥漫着潮湿之气,两只手掌大的黑色枯叶,腐烂的堆积在地面,地面之中有着深深白骨,在黑暗的世界中,泛着瓷器般的光芒,显得有些怪异。

    华锦玉和莫忘锦在打头阵,脚下的枯叶咔擦作响,神识缓缓的散发而开,周围之事尽数落在脑海之中,道:“大家心,四周都是蛇,莫要被毒蛇给毒死了。”

    五颜六色的烟雾,缓缓的涌来,带着斑驳的能量,所过之处,花草树木,尽数枯萎了。

    辛气节周身的银色雷光瞬间爆发而开,如气罩般将五颜六色的烟雾给包裹。

    夜桃修长的指尖上元气缭绕,十多道鲜红色的桃花,缓缓的旋转而出,微微的弹了弹手指,鲜红色的桃花射在树林各处,桃花如轰天雷般爆发而开,周围的树木尽数炸裂,水桶粗细的巨蛇嘭的爆裂成了血沫,实力较强的巨蛇,如电般对着众人蜿蜒而去。

    蜿蜒而来的巨蛇口中,布满了尖锐的獠牙,漆黑色的蛇信子,涌出滚滚的雾气,对着他们暴涌了过来。

    莫忘锦掌缘如刀般横扫而出,灿烂的光华席卷,凌厉的气流呼啸,射来的巨蟒,仿佛宝刀从中间划过般,断裂成了两半,鲜血染红了腐烂的枯叶。

    华锦玉浑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势,指尖上气流旋转,手掌在虚空挥舞而过,两条对着她咬来的巨蟒的咽喉被她给切割而开,鲜血迸溅而开,洒落得满地都是。

    五颜六色的毒雾被辛气节的银色雷电炼化成了虚无,模糊的视线清晰起来,地面血红一片,蟒蛇的半截身躯,横七竖八的躺在地面。

    “想来这里定然有蛇王,否则不可能有这么多的蛇,我们前去看看吧。”华锦玉微微眯起眸子,清秀的脸上写满凝重。

    夜桃微冷道:“管他有没有蛇王,有蛇王我们照常杀之,反正我们不杀它,它就会杀我们。”

    几条缠绕在树枝上的蟒蛇,惊恐的钻入枯叶之中,等他们走后,死死的盯着他们的背影,仿佛阴森森的蛇眼之中,有着无限的怨毒般。

    树林之后,耸立着一座险峻的山峰,山峰上怪石狰狞,距离山峰半米左右,有一株金色的花朵,花朵如菊花般,花瓣似羽毛,每瓣花瓣上,布满淡金色的纹路。华锦玉看见这株花卉,眼中涌出狂喜之色,道:“没想到在这里遇见很少见到的金蛇花卉,难怪有这么多蛇,原来是花卉散发而开的异香,将它们给吸引到了这里,想来花卉之中定然有蛇王,我们要心翼翼,否则可能死在蛇王的口中。”

    “古籍上有记载,金蛇花卉成熟之前,就像一朵金色菊花,成熟之后,就像一个金色蛇头,吸收天地阴气,散发浓郁香味,对人身体有着极大好处,还可以增发人的潜力,在斗玄帝国有价无市。”辛气节看着金蛇花卉,有些激动的道。

    玄上露银铃般笑道:“我父亲派人四处寻找过金蛇花卉,却怎么也无法买到,没想到在这里看见,看来我们的运气不错啊。”

    “遇见蛇王,我们的运气不坏不坏啊。”夜桃耸了耸香肩,看着金色花卉之后的洞口,无奈的笑了笑道。

    莫忘锦淡淡道:“蛇王的实力,绝对比大造化境后期强,哪怕是我们和锦玉想要对付蛇王,只怕相当的困难,幸好有气节兄弟的落日神矛,我们三人联手,斩杀蛇王不是什么问题。”

    玄上露道:“我们出手吧。”

    华锦玉灿烂笑道:“上露妹妹,不要心急,蛇王比我们更心急,等它来攻击我们好些。”

    金色花卉之后的黑色洞口中,涌出滚滚的烟雾,烟雾中有着一双宝石般的血红色眼睛,没有半的感情,冷漠的看着众人,长长的蛇信子上涌动着鲜血,空洞的声音响起:“人类,这金色花卉是本王的,你们最好给本王滚蛋,否则本王将你们全部吃掉。”

    落叶翻飞而起,一条黑色蟒蛇探出头来,吐着漆黑色的蛇信子,仿佛在些什么,想来是蛇的语言吧。

    闻听属下的禀报,蛇王眼中射出狰狞的血光,厉声吼叫道:“你们敢杀我的子孙,看本王怎么将你们给毒死。”

    猩红色的雾气,瞬间布满了这片天空,将辛气节等人笼罩,玄上露闻到这股毒雾,觉得全身有些发冷,元气无法运转,身躯刚要倒在地面,一只刚劲有力的手掌,握住她的手臂,银色的雷光交织而开,将她包裹在了其中。

    辛气节指尖射出一道银光,银光如蛇般暴涨,对着洞穴之中的蛇王,闪电般爆射了过去。

    “雕虫技,攻击弱爆了!”看着射来的银色雷电,蛇王口中喷出一道红光,射在银色雷电上,银色雷电爆裂而开,碎片纷纷散落,席卷得枯叶漫天都是,夹杂着潮湿的泥土。

    华锦玉的刀气被蛇王给闪避而过,刀气轰在地面,地面轰隆一声,瞬间凹陷了下去。

    夜桃指尖上的桃花旋转而出,在蛇洞之前爆发而开,轰隆隆的响声响彻而开,山峰剧烈的晃动了起来,山壁上的巨石滚落而下,将蛇洞给拦住。

    红色的光华喷薄而出,拦在蛇洞钱的巨石,尽数炸裂成齑粉,腥风涌动,红雾弥漫,蛇王从洞穴之中如玉水波浪般蜿蜒而出,空洞吼道:“该死的人类,我要吃了你们,将你们消化成粪便,喂养金蛇花卉。”(。)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