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过了多久,辛气节才从修炼之中醒来,在这黑暗石室之中,时间过得很快,也不知道盘膝了几天的时间!他想到雪清扬,便急忙走出了黑暗石室。  连排的宫殿已经坍塌,四处都是残垣断壁,淡淡的金色光晕之下,几道身影在寻找着甚么。他们见到了辛气节,眼中冒出森冷的黑光,冷冷笑道:“辛气节,你的师姐雪清扬已经落在我们鬼影门手上!你若是识相的话,现在便跪地求饶,否则你师姐将被羞辱而死,到时你就得内疚一辈子了。”

    辛气节身躯都震了震,脚在地面一点,出现在鬼影门那弟子身前,伸手便抓住了他的咽喉,将他慢慢的举起,眼中弥漫着冰冷的光华,如刀般盯在那弟子脸上,说道:“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若是假话的话,我现在将你震成血沫!若是真话的话,你的下场或许会好些。”

    那个鬼影门弟子只觉得浑身被一股冰冷的杀气笼罩,浑身起了鸡皮疙瘩,颤声道:“辛大哥,辛大侠,辛小侠,这是我们门主叫我如此说的,可不关我甚么事情啊!”

    他的话语还未说完,辛气节指尖便射出一道璀璨的光华,他的五指手指便断裂而开,手掌之上的疼痛刺激着他的脑海,他出凄厉的惨叫之声,哭喊道:“你饶了我吧。”

    辛气节冷厉道:“你们门主是真捉了我师姐,还是没有捉住她,你可不要骗我,或者说一大堆废话!说废话的下场,你刚才应该知道了吧。”

    那弟子脸色煞白,身躯在颤抖,将嘴唇都咬破,颤声道:“我们门主本将雪清扬击伤,但是她逃到一处瀑布之前,便钻入瀑布之中,然后消失了踪影!我们门主跃了下去,但是却没有现她的身影,是以我们门主便叫我们放出话来,说雪清扬落在我们鬼影门手中,让你束手就擒!哪知道你的实力居然变得这么强,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你给制服了。”

    辛气节将那鬼影门的弟子摔在了地面,一脚踏在了他的胸口,沉声道:“你们鬼影门在妖魔山脉的何处?你最好老实回答,不然我有千万种方法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那弟子眼中露出一抹阴冷之色,暗暗冷笑道:“门主不就是想辛气节去我们鬼影门送死吗!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便告诉他,让他去送死好啦。”咬着紫的嘴唇道:“我们鬼影门在妖魔山脉北边的一个山谷之中,山谷较为隐蔽,只要你往北走,便可以现我们鬼影门的老巢。”

    辛气节便出手将这个鬼影门弟子震得晕死过去,还有几个鬼影门的弟子也给他震昏过去。脚在地面一点,便消失在原地。鬼影门距离这里约莫三个时辰的时间,来到鬼影门之前,已经是下午,林中的光芒甚是黑暗,只见一道曼妙的身影匍匐在不远处的山谷之上。

    这道身影的背影甚是曼妙,曲线玲珑而又美丽,满头的秀犹如绸缎般散落在身后,看背影依稀有些就是自己的师姐雪清扬!便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果然是自己的师姐,便笑道:“师姐,你怎么在这里,我还怕你落在鬼影门之人手中了呢,见到你真是太开心啦。”

    雪清扬转身便见到了辛气节,精致绝美的俏脸上绽放出淡淡的笑容,仿佛一朵雪莲缓缓在绽放般,欣喜道:“辛师弟,我还以为你落在鬼影门的人手中了呢,四处都找不到你,是以来这里看看,看你是否落在了鬼影门之人的手上。”

    辛气节说道:“我闻听师姐被鬼影门门主所伤,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啊?”

    雪清扬微冷的点了点头道:“早在妖魔山脉深处的宫殿之中得到一些东西,碰见了鬼影门门主,后来宫殿开始震动起来,宫殿的阵法便炸裂而开,宫殿也随之坍塌,是以我便掠了出去。鬼影门门主便追赶我,问我你在何处,便将我击伤,我奔逃到一处溪水之中,从溪水之中逃走,没见到师弟你,便来鬼影门找你了。”

    辛气节内心掠过一抹暖流,没想到她在这么危险的情况下,想到的还是自己,便微笑道:“师姐,这是我在宫殿之中现的几瓶丹药,现在便分些给你吧。”手掌光芒闪烁,丹药便从空间石之中飞出,将其递给了雪清扬。雪清扬接过四五个玉瓶,便张了张樱桃小嘴,说道:“师弟,这丹药品阶都不错,其中两瓶还是增元丹,没想到师弟遇见这般好的机遇,真是让师姐我羡慕嫉妒恨啊。”

    辛气节微微笑了笑道:“现在丹药不是都到了师姐手中吗,师姐还有甚么好羡慕的啊?”

    雪清扬绝美的容颜上尽是笑意,淡淡的余晖洒在她的脸上,这张脸颊仿佛雕刻而成的般,聚集了天地的灵气,看见让人心脏砰砰砰的乱跳。她从空间石之中取出一本武技,封皮是红色的,仿佛在燃烧般,看上去品阶不错,说道:“师弟,这本武技叫做怒焰斩,品阶虽然不是很高,但是也不低,是乾境后阶武技,对师弟有些用处,师姐便将它送给你吧。”

    辛气节说道:“师姐的好意,我心领了!这武技师姐收回去,这可是几十万两银子啊,我得到飞云十八钩了,这是坤境武技,我在要师姐的武技,未免太贪心了吧。”

    雪清扬美目之中涌出一道精光,说道:“师弟,你不会是在骗师姐,不想接受师姐的好意吧。”

    辛气节便将飞云无暇钩取了出来,笑吟吟道:“师姐,你看这是甚么,我怎会骗师姐呢。”

    雪清扬看着辛气节手中的飞云无暇钩,只见这无暇钩约莫四尺多长,布满了白色的纹路,仿佛白玉般没有丝毫的瑕疵,伸手对着上面抚摸而去,还有着丝丝的暖意,便赞叹道:“真是好东西啊。”

    辛气节说道:“这飞云十八钩的威力甚大,我现在就和师姐铲除鬼影门,免得他们在这里危害其他历练的少年弟子。”

    雪清扬浑身散出一股凛冽的寒意,冷冰冰道:“我被鬼影门门主逼入了溪水之中,差点便见不到师弟,不是杀他真是难泄我心头之恨啊!”

    两人掠下山谷,便见到前方隐秘的树林之中,有着一座矮小的山峰,山峰周围用铁阑珊围着,阑珊之前站着两个守门的弟子。两个守门的弟子看见他们两人之时,刚准备喊叫,但是辛气节的凌霄剑飞舞而出,两人就被剑气给洞穿。两个弟子倒下之时,一道璀璨的黑光冲天而起,化为一张巨大的鬼面,横亘在这苍茫的夜色之间。

    鬼影门之人闻声而出,转眼二十多人将辛气节和雪清扬给包裹。鬼影门大长老神色狰狞,厉声咆哮道:“辛气节,你这个狗崽子,居然敢来我们鬼影门捣乱,看我怎么将你的脑袋割下来当球踢。”

    雪清扬指了指快掠来的鬼影门门主,冷笑道:“鬼影门门主,前几****将我击伤,今日我便找你讨回来。”

    鬼影门门主冷笑道:“不自量力的东西,杀你们不用十招,不过本门主不需要亲自动手,我们鬼影门长老杀你们两个小崽子便够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