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团黑雾弥漫着邪恶的光芒,宛如长虹般暴涨,将辛气节笼罩在其中。??     ?  辛气节被浓郁的黑雾包裹之时,便见到一条又细又长的黑青色细蛇,两只眼睛弥漫着妖异的光芒,闪烁着妖异的光芒,看见便让人感到恐怖。

    辛气节看见这黑青色细蛇之时,眼眸之中露出恐惧之色,说道:“玄妖蛇?”说着,便将体内的元气尽数涌出,便将凌霄剑技第二式剑锋如幻施展而出,白色的剑气交织而出,仿佛一朵洁白的棉花般,将包裹着他的黑雾震碎,便见那玄妖蛇盘旋而来,细长的身躯足有百米,他便急忙对着地面一滚,就对着宫殿深处掠去。

    辛气节没想到这宫殿之中还有这么恐怖的玄妖蛇,要是动手的话,绝对不是它的对手。沿着偏殿奔入花园之中,沿着九曲栏杆奔过,觉得身后仿佛有甚么东西跟着自己般,浑身冷飕飕的,衣衫被冷汗浸透,闻到一股浓郁的异香味,是从左边的宫殿之中传来的。沿着一处狭窄的道路,走入左边宫殿之中,只见地面摆满了丹药,柜子之上还有一排丹药,都是用玛瑙玉瓶装着,便将其收入空间石之中。

    忽听外面传来叽叽之声,幸好这里的宫殿都是通的,不然玄妖蛇进来,那么自己便惨了!宫殿角落有处偏门,便从偏门掠出,仿佛穿过万花筒般,突兀的出现在一处后院之中。一颗高大的梧桐树在冷风之下呼呼作响,落下三三两两的梧桐树叶。一轮清冷的月光,不知道从何处散落而下。他眼眸微微凝了凝,就见到月光之下的树干上有着一个凸起的地方,他便伸手在凸起的地方按了按,却没有甚么反应,忍不住暗笑道:“自己未免太多疑了些吧。”

    他又伸手在树干之上敲了敲,便传出当当的轻响之声,便说道“这树干是空心的?”说着伸手再次用力的按了按,就听见咔嚓一声脆响,树木从中间分开,露出一个黑暗的洞口,他便从黑暗的洞口之中走了进去。

    前来寻宝的人,只怕打死都没有想到,这梧桐树之下有道暗门吧!这也是辛气节的机遇好,要不是月光恰好照射到此处,只怕他也不会现这处凸起的地方。走入黑暗的洞口之中,便见到一条甬道,里面没有丝毫的光亮,甚是阴森可怕。

    辛气节将凌霄剑握在手中,元气注入凌霄剑之中,顿时光芒便照亮了整个甬道。半晌之后,来到甬道的尽头,现深处有处石室,石室之中甚么都没有,只有一团黑光悬浮在半空之中,隐约可以看见隐藏着一把白玉般长钩,扩散着玄奥的气息。

    他看见这白玉长钩,脸上便露出狂喜之色,脚在地面一点,便对着白玉长钩抓了过去。但是白玉长钩之中涌出一股黑色的气流,仿佛一张黑色的网般,对着辛气节笼罩而来。辛气节急忙闪避,但还是被黑色气流层层叠叠的包裹!他眼中精光闪烁,便将体内的元气尽数涌入凌霄剑之中,凌霄剑光芒暴涨,化为了一朵白色的云彩,将黑色的气流震成了粉碎。

    忽然白玉长钩之中冒出璀璨的黑雾,辛气节的手掌都震了震,急忙吞下一颗丹药,体内的元气滚动起来,手中的凌霄剑光芒暴涨,便将黑雾震成了粉碎。他伸手便将白玉长钩给握住,将白玉长钩握住之时,便感受到一股凌厉的气流钻入他的脑海之中,赫然是一道元神,这让他内心大骇起来,急忙盘膝在地。

    他双脚盘在左右腿之上,双手放在大腿之上,注意力极其的集中,眼中的光芒异常坚定。那道元神阴森森的笑声在他脑海之中回荡着:“只要你从了我,我便让你变成强者,你的家族也会得到好处,你难道不愿意吗?”

    辛气节不为元神的话语所动,心智坚定得就像磐石般,这道元神极端的虚弱,只要自己护住心神,对方绝对迷惑不了自己。那道元神万般蛊惑,辛气节不为所动,时间悄然在流逝,那道元神见到蛊惑不了辛气节,便愤怒叫道:“你若是不让我占据你的躯体,我便撕裂你的躯体,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辛气节脑海之中忽然出现一股可怕的恶念,这股恶念仿佛要摧毁自己,很显然是那元神在搞鬼,他便喃喃道:“你迷惑不了我的,一切恶念在于心,我心不动,始终向善,你的恶念就无法加在我的身上。”

    那道元神惊讶起来,他从来没有见过意志这般坚定的少年,很显然无法占据辛气节的身体。此时辛气节肤表金色的光芒流转起来,将那道元神逼出了体外!那道元神被逼出体外,辛气节伸手便将其抓住,只见那道元神布满了细碎的裂缝,虚弱到了极点,他便冷笑道:“你是谁?”

    那道元神冷哼道:“我是强者,你是弱者,你还没有资格,让我回答你的问题。”

    辛气节冷笑起来:“你现在落在我的手中,我一句话便可以让你死千百次,你现在还敢和我讨价还价,难道你真的想死吗?”

    那道元神眼中露出一抹畏惧,冷哼道:“那我便告诉你我是谁,说出来只怕你会感到害怕!我是墨家老祖墨休,当年为了染指飞云无暇钩和楚飞云大战数千回合,他侥幸胜了一招,便将我击杀,将我的元神封印在这飞云无暇钩之中,不过他陨落之后,我凭借我剩余的元气,破除了钩中的封印,就是在这里等待机会,没想到今日在这里碰见了你,但是你的心智实在比磐石还要坚定,要是碰见的是一般人,只怕现在我已经夺舍了他吧。”

    辛气节微微皱眉道:“你说的是掌控南三省的墨家吗?”

    墨家老祖得意笑道:“不错,正是我们墨家,你最好不要动我,我若是死了的话,自然有办法告知我儿子,知道是你杀了我,到时你将死得极其的凄惨。”

    辛气节眼中冷光盎然,冷笑道:“这个时候你还在威胁我,我这人最讨厌人威胁我了。”说着,手掌光芒暴涨,滚滚的元气将墨家老祖的元神挤压成了粉碎!墨家老祖被挤压成粉碎之时,怒声吼道:“杂碎,我儿子会替我报仇的。”

    辛气节淡淡笑道:“我只有杀了你,你儿子才不知道是我毁了你的元神!我若是放了你,只怕会给我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吧。”

    他握了握手掌,飞云无暇钩飞到他的手中,便有一股白光涌入他的脑海,赫然是一招招精妙的武技。此时辛气节浑身光芒暴涨,脑海之中一片空灵,出现一个中年男子,身着白色星官长袍,头戴白玉无暇冠,将飞云无暇钩的钩法施展而开,攻击而出的地方极其的诡异。辛气节看着他将钩法施展完毕,便惊喜道:“这飞云十八钩果真厉害啊。”

    辛气节按照上面的钩法开始修炼起来,飞云无暇钩在他手中,仿佛不是一把钩子,而是十八般的兵器般,样样都可以变幻施展。不过他体内的元气飞的涌动着,便听见一声脆响,从坤元境四重突破到了坤元境五重。

    将飞云十八钩施展了十多遍之后,他只觉得快要虚脱,满脸都是汗水,便在地面盘膝而坐起来。这般持续了几个周天之后,便活动了下筋骨,看了看自己得到的丹药,都是些品阶还算可以的丹药,不过他不会用丹药突破,因为修炼须得一步步走上来,才会成为强者,借助丹药突破之人,永远不可能成为真正强者。就像很多温室里的花朵,就是靠丹药突破,度虽然快,但是华而不实,最终无法问鼎武道巅峰,最后止步在某一个境界。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