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气节回到妖魔山脉,已经是三日之后的晚上。?  37zw  他觉哪怕是晚上,妖魔山脉也极为热闹,从一些武者口中断断续续的知道,前几日晚上妖魔山脉深处爆出璀璨的强光,耀眼的光芒宛如横亘在天际的长虹般美丽耀眼,是以便吸引了周围所有的武者,就连闻听到消息的武者,也都从远处赶来。

    闻听到这个消息,辛气节甚是欢喜,便对着妖魔山脉深处而去。在淡淡的夜色之中,见到一座座闪烁着淡淡光芒的宫殿,在月色之下显得恢弘而又壮观,仿佛一条巨龙匍匐在山脚下般。来到宫殿前之时,他脑海之中蹦出了叶化麟的名字,看来他早就知道深处隐藏着宫殿,难怪会不顾一切的对着深处掠去。

    只见十多位武者被拦在宫殿前的山谷之中,辛气节自然也被拦住,拦着他们的这些人,是一个个手持弯钩,身着斗篷,将自己全身包裹得甚是严实的男子!这些男子只露出一双漆黑色的眼睛,冰冷的望着众人,冷冷叫道:“这处洞府和我们云勾门有些渊源,我们云勾门门主就是当年得到洞府主人,飞云十八钩其中一招之人,才成立的今日的云钩门,你们识相的话,就给我们滚远点,不然我们一钩便钩碎你们的咽喉。”

    不知道哪个武者尖叫道:“你们云钩门门主曾经是我的手下败将,没想到已经开宗立派了,看来我时运不济啊,不然只怕早就已经成为一宗宗主了。”

    哪知道那武者的话语落下,一道白色的光华呼啸而过,不知道从何处钩来,便钩中了他的胸口,将他提了起来。那个钩中他的是云钩门为的男子,冷漠的看着那个武者,冷笑道:“就凭你这样的废物,还敢说这样的大话,现在知道说大话的后果了吧?”

    那为男子手腕微微一抖,手中的弯钩光华大盛,那武者便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声,跌落在了尘埃之中。辛气节从人群之中掠了出来,冷笑道:“一个连三流宗门都算不上的门派,居然敢这般的嚣张,简直是不知道死活啊。”

    他冰冷的话语落下,凌霄剑剑气暴涨,仿佛一道白光般,对着云钩门为那人卷了过去。那云钩门为的男子见到辛气节年轻,便不屑的说道:“哪里来的小崽子,真是不知道死活,看我等会怎么将你的咽喉钩住。”手中的弯钩化为了一条白色的光华,仿佛一条蛇般,对着辛气节的咽喉咬了过去。

    辛气节的凌霄剑和云钩门那男子的弯钩接触在一起,便将弯钩震成了粉碎,凌霄剑便对着为那人的咽喉洞穿而去。其余的云钩门之人,手中的弯钩飞舞而出,对着辛气节卷去。辛气节冷笑道:“就算你们人多,我也不会惧怕。”手腕微微一抖,凌霄剑横扫而出,那些卷来的弯钩尽数被震成了两截。

    云钩门就只有那个为之人是坤元境七重的武者,其余之人都是坤元境三重或者四重,是以辛气节轻易便将他们逼得腾腾后退。云钩门为那人虽然实力在坤元境七重,但是却不是辛气节的对手,也拦不住他,他便对着宫殿之中掠了进去。

    周围那些武者见到辛气节都掠了进去,便咬了咬牙道:“冲进去。”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

    云钩门为那人眼中冷光盎然,厉声叫道:“天外云钩阵。”顿时云钩门所有的人盘膝坐下,双手结着同样的手印,指尖气流顿时飞舞而开,地面升起一股股浓郁的白雾,便交织成了一只巨大的白云弯钩,形成一道耀眼的光幕,将那些武者尽数包裹在其中。

    云钩门为那人便哈哈大笑道:“我们是不会让你们进去的,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山谷之中的道路凹凹凸凸,穿过山谷之后,便见到连排的宫殿,来到一座较小的宫殿前,缓步走了进去。这座较小的宫殿之中,陡然射出几道森冷的气流,仿佛深夜之中的寒光,气势凛冽而又阴森,没有深仇大恨的话,绝对不可能出手这般的毒辣。

    辛气节将手中的凌霄剑闪电般刺出,白色的气流飞舞,凝聚成一朵洁白的云彩,射在几道森冷的气流之上,顿时便迸溅出漫天的碎片,涌出一股恐怖的气流,他的身躯沿着地面滚出老远,便见到几个黑袍男子走出,正是鬼影门的几位长老。

    鬼影门的几位长老见到辛气节,阴森森的笑了起来,冷厉道:“小崽子,我们鬼影门的人正在四处找你呢,没想到你也跑了进来,那就给我们去死吧。”

    他们的话语落下之时,一道黑光宛如毒蛇般对着辛气节的头顶横扫而来。这道黑光是一条黑色的长鞭,布满的尖锐的倒刺,席卷而下之时,空气都呼呼作响。辛气节不屑的说道:“坤元境五重也敢在我的面前猖狂,未免太不知道死活了些吧。”

    他便将凌霄剑的第二式剑锋如幻施展而出,虚虚实实的剑气格外的凛冽,将黑色的长鞭斩成了两截。黑色长鞭断裂而开之时,辛气节的凌霄剑便对着那长老的心脏刺去。鬼影门还有四位长老,不过实力都没有辛气节强,他们的元气便对着辛气节呼啸而来。辛气节冷冷笑了笑,凌霄剑脱手而出,将那坤元境五重长老的胸口洞穿,身躯便往后倒退,那四位长老的元气便轰在地面。

    那四个长老厉声吼叫道:“这个杂碎没有凌霄剑,只能任我们宰割了!”

    一个长老手掌之上元气飞舞起来,两只手掌变得漆黑如墨,弥漫着浓郁的黑雾,闪电般对着辛气节的头顶呼啸而下。辛气节看着他呼啸而下的手掌,手掌闪电般抓出,自然便是九天玄碑手的绝技,轻易便握住了那个长老的手腕,手掌轻轻的握起,那个长老的手腕便崩碎而开,鲜血四处迸溅,出惊恐的惨叫之声。忽然他的叫声戛然而止,因为辛气节的手指已经洞穿了他的咽喉。

    冷风如刀般在大殿之中飞舞,空气之中弥漫着凝重的气息,其余三个长老已经对着辛气节攻了过来。一个长老的手掌化为了一片绚烂的黑光,掌心涌动着森冷的气旋,对着辛气节的后心猛地拍来。

    辛气节感受到身后的凛冽气流,手掌便闪电般抓出,抓住了身后拍来的手掌。那个长老脸上露出一抹喜色,只怕自己的气旋可以洞穿辛气节的手掌吧!哪知道他的笑容忽然凝固起来,他的气旋崩碎而开,辛气节的手掌将他的手掌仿佛捏豆腐般,直接将其捏得爆炸而开。

    辛气节对鬼影门的人,真是没有丝毫的好感,自然不会手下留言。将那长老的手掌捏碎,左手便横扫在他的脸上,便将其拍死过去。剩余两个长老攻了过来,但是忽然顿住了,身躯往后倒退,转眼便掠入宫殿深处。

    辛气节淡淡笑了笑,便将凌霄剑吸了过来,直接追了追了进去。这座小型宫殿之中的气息甚是凝重,仿佛隐藏着妖兽般。忽然一股危险的气息传了过来,便听见鬼影门其中一位长老,传来凄厉的惨叫之声,让人感到害怕恐怖。

    黑暗笼罩着整个宫殿,黑色的雾气犹如潮水般在弥漫,宫殿之中没有丝毫的阳光。忽然一道黑光对着辛气节席卷而来,辛气节脚在地面一点,身躯仿佛一只大鸟凌空而起,便见到那道黑光轰在地面,将地面的石板都震得粉碎开来。

    辛气节退到了角落之中,便见到了一团黑雾,黑雾之中有着一双黑色的眼睛,仿佛带着无限的恨意,无限的邪恶,仿佛来自地狱的眼睛般,看见就让人感到可怕。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