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影门大长老得到九天玄碑手便奔出了石室,激动得手掌都颤抖起来,一路掠出了宫殿。??  ? 他后面的人都跟了上去,因为这些人都是为了九天玄碑手而来。辛气节走出石室,便隐藏在黑暗之中,半晌之后才走进大殿。淡淡的月光斜照在大殿之中,显得略微有些阴森可怕。

    雪清扬俏脸上的光芒甚是暗淡,很显然她失败而归,没有得到甚么好东西。赵子兴出来的甚晚,满脸都是欣喜紫色,神采飞扬的说道:“我走错路了,只是看见一个装满丹药的石室,不过甚多丹药被鳞蚯兽给吃了,不过我也现一样好东西。”

    雪清扬扬了扬精致的柳眉,目光之中弥漫出喜色,说道:“不知道赵大哥现了甚么东西,可以让小妹观赏观赏吗?”

    赵子兴眨了眨眼睛,略微有些神秘道:“清扬姑娘看见这东西定然会喜欢的。”说着,手掌翻转而过,手中便出现一面青色的镜子,看上去有些陈旧,边缘镂刻着两条栩栩如生的青龙,看上去甚是普通,但是弥漫着奇特的气息。

    雪清扬曼妙的目光落在青色的镜子之上,脸上的笑容犹如百合花般绽放而开,夜色仿佛因为她而明亮起来,笑吟吟道;“赵大哥,可以将这面镜子送给小妹,或者卖给小妹吗?”

    赵子兴笑吟吟的把玩着青色镜子,微微笑道:“这面镜子看上去虽然有些奇特,但是好像并没有甚么用处,既然清扬姑娘喜欢,那么我便将它送给你吧。”

    雪清扬笑道:“这青色镜子我是第一次见,是以较为喜欢,毕竟我们女孩子家,每日都要照镜子,或许我和这面镜子有些缘分,我看见就喜欢它。”

    赵子兴将青色镜子递给了雪清扬,淡淡笑道:“宝镜配美人,名剑配英雄,可惜我没有宝剑送给辛气节兄弟,实在是抱歉了哈。”

    辛气节说道:“赵兄弟是为了九天玄碑手而来,刚才我得到了,争夺的人太多,便将他扔给了鬼影门大长老,甚多人都追了上去,只怕现在已经回到了鬼影门了吧。”

    赵子兴眼中精光闪烁,说道:“那我去看看,看看是否可以将其夺过来,要是不行就算了。”说着拱了拱手,闪电般消失在了原地。

    辛气节苦笑道:“我的话还没有说话呢,那本武技是本残本,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走了。”

    雪清扬用鲜嫩得宛如怱管般的手指,在青色镜面上反复摩擦,俏脸之上露出欢喜之色,好像她知道了这青色镜子的来历一般。两人走出了宫殿,淡淡的银辉洒落而下,来到一处山坡之上,便点起了篝火。篝火在跳动,将雪清扬美丽的脸颊,照耀得更加的靓丽,她兴奋到了极点,俏脸仿佛雪莲花在绽放般,神色激动之极。

    辛气节从来没有见过她这般开心过,仿佛吃了兴奋果般,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雪清扬见到辛气节怔怔的看着自己,俏脸便略微有些红起来,说道:“师弟,你以为师姐我疯了,一直笑个不停吗?”

    辛气节摇了摇头道:“这个倒是不是,我在想这面青色镜子定然是好东西,不然师姐不可能这般开心,开心得忘乎所以。”

    雪清扬银铃般笑道:“师姐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辛气节说道:“师弟洗耳恭听。”

    雪清扬说道:“以前有个小家族家主的夫人名叫朱青,这个小家族得罪了一位强者,叫做天蟹剑姚蟹,家族一夜之间尽数被斩杀,只有这位夫人朱青侥幸逃得性命,花费了十多年的时间在修炼,忽然有一日深山之中青色的光芒直冲霄汉,这位夫人便现了这面青色的镜子,她便去寻找天蟹剑姚蟹报仇,凭借这面青色的镜子斩杀了天蟹剑姚蟹,给这面镜子取名朱魇境,就是赵师哥送给我的这面镜子,真不知道怎么报答赵大哥啊。”

    辛气节看着她的神情,感觉甚是可爱美丽,便调笑道:“师姐何不来个以身相许呢。”

    雪清扬笑骂道:“师弟,你休要胡说,小心师姐打烂你的嘴。”

    忽然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你这么漂亮,要以身相许的话,何不许给我这样的绝世丑男呢。”

    雪清扬和辛气节向山下望去,只见淡淡的黑雾之中,站着一道瘦长瘦长的身影,浑身弥漫着淡淡的光芒,不是那青面人魔青邪是谁?雪清扬便叱咤道:“青面人魔青邪,你难道不想活了吗?很多武者都想杀你,你居然敢现身,简直是自寻死路啊。”

    青面人魔那张脸颊弥漫着青色的雾气,咧嘴笑道:“我知道很多人想杀我,但是他们杀不了我,将你手中的青魇境交给我,然后乖乖的跟我走,不然你们两个今日会死得极其凄惨。”

    雪清扬冰冷的叱咤道;“找死!”说着,浑身白色的光华暴涨,猛地拉开七仙弓弓弦,便听见嗖的一声,一道璀璨的光华如电般,对着青邪的咽喉呼啸而去。

    青邪微微的弹了弹手指,一道璀璨的气流射在箭矢之上,箭矢便被震成了粉碎。辛气节脚在地面一点,身躯跃了起来,说道:“剑气凌霄。”手中的凌霄剑光芒暴涨,射出一道璀璨的气流,仿佛一朵白色的云彩般,对着青邪笼罩而下。

    青邪冷冷笑道:“好剑技!可惜是我的了!让你知道我青魔剑的厉害。”说着,手中出现一把青色的长剑,剑身犹如秋水般,弥漫着一道道水波纹,看上去很是阴森可怕。他的手腕一抖,青色的气流飞舞而过,一缕缕细碎的青色剑气,将空气都切割而开,和辛气节的剑气碰撞在一起,便将他的剑气撕裂成了粉碎,剑尖对着他的胸口呼啸而来。

    青邪的剑,快得辛气节都来不及防御,便将凌霄剑横扫而出,两剑相交便爆出一阵金铁交鸣之声,溅起一串串火星。辛气节的身躯腾腾后退着,只觉得整条手臂都麻木起来,手中的凌霄剑险些脱手而出。

    青邪阴森森的笑着,整张青色的脸颊都在扭曲,仿佛一张恶魔般的脸孔般,宝剑夹杂着森冷的气流,仿佛撕裂了空气,对着辛气节的咽喉削了过来。辛气节不想和他硬破,脚在地面一点,往后飞退。辛气节这一退便处于弱势,青邪哈哈狂笑起来:“你死定了。”青色的剑气陡然暴涨,对着辛气节的咽喉呼啸而去。

    雪清扬的箭矢嗖嗖嗖的射出,但是被青邪的长剑尽数震碎,爆出当当的清脆响声。

    辛气节脸色略微有些白,要不是他的师姐,他根本躲不过青邪的长剑,来到雪清扬身旁,便说道:“师姐,你先离开,我来挡住他。”

    雪清扬微冷的摇了摇头,说道:“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我岂能让你单独冒险啊。”说着,便咬破了食指,一滴鲜血低落在朱魇镜之上,这朱魇镜属阴,只有女的鲜血滴上去才有反应,男的鲜血滴上去不会有任何反应,这也是赵子兴将自己鲜血滴上去没有反应,才觉得这面镜子有些奇特,但是却现没有半点用处,是以雪清扬一要他便给了雪清扬,要是他知道这镜子的来历,只怕未必会给雪清扬。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