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影门大长老的话语落下之时,浑身散出一股森冷的鬼雾,他的手中飞出一道亮晶晶的黑色光华,将辛气节给缠住!这亮晶晶的黑色光华,是一道黑色的铁索,布满了骷髅般的纹路。? ??   辛气节被铁索缠住之时,只觉得上面的森冷气流,快要将自己的肌肤侵蚀,便将凌霄剑斩出,斩在黑色铁索之上,黑色铁索咔嚓一声,便断为了两截,落在了地面。

    鬼影门大长老阴森森的笑声响彻在整个山谷之中,手掌便对着辛气节闪电般抓了过去。他这一抓有十多种变化,扩散着凛冽的气流,辛气节只觉得气流吹在脸上极端的冰冷,便急忙往后倒退。只听砰地一声,他的身躯便飞了起来,鬼影门大长老手掌以极其诡异的度,拍在了他的胸口,他只觉得身躯仿佛都要散架般,便沿着地面摩擦出十多米远,喷出一口鲜血,嘶哑道:“雪师姐,我们先离开此处再说,我们不是他们联手的对手。”

    雪清扬的身法甚是诡异,手中不时飞出一道凛冽的刀光,将包裹着她的几个长老逼退。她被几个长老凌厉的元气震得脸色白,只觉得越战越是吃力,便将七仙弓取出,手掌心的元气涌入七仙弓之中,七仙弓爆出璀璨的光华,仿佛要将空间都刺穿般,照亮了方圆三丈,嗖嗖嗖的几声,便射出四五道白光。

    鬼影门几位长老阴森森叫道:“小妮子,今日你逃不掉的,你一个人不可能是我们四人的对手。”几道黑色的气流宛如光束般飞舞而出,射在四五道白光之上,爆出砰砰砰的闷响之声,四五道箭矢被几道黑色的气流碰撞成了粉碎。

    雪清扬脸色略微有些白,全力催动七仙弓,顿时弓弦响动,一道白色箭矢将左边那个坤元境四重之人的胸口洞穿。雪清扬便从那缺口之处掠出,但是两个鬼影门的长老手掌按在她的后背之上,她的身躯便沿着地面摩擦出老远,喷出一口鲜血,就对着前面黑暗中掠去。

    辛气节满身都是灰尘和泥土,只觉得全身仿佛散架了般,鬼影门大长老的实力太强,他根本就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见到再次扑来的鬼影门大长老,他便急忙运转体内的元气,霎时之间元气暴涌,运转黄金斗魂武技,浑身金色的光芒飞舞起来,仿佛一尊金甲战神般,将剑气凌霄施展而出,白色的光华飞舞,凛冽的剑气弥漫,直接将鬼影门的大长老给包裹。

    鬼影门大长老伸手便将辛气节的剑气给抓成了粉碎,双手陡然结印而过,一道黑色的光华宛如毒蛇般蔓延而开,便对着辛气节爆射而去。黑色光华所过之处,地面出现一道道细碎的裂缝,气势极端的狂暴凛冽。辛气节手掌之上的金色云彩飞舞,携带着风雷之声,轰在黑色的光华之上,便听见轰隆一声巨响,辛气节的身躯飞了起来,倒飞出十多米远,他手掌在地面一按,便对着黑暗之中射去。

    鬼影门的几位长老怒声道:“小杂碎,看你往哪里逃,今日你逃不掉的。”鬼影门大长老便率先追了上去。

    辛气节只觉得体内的气血疯狂在翻滚,仿佛体内的气血都要喷薄而出般,便陡然转身,将凌霄剑技的第二式剑锋如幻施展而出,便见到凛冽的剑气暴涨,对着射来的鬼影门大长老卷去。

    虚虚实实的剑气,仿佛一道白色的光华匹练般,在黑暗的山谷之中,显得甚是耀眼璀璨。鬼影门大长老内心有些惊讶,这个小子比普通的坤元境强了甚多啊,不过想要伤老夫,很显然是不可能的,便长袖席卷而出,一道黑色的光华撞在白色剑气之上,将剑气震成了粉碎。

    辛气节掠出了山谷。鬼影门大长老厉声道:“追。”但是他们追了半晌,都没有追到辛气节,是以便说道:“休息一日吧,明日务必要找到他,在给他时间的话,那么我们便危险了。”

    辛气节沿着偏僻的树林在奔跑,在林中的一处小山丘之上,便见到一道身影在夜色之中闪烁着淡淡的光华,浑身仿佛缭绕着一股白雾,只见她冰冷的脸上,尽是焦急和担忧之色,不是他的师姐雪清扬是谁?雪清扬见到辛气节,满脸都是喜色,说道:“辛师弟,你不要紧吧。”

    辛气节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血色,仿佛一张白的纸般,满嘴都是鲜血,说道:“不要紧,我只是受了些轻伤而已!我现在须得找个好点的地方修炼,这样才能突破坤元境四重。”

    雪清扬微冷道:“鬼影门大长老的实力,在坤元境八重左右,我们要对付他,须得将其余的几个鬼影门长老击杀,只要击杀了其余的长老,凭借我们两人斩杀鬼影门大长老,应该不是甚么问题。”

    两人在一处较为隐秘的树林之中,现了一个黑洞,里面还有一块巨石,幸好这个黑洞甚是宽敞,足以让辛气节和雪清扬在洞中修炼。在黑暗之中,雪清扬更加显得妩媚美丽,但是辛气节却没有丝毫的邪心,一心想着的便是突破坤元境四重。

    他体内的元气缓缓的涌动起来,肤表亮起淡淡的微光,将整个黑暗的山洞渲染得犹如白昼般,雪清扬微微的睁开了眼睛,见到辛气节一张闪烁着白色光芒的脸颊,带着一抹刚毅之色,充斥着奇特的魅力,让她内心生出一种奇特的感觉。便暗暗笑道:“师弟长得还真俊啊。”

    时间在这黑暗的山洞之中悄然流逝着,辛气节肤表的光芒愈加的暗淡下去,这般持续了几个时辰之后,他体内传出一声轻响之声,便突破了坤元境四重。张开眼睛便见到在对面盘膝而坐的雪清扬,此时她仿佛一尊雕像般,浑身散着柔和的光芒,这光芒虽然甚是冰冷,带着一股奇特的香味,让人闻之有些舒爽。

    雪清扬那张绝俗的脸颊在黑暗之中看去,更加的迷人美丽,让人有种想和她亲近的冲动。辛气节急忙摒除脑海之中的杂念,忽然见到雪清扬睁开眼睛看着自己,便微微笑道:“这里面甚是不通气,我们去外面调息吧。”

    雪清扬刚准备移开石块,忽然听见林中传来一阵尖锐的破空之声,便急忙将石块露出一道缝隙,便见到一道全身笼罩在黑雾之中的身影出现在远处的空地之上。月光洒在那道身影之上,他周身的黑雾仿佛有着狰狞的幻象在咆哮般,显得诡异而又可怕。

    这道全身笼罩在黑雾之中的身影,便是斩杀百炼蜈蚣还有烈火狂蝎的擎怒。不知道他来这里干甚么。雪清扬和辛气节都屏住了呼吸,约莫半晌之后,便见到七八道黑影从黑暗中掠出。雪清扬感受到这些人身上的冰冷气息,便低声道:“他们身上的气息好凛冽,很显然杀过很多人。”

    辛气节微微点头道:“他们来到此处,定然是为了甚么事情,我们便听听看吧。”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