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气节和雪清扬来到一处空旷之地,便盘膝在地,开始修炼起来。?  修炼便是突破自身桎梏,不断将体内的元气淬炼,淬炼到极为的精纯,突破下一个境界。在武者的世界,没有甚么对错!只有强者为尊!辛气节早就明白这个道理,就像他们辛家经常被林家欺压般,旁人就算知道林家的做法不对,但是也不会指责,而是巴结林家。原因没有其他,因为林家的实力,比辛家强甚多!是以辛气节想改变这种局面,这些年来也修炼得极为的刻苦。

    淡淡的阳光落在辛气节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他将红龙果吞了下去,浑身便爆出璀璨的光芒,体内爆出一股磅礴的元气波动,瞬间让他突破了坤元境三重,剩余红龙果的力量实在忒过于刚猛,尽数涌入他的筋脉之中,让他觉得略微有些可惜,这么好的东西,居然就这样浪费了,还有那么多元气都无法吸收,真是暴殄天物啊。

    雪清扬的俏脸上满是笑意,将红龙果吞下去之后,便觉得体内的元气瞬间便暴涨,居然让她突破了两个层次,到了坤元境四重左右!这让她极其的开心!从坤元境二重到四重最少需要三个月的时间,但是借助红龙果之力,轻易便办到了,这让她对突破到坤元境九重,信心更加的足了起来。

    辛气节说道:“雪师姐,我们现在可以对付鬼影门的人,我们若是不去对付他们,他们也会来对付我们的。”

    雪清扬美目之中渗透出丝丝的冷光,冰冷道:“我们先联手将鬼影门的长老斩杀再说吧,到时在斩杀鬼影门门主。”

    鬼影门所有人都在寻找辛气节和雪清扬,但是在偌大的山脉之中,要找两个人谈何容易啊。暮色笼罩着整个山林,雾气在林中弥漫,鬼影门的几位长老暴躁的跺了跺脚,今日又没有找到辛气节和雪清扬,简直是在耽误他们修炼。其中一个长老甚至破口大骂起来,扬言捉着辛气节和雪清扬,便要将他们斩成血片。

    清冷的银辉洒落在朦胧的山谷之中,只见山谷之中有着十多处黑色的帐篷,这些帐篷自然便是鬼影门之人安札的。鬼影门大长老和其余几位长老在帐篷之中商量怎么捉拿辛气节和雪清扬之后,便各自回到帐篷之中修炼。

    一轮冰盘悬挂在树梢之上,两道身影走入山谷之中,眼中弥漫着寒星般璀璨的光芒。两人不是别人,正是辛气节和雪清扬,他们两人找了鬼影门的人一个下午,终于在山谷之中现他们的踪迹。

    辛气节神色之中充斥着兴奋之色,说道:“雪师姐,先对付鬼影门那几位修为较低的长老吧。”

    雪清扬微冷的笑道:“师弟,师姐听你的,你说先对付哪几个长老?”

    辛气节说道:“山谷之**有二十多个帐篷,七八个是长老,其余都是弟子,帐篷小些的,实力定然低些,我们先从长老的帐篷出手,一个个斩杀过去,只要斩杀几个长老,那么我们也就不用惧怕鬼影门的大长老了,不知道师姐是否赞同啊?”

    雪清扬眼中精光闪烁,赞叹道:“师弟,你分析的真是太对了,师姐我怎会不赞同呢。”

    冰冷的月光洒落在帐篷之上,雪清扬和辛气节绕过那些弟子的帐篷,来到第七个帐篷之前,辛气节用凌霄剑将帐篷划出一道门般的口子,便在雪清扬耳边低声道:“我一人对付鬼影门这个长老便可。”

    辛气节这般近的距离说话,让雪清扬俏脸微微一红,耳根都红了起来,便点点雪白的下吧,低声说道:“小心点啊。”

    辛气节掠入帐篷之中,那个鬼影门的长老,这些日子都在寻找辛气节,花费了不少精力,早就已经沉沉睡去了。辛气节觉得这样斩杀他,虽然不是很光明正大,但是鬼影门那么多人对付他们两人,谈甚么光明正大。便将凌霄剑催到了极致,璀璨的白色光华暴涌而开,仿佛一道白光从黑暗之中闪过,对着鬼影门那长老席卷上去。

    鬼影门那沉沉睡去的长老,只觉得冷风扑面而来,陡然从睡梦之中醒来,便急忙跃起,看见呼啸而来的白色光华,眼中露出惊恐紫色,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刚准备大叫,但是白光已经刺入他的咽喉,然后他的脑袋便飞了起来,鲜血迸溅得四处都是,人头沿着地面滚出老远,仿佛一个圆圆的烂西瓜般。

    辛气节走出帐篷,低声说道:“这个长老的实力在坤元境四重左右,我已经直接将他秒杀,虽然是偷袭,但是鬼影门之人坏事做尽,实在是死有余辜!我们现在斩杀下一个鬼影门长老吧。”

    雪清扬见到这般顺利,满脸都是喜色,来到第六个帐篷之前,辛气节依样画葫芦,哪知道那长老的眼睛是睁开的,目光正对着辛气节,辛气节略微有些惊讶,旋即便听见帐篷外响起一阵娇媚的声音:“钢哥,你睡了吗?”

    辛气节的凌霄剑闪电般刺出,冰冷的剑气划破着空气,仿佛一朵白色的云彩般,对着那钢哥刺了过去。剑气森冷到了极点,但是那钢哥闻听到帐篷之外的女声之时便已经惊醒,见到辛气节的剑气呼啸而来之时,拳头便砸在剑气之上,哪知道他的拳头居然被剑气给劈开,让他略微有些惊骇,他拳头之上的手套,可是用精铁锻造而成,但是却被对方剑气劈开,很显然对方的长剑,是一把灵剑,不然不可能威力这么大。他的拳头缩了回去,辛气节一脚踢在他的胸口,他硕大的身躯飞了起来,将帐篷都撞乱了。

    辛气节拳间射出一道璀璨的寒光,对着那钢哥的脸颊席卷而去。哪知道一只肥肥的手,将寒光抓住,直接将其捏得爆炸而开。只见淡淡的月光下,一个长相肥胖,满脸都是肥肉,有着水桶粗的腰的中年女子,怒声道:“哪里来的小崽子,居然将我的钢哥打成这样,看老娘怎么让你生不如死。”

    忽然身后传来尖锐的呼啸之声,一道白光对着那中年女子的后心席卷而来。那中年女子伸手便对着身后抓去,将射来的箭矢抓成了粉碎。辛气节的凌霄剑夹杂着凛冽的元气,宛如白色的云彩般,对着那中年女子刺了过去。

    那中年女子的实力不过是坤元境五重而已,辛气节的剑气甚是凛冽,她手掌翻转,取出一把巨大的钢刀,宛如力劈华山般,斩在辛气节的剑气之上,便听见咔嚓一声,她的钢刀炸裂成了粉碎,辛气节的凌霄剑出尖锐的呜咽之声,便从她的胸口洞穿而过,她的身躯便跌落在了尘埃之中。

    忽然一股雄浑的气流,夹杂着森冷的波动,撞在辛气节的后心之上,将他的身躯都震得飞了起来。辛气节跌落在地之时,喷出一口鲜血,几个鬼影门的弟子手中的长剑,对着他刺了过来,不过他手中的凌霄剑呼啸而过,那些弟子手中的长剑便炸裂而开,身躯断为了两截。

    将辛气节击飞的不是旁人,是鬼影门的大长老,他脸上布满狰狞的笑容,弥漫着一股鬼气,在清冷的月辉下,显得甚是狰狞可怖!他厉声叫道:“小杂碎,居然在老夫的眼皮底下斩杀我们鬼影门的两位长老,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辛气节抹除唇角的鲜血,眼中冷光闪烁,冷哼道:“那就试试看,看你是否可以杀我?”

    鬼影门大长老哈哈狂笑道:“一个坤元境三重,居然说出这般大话,简直是不知道死活啊。”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