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这晶莹得犹如玛瑙般的红树叫做红颜血树,传闻这树是红龙的精血所化,须得百年才能长成,每次结果可以结出十八枚左右,每颗果子就像宝石般剔透,蕴含着浓郁的元气!要是他们两人可以得一颗的话,只怕实力便会增长一筹!突破坤元境四重不是甚么问题。?   ?? ? 但是有两只小造化境的妖兽,加上一个小造化境的武者,他们想要得到红龙果,很显然不现实。

    雪清扬握了握辛气节的手掌,便指了指不远处,见到左边角落边有个洞口,要不是淡淡的月光斜照,根本就看不清那个洞口。辛气节眼中冒出精光,难道这洞口是一条甬道吗?便急忙的走了过去,现果然是条甬道。两人脸上露出狂喜之色,便钻入甬道之中,甚怕甬道之中有甚么妖兽。

    雪清扬手中出现一颗夜明珠,照亮了整个甬道,这曲曲折折的甬道,正好向红颜血树的方向延伸而去。雪清扬绝色的脸颊之上,尽是笑意,低声道:“没想到我们的运气这么好,简直是老天特意替我们挖的啊!看来我们得到红龙果的几率很大啊。”

    辛气节欣喜道:“看来我们两人有些造化啊!”

    忽然甬道深处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这条甬道本公子一年之前便挖好了,没想到被你们现了,看来你们和我有些缘分啊。”

    黑暗的甬道深处,出现淡淡的微光,便见到甬道深处有着一张简陋的木床,木床上躺着一个二十五六的男子,长得甚是俊朗,一双眼睛光芒闪闪,给人一种憨厚的感觉!不过他浑身散而开的气势,极其的凌厉,很显然实力很强。

    辛气节脸色微变,微微拱手道:“不知道兄台高姓大名?”

    那少年男子笑道:“甚么大名不高姓,高姓不大名啊!我叫赵子兴!不知道两位的高姓大名呢?”

    雪清扬轻轻笑道:“甚么大名不高姓,高姓不大名啊!我叫雪清扬,他叫辛气节,我们都是星玄宗的外门弟子。”

    赵子兴见到雪清扬眼中冒出丝丝的精光,眼前的少女实在太美,简直是秋水为神玉为骨,仿佛灵气堆砌而成,浑身散着一股轻灵如仙的气息。看着看着他就看呆了,忍不住吞了口唾沫,知道自己失态,便尴尬笑道:“以两位这般气度,日后定然不是池中之物!雪清扬,雪花飘飘,自由飞扬,姑娘果然人如其名,如雪花般纯粹美丽漂亮啊。”

    雪清扬自小便听见极多的赞美,但是没听见过这么拙劣的赞美!这样浅显的赞美,她听过了无数变了!宗门之内那些有些才华的弟子,每日都去赞美她,不过她不屑一顾而已。便微微笑道:“赵大哥,妙赞了!不知道赵大哥怎么想到在这里提前挖好这条甬道的?”

    赵子兴淡淡笑道:“这话可从头说起啊!我一年多之前,在这里现了这红颜血树,知道他还需要一年左右才成熟!成熟之时定然有妖兽前来,我便挖了这条甬道,自己常年隐藏在这甬道之中!在这甬道之中不爽的是,我英俊的外貌,魅力的眼神,盖世的气质,绝世的风姿,被甬道之中脏兮兮的泥土给弄得邋遢的不成样子!加上在这里面每日都甚少梳洗,是以让姑娘看见这般不帅气的我,这般不英俊的我,实在是太冒昧了,还请姑娘见谅哈。”

    辛气节忍不住噗嗤笑道:“赵兄真是自恋啊!不知道赵兄有甚么法子,可以得到红龙果呢。”

    赵子兴手掌之上光芒微微闪烁一下,便出现一杆锋利的铁尺,铁尺之上有着一张圆圆的黑网,嘻嘻笑道:“到时红龙果成熟之时,这片地方的香味会更加的浓郁,到时候两兽一人火拼起来,我便趁机斩下数颗红龙果,到时溜之大吉便可。”

    辛气节觉得这个办法不可行,说道:“那个全身被黑雾包裹之人,可是一位强者!若是你得到红龙果,定然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因为他一掌便可以将地面震碎!到时会直接追赶你,到时你绝对逃不掉的。”

    赵子兴满脸自信道:“你看我床底下是甚么!你要是知道的话,就不会说这样的话了。”

    辛气节躬身向床底望去,便见到了一个圆洞,很显然下面还有通道,便竖起大拇指道:“真是佩服啊!没想到赵兄这么有远见,居然甚么都已经算计好了。”

    雪清扬说道:“不知道这红龙果是否有我们的份呢。”说着,便对着赵子兴眨了眨眼睛。

    赵子兴笑吟吟道:“既然你们现了这甬道,说明我们有些缘分,既然有缘分,那就见者有份啊!”

    辛气节已经感受到了那两兽一人的气息!那红龙果散而开的香味愈加的浓雾起来,他只觉得体内的元气都开始沸腾起来,看着自己这次和雪师姐的造化不小啊!那百炼蜈蚣和烈火狂蝎尖锐的叫声,宛如金铁相交般刺耳,扩散在整个山谷之中,此起彼伏的回荡着。

    百炼蜈蚣和烈火狂蝎浑身爆出璀璨的强光,璀璨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夜空。

    那道全身包裹在黑雾之中的身影,冷冷笑道:“两个畜生敢在天魔门长老面前猖狂,简直是不知道死活!”

    闻听到天魔门之时,赵子兴神色都变得凝重起来,低声说道:“没想到此人是天魔门的人,难怪实力这么的强。”

    辛气节和雪清扬问道:“天魔门?”

    赵子兴笑道:“也难怪你们不知道天魔门,这天魔门甚是隐秘,实力强大之极,就连以前的一流势力铭剑宗都被天魔门一夜之间铲除,是以名不经传的天魔门震惊了整个帝国!你们年纪甚小,自然没有听说过。”

    雪清扬撇嘴道:“你不也只是比我大一点点而已吗!还说我们年纪甚小,你也不一样吗。”

    赵子兴说道:“我爷爷经常在我耳边提起天魔门,说叫我碰见天魔人之人,便逃得远远的,不然就危险了。”

    此时轰隆隆的巨响之声,响彻在整个天空,地面都开始震动起来,一缕缕灰尘落了下来。辛气节眼中涌出兴奋的光芒,说道;“两兽一人终于打起来了,我想应该会很精彩吧。”

    雪清扬说道:“可惜看不见,只能感受他们打出的元气波动,不然就更加的精彩了哈。”

    赵子兴说道:“本来可以让你们探出头去看看,但是被现的话,我的计划就泡汤了,所以须得慎重点。”

    辛气节满脸都是兴奋紫色,只怕再有一炷香的时间,上面的红颜血树就会成熟了吧。便说道:“血师姐,为何这树叫做红颜血树,结出来的果子却叫红龙果呢。”

    雪清扬轻轻笑道:“那是因为这树一年四季都红得犹如玛瑙般,所以叫做红颜血树,但是它结出来的果子上面有着一道道细密的血红色纹路,形状就像红龙般,是以大家叫它红龙果。”

    赵子兴补充道:“还有就是这红颜血树是红龙的精血所化,是以大家称之为红龙果。”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