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豪那张黑色的脸颊,狰狞得仿佛厉鬼般,愤怒道:“鬼影九重浪。37zw  ”拳头呼啸而出,顿时周围阴风四起,鬼影浮动,一道黑色的光华,对着辛气节席卷而去。

    辛气节眼前阴风弥漫,冷风飞舞,双手便结着奇特的手印,凌霄剑在手间旋转起来,爆射出一道道凛冽的气流,便低沉喝道:“剑气凌霄。”手中的凌霄剑在他全力催动之下,爆出璀璨的强光,仿佛一朵洁白色的云彩般,对着黑色光华席卷而去。

    黑色光华和洁白云彩接触,黑白色光芒便暴涨,交汇之处涌出一股凌厉的气流。便听见辛气节怒声喝道:“给我破!”隐藏在洁白云彩之中的凌霄剑爆射而出,黑色光华炸裂成了粉碎,便将厉豪的拳头切割而开。

    厉豪出凄厉的惨叫之声,拳间鲜血弥漫,拳头都分为了两片,惊恐的往后暴退着。

    辛气节冷哼道:“去死吧。”双手推出,凌霄剑光芒暴涨,对着厉豪的脑袋劈了下去。

    厉豪只觉得剑气打在脸上火辣辣的,便取出一颗黑色的丹药吞下,体内的元气陡然暴涨,便将鬼影拳施展而出,拳头之间的元气翻滚而开,凝聚成一只黑色的拳头,砸在凌霄剑之上,便听见砰地一声,狂风席卷而开,他的身躯便往后倒退十多米远,准备对着林中钻去。

    雪清扬冷冷的笑着,缓缓的举起七仙弓,慢慢的拉开弓弦,便见一道白色的箭矢射出,空气响起一阵尖锐的破空之声。厉豪感受到身后席卷而来的箭矢,便将拳头对着身后猛砸而出,将射来的箭矢砸成了粉碎!他的身躯剧烈的晃动了下,便喷出一口鲜血,脚在地面一点,犹如离弦之箭便掠出老远。

    辛气节冷笑道:“我看你往哪里逃。”说着,脚在地面一点,便直接追了上去。

    雪清扬见状,急忙说道:“辛师弟,穷寇莫追。”

    辛气节顿住了脚步,略微有些疑惑道:“师姐为何叫我不追啊?他回到鬼影门,我们的麻烦岂不是更大吗?”

    雪清扬说道:“只要你突破坤元境,那么我们便好办了啊。”

    却说厉豪惊恐的在林中乱窜,左腿碰在一块石头之上,剧烈的疼痛刺激着他的脑海,便急忙取出几颗丹药吞下,约莫两个多时辰之后,便回到了鬼影门。鬼影门门主见到自己儿子居然被伤成这样,便当场暴怒,说道:“豪儿,你怎么受伤这么严重?那两个少年的实力,难道比你还强吗?”

    厉豪一张略带黑色的脸颊,苍白得犹如白纸,将嘴唇都咬破了,说道:“爹,是孩儿技不如人!他的实力虽然比我弱,但是他手中有把灵剑,是以才将孩儿伤成这般模样。还有就是那个少女手中有把灵弓,虽然她也出手对付我了,但是被我避开了,其余几个师弟都被她斩杀了!是以父亲可要帮师弟们报仇雪恨啊。”

    鬼影门门主看着厉豪断裂而开的手掌,眼眶都血红起来,嘶哑道:“大长老,你吩咐下去,所有人寻找那两人,务必要将他们找到,然后将他们斩成血沫,得到他们手中的灵剑和灵弓。”

    鬼影门大长老说道:“是门主!我现在便去斩杀那两个杂碎。”便带着四五个弟子,前去寻找辛气节和雪清扬。

    天边红雾翻滚,红日缓缓的探出头来,淡淡的夕阳洒落在苍翠的山林之间,将山林渲染得美轮美奂。辛气节运转着体内的元气,肤表缭绕着氤氲的白雾,远远望去,他棱角分明的脸颊,还有唇角带着淡淡的笑容,仿佛仙君盘坐在这里般,潇洒而又出尘。只听他喃喃自语道:“四五日的时间已经过去,我体内的元气已经到了乾元境九重巅峰,只怕不需要半日便可以突破坤元境一重了吧。”

    他体内的元气就像一条亮晶晶的元气小蛇在他的筋脉之中游走,游走几个周天之后,他便催动着元气小蛇对着坤元境的壁障而去。元气小蛇碰撞在壁障之上,他周身亮起淡淡的光芒,元气小蛇便被震成了粉碎。

    辛气节微微皱眉道:“看来距离坤元境界还有些差距,还是不要强制性突破了吧,对自己没有好处。”

    雪清扬盘膝在不远处的石头之上,雪白色的脸颊,雪白色的衣袍,仿佛一尊美丽的雕像般,特别是阳光洒在她那张俊秀绝伦的脸上,仿佛白玉雕刻而成的般,散着一股动人心魄的美丽!真是让人感觉不是凡尘女,而是仙女下凡啊。

    辛气节摒除脑海之中的绮念,便开始修炼起来,运转黄金斗魂,只见一缕缕金色的气流,沿着他的体内渗透而出,便见到他肤表的光芒暴涨,持续半晌之后,便听见一声清脆的响声!此时他在金色的夕阳之下,仿佛黄金色的琉璃般美轮美奂,散着一股奇特的气息,惊动了正在修炼的雪清扬。

    雪清扬感受到辛气节身上的气息,便睁开了眼睛,只见辛气节浑身金色的光芒闪烁,肤表缭绕着金色的气流,在夕阳之下仿佛透明的般,便略微有些惊讶,暗暗笑道:“看来辛师弟有些底牌啊!单是这武技的气息便这么玄妙,不知道他从何处得来的。”

    辛气节缓缓睁开眼睛,浑身金色的光芒消散,微微笑道:“师姐你的实力又增强不少,到了坤元境一重后期啊。”

    雪清扬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师弟,恭喜你突破坤元境啊。”

    辛气节说道:“既然我和师姐实力都增强了些许,便去深处闯闯吧。”

    雪清扬扬了扬精致的柳眉,说道:“我正有此意呢。”

    一阵冷风呼啸而过,青嫩的树叶缓缓的飘了下来,落满了林中的山道。辛气节和雪清扬碰见了不少妖兽,不过他们并没有和他们纠缠,在一处险峻的山峰之下,现了两株并蒂灵草!这种灵草叫做灵隐草,只有在成熟之时才会显现出来,有灵隐草的地方,定然有妖兽守护。雪清扬欣喜道:“我现在便去将灵隐草摘下,然后快点离开这里。”

    辛气节摇头道:“灵隐草还并没有成熟,现在摘下来效果便减小甚多。古籍上有记载,灵隐草成熟之时,空气之中会有暗香浮动,会将守护它的妖兽引出洞来,我们等它成熟的之后摘下才行。”

    雪清扬眨了眨眼睛道:“辛师弟,你懂得还蛮多嘛。”

    辛气节说道:“我父亲告诉说,人只有不断的学习才能不断的进步,是以逼着我从小看这书看那书,加上我记忆力不错,是以都记得而已。”

    红色的阳光洒落而下,那株并蒂灵隐草忽然变得火红起来,弥漫着浓郁的芳香,只见地面开始震动起来,一只妖兽从地底爬了出来。

    雪清扬有些兴奋道:“师弟,我们现在动手吧。”

    辛气节急忙拉住她的手腕,有种触电的感觉,柔软到了极点,握上去很是舒服,便笑道:“在等会。”

    雪清扬低声道:“为何还等?”

    哪知道她的话语落下,一道黑光呼啸而来,对着那妖兽的头顶砸了过去。

    那妖兽愤怒的叫了一声,便钻入洞穴之中,黑光砸在地面,地面直接崩碎成了粉碎。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