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霄剑技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叫做剑气凌霄,修炼起来比较简单;第二个层次叫做剑锋如幻,讲究的剑气的虚虚实实,给人一种幻觉,修炼起来不是很容易;第三个层次叫做剑凝如山。?   第三个层次修炼起来极为困难,须得将前面两个层次融合,才能使出第三个层次。

    凌霄剑在辛气节的元气充斥之下,仿佛变成了一朵洁白的云彩,涌动着凛冽的气流,随着他体内的元气愈加的狂暴,宛如潮水般涌入凌霄剑之中,凌霄剑的光芒便暴涨起来,扩散出凛冽的剑气,将草坪之上的青草寸寸卷得飞了起来,纷纷飞扬得四处都是。

    辛气节将剑气凌霄反复修炼了上百遍之后,红日已经西落,他便擦了擦额头之上的汗水,便见到雪清扬绝美的容颜在落日的余晖之下,仿佛希纳斯广场之上的完美女神般,散着一股动人心魄的魅力。这般绝美的容颜,在落日的余晖之下,仿佛画中的仙子般美丽,见到雪清扬睁开眼睛,便将杂念摒除脑海,笑道:“看来雪师姐的实力又有些许长进啊。”

    雪清扬冰冷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纤长的手掌紧紧的握住手中的白玉弓,这白玉弓名叫七仙弓,是用千年白玉石锻造打磨而成,弓弦用龙筋炼制而成,是件不错的灵兵。现在得到灵兵,她想试试灵兵的威力,便说道:“辛师弟,我们二人现在便不回宗门了,就在妖魔山脉斩杀妖兽历练,等实力变强之后在回宗门如何啊?”

    辛气节略微有些兴奋,去妖魔山脉历练最好不过,那里强者甚多,机遇也不小!虽然以他们二人的实力,前去那里极其的危险,但是不入虎穴,焉能得到好东西,便笑道:“那我们现在就去吧。”

    妖魔山脉距离此处约莫半日的路程,两人说说笑笑,来到妖魔山脉之时,已经是第二日,他们在妖魔山脉附近的山上调息半晌之后,便走入山脉之中。妖魔山脉看上去极其凶险,清晨的露水很重,妖兽的吼声宛如潮水般此起彼伏。忽然一道黑光对着雪清扬卷了过来。雪清扬还未出手,辛气节的凌霄剑剑气暴涨,将那道黑光撕裂,鲜血洒落得四处都是。原来那道黑光是一头黑色的猎豹,被辛气节的剑气给撕裂成了两半。

    忽然头顶之上涌下来一股浓郁的黑云,仿佛黑色的蘑菇云般,对着辛气节头顶罩了下来。雪清扬周身白色的光华大盛,手掌心一缕缕元气涌入七仙弓之中,便听见嗖的一声,一道白光射入黑云之中,黑云炸裂而开,一只黑色巨鹰跌落下来。雪清扬便用匕将巨鹰的脑袋切割而开,取出一颗闪闪光的内丹,然后便将黑色猎豹脑海之中的内丹取出,交给辛气节,辛气节摇了摇头道:“雪师姐,你全部收下吧。”

    雪清扬轻轻笑了笑,两人便对着深处走去。妖魔山脉之内弥漫着阴森森的气流,两人半日之内杀了不少妖兽,前方是片险恶的树林,弥漫着凛冽的煞气。两人还未靠近,便掠出一道金色的豹子,浑身布满了金色的光斑,缭绕着一缕缕金色的气流,不过这只金色豹子,浑身布满了裂缝,鲜血染红了整个脑袋,看上去受伤很重,对着这边掠过来之时,便倒在了地面。

    辛气节和雪清扬眼中涌出狂喜之色,说道:“有这么好的事情吗?这相当于坤元境八重的妖兽,居然受了这般严重的伤,只怕现在一个小孩子都可以斩杀它吧。”

    雪清扬笑道:“定然有人将它击伤,它拼尽全力逃到这里,是以才全身无力的倒下。”

    她清脆的话语落下,七仙弓之上便射出一道箭矢,射在金翼豹的脑袋之上,箭矢被金翼豹脑袋之上剩余的元气震成了粉碎。

    辛气节脚在地面一点,凌霄剑斩下,顿时剑气弥漫,云彩变换,剑尖便刺入了金翼豹的脑袋,将金翼豹给斩杀。将金翼豹斩杀,便将它收入了纳戒之中,和雪清扬快离开这里,很显然这金翼豹是别人的猎物,现在猎物落在了他们手中,别人定然不会放过他们。

    约莫二十息之后,几道身影从林中掠出,其中一道身影厉声叫道:“金翼豹明明跑到这里来了,怎么不见了它的踪影?”

    又一道身影冷冷笑道:“门主只管放心,金翼豹绝对逃不掉的!我们鬼影门花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死了七八位长老才将金翼豹重伤,它绝对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

    忽然见到不远处有滩血迹,一个瘦小的长老走了上前去,说道:“看来金翼豹已经力竭,不知道被谁顺手牵羊的给牵走了。”

    忽然一道淡淡的声音道:“我刚才看见两个少年男女将奄奄一息的金翼豹给斩杀,然后收入了空间石之中,便对着那边去了。”说着,一个粗布衣衫的少年走出,对着西方指了指。

    鬼影门门主脸颊略微有些尖削,一双眼睛就像毒蛇的眼睛般阴森,弥漫着凛冽寒意,看着那个少年冷笑道:“你为甚么告诉我这些?”

    那少年一袭粗布衣衫,容貌长得一般,有着一双粗糙的手掌,微微抱拳道:“我乃清泉镇一名穷人家的子弟,冒险来妖魔山脉就是想碰碰运气,看看是否可以加入门派,这次遇见门主,还请门主将我收下,不要嫌弃我资质低下。”

    鬼影门门主见到这个少年只有乾元境一重的修为,反正门内也缺打杂的,便说道:“你有些合我的口味,你告诉了我的消息,那你便成为我们鬼影门的弟子了。”

    那少年满脸欢喜道:“多谢门主收下张奴儿,奴儿定然会报答门主的恩德。”

    鬼影门门主从怀中取出一块黑色的令牌,将其丢给张奴儿,便说道:“你拿着此令牌便可以去我们鬼影门报道了。”

    张奴儿满脸都是欣喜之色,磕头道:“多谢门主,多谢门主。”

    鬼影门门主说道:“众位长老,跟着我去追那两人吧。”说着,众人便对着西方林中掠去。

    黑暗的林中,冷风阵阵吹拂而过,树枝吱吱作响,辛气节和雪清扬满脸都是喜色,这次他们财了,一头金翼豹价值最少百万两左右,简直是天降横财啊。辛气节笑吟吟道:“雪师姐,我们要是直着走的话,定然会有人追来,我们何不和他们绕绕湾子,将他们绕晕呢。”

    雪清扬拍手叫道:“辛师弟说的甚是有道理,我们就从南边走吧,据说那边山间隐藏着洞府,我们去那里寻找一番,或许有意外收获呢。”

    辛气节说道:“师弟我和雪师姐这样的美女在一起,运气都变好了很多!”说着,沿着茂密的山林而去,转眼便见到了不少身影。

    后面追来的鬼影门门主和鬼影门长老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便暗暗恼怒道:“真是两个狡猾的家伙,居然和我们绕了这么多圈子。”

    鬼影门门主冷漠道:“就让我们鬼影门的天才来找他们吧,到时找到他们,他们便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