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一堆乱石堆之前,四处都是陈旧的乱石,乱石上布满了青苔,还有着黑色小虫子在上面自由自在的爬动。37zw?网?  四人见到这些乱石,眼中露出喜色,这里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躲避位置。他们身后传来的碧玉金蟾蜍尖锐的蟾蜍之声,让他们感到惊骇,便钻入一块巨石之后,微微探出头去,只见一道绿光宛如匹练般呼啸而来,自然便是碧玉金蟾蜍。

    此时碧玉金蟾蜍浑身布满了一道道狰狞的伤口,几个黑袍人从它身后掠出!看服饰是黑楼阁的人!他们将碧玉金蟾蜍成掎角之势包围了!第一个是个身材极为高大魁梧的老者,头已经花白,脸色极其冰冷,下巴甚是尖削。第二个是个中年男子,长得矮矮胖胖,眼睛布满着血红色,手中的白骨刀闪烁着冷光。第三个是个又高又胖的男子,手持着一把白骨剑,阴森森的笑着。

    那高大魁梧的老者怒声道:“畜生,居然将我们黑髅阁长老吞下,看我们怎么活剥了你。”说着手中射出一道黑色的光芒,斩在了碧玉金蟾蜍的额头之上,将其划出一道狰狞的血口。碧玉金蟾蜍被击中,出愤怒的吼叫之声,浑身碧绿色的光芒暴涨,口中喷出一道碧绿色的气流,宛如标枪便从那老者的胸口洞穿而过。

    那个矮矮胖胖的老者眼中血光暴涨,手中的白骨刀卷起一阵阴风,从碧玉金蟾蜍后背卷去。那个又高又胖的男子手中的白骨剑劈下之时,阴风怒吼,黑雾弥漫,斩向碧玉金蟾蜍。碧玉金蟾蜍全身的鲜血都快要流干,是以极其的虚弱,口中喷出一道碧绿色的光柱,但是被两人的的白骨刀剑震碎。

    那个又高又胖的男子眼中爆出璀璨的光华,手中的白骨剑脱手而出,夹杂着奔雷之声,从碧玉金蟾蜍的大嘴之中洞穿而过。碧玉金蟾蜍在地面剧烈的翻滚数下,溢出满地鲜血,便就此气绝。

    两人将碧玉金蟾蜍斩杀,满脸都是狂喜之色,准备将碧玉金蟾蜍的双眼挖出!那碧玉金蟾蜍的双眼就像两颗宝石般,价值约莫百万两银子。是以碧玉金蟾蜍的罩门在眼睛之上,要是他们早点攻击碧玉金蟾蜍的眼睛,那么他们早就斩杀的碧玉金蟾蜍,和他们同来的几位长老,就不会被碧玉金蟾蜍斩杀。不过他们黑髅阁只有利益,对彼此都没有甚么感情。

    那个矮矮胖胖的男子咧嘴笑道:“我们了一笔小财!可以去好好的喝喝花酒了。”

    哪知道他的话语落下,一道血红色的光芒从他后心洞穿而过,他的身躯便飞了起来,落在地面一动不动。那个又高又胖的男子眼中渗透出血光,厉声叫道:“敢杀我们黑髅阁之人,难道想死吗?”

    转身便见到一道红色的身影缓步而来,全身涌动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满头血红色的长随意的披在身后,两只猩红色的眼睛,仿佛厉鬼的眼睛般可怕。他冷冷笑道:“我为了找这碧玉金蟾蜍花费了极多的时间,就差它的眼睛,便可以炼制造化丹,突破小造化境了。”

    那又高又胖的长老脸上充斥着凝重之色,厉声叫道:“你可知道杀我们黑髅阁之人,会有甚么下场吗?”

    忽然那血衣男子便出现在他的身前,一双血红色的手掌缭绕着森冷的气流,将他的身躯提了起来。他三百多斤重的身躯,在血衣男子手中毫不费力。那血衣男子冷冷笑道:“你连我红衣血煞都不知道,你还敢说这样的话?简直是不知道死活。”

    那又高又胖的长老颤声道:“赤影邪宗的外门大长老黑心血煞?”

    血煞眼中血光暴涨,尖锐叫道:“我最讨厌别人叫我黑心血煞了!”说着,掌心血红色的元气暴涌,仿佛一条血红色的毒蛇般,从黑髅阁那又高又胖长老的咽喉洞穿而过,鲜血迸溅得四处都是。有些许鲜血迸溅在血煞的脸上,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便将那人仍在地面,就将碧玉金蟾蜍的两只眼睛挖了出来。

    曹严和傅天华闻听过红衣血煞之名,感受到那浓郁的血腥之气,全身都在颤抖,便缓缓的站了起来。辛气节眼中光芒凛冽,很显然曹严和傅天华准备逃走!便低声道:“你们两个废物不是天天在吹嘘自己吗,现在胆子怎么这么小?你们两人以为现在可以逃走吗?若是惊动了他,我们都会死得极惨!”

    雪清扬冷冷地道:“你们两人真是废物,还说要保护我,简直是在动嘴皮子!现在敌人还未现我们,你们就惊恐成了这样,简直丢人之极。”她的声音很低,但是极其的冰冷凛冽。

    曹严和傅天华虽然爱慕雪清扬绝世的容颜,但是也没有必要为了她而送了性命!此时若是不走的话,血煞定然会现他们,到时便将死得很是凄惨!脚在地面一点,便对着远处冲去。

    血煞忽然听见了脚步声,浑身血红色的气流暴涌,便厉声叫道:“甚么人,居然躲在这里,看我抓住你们,怎么将你们的咽喉捏断。”

    辛气节和雪清扬脸色白,满脸都是愤怒之色,现在血煞已经现了他们,他们想要逃走,很显然已经不可能。血煞对着这边掠了过来,忽然一道黑色的光芒对着血煞后心席卷而来。这道黑色的光芒赫然是一道极端凛冽的剑气,带着阴森森的咆哮。血煞感受到身后的剑气,很显然是黑髅阁大长老的黒木剑气,不然不可能这般厉害。便哈哈大笑道:“黒木,我早就想会会你了,别人都说你实力强,我就看看你是否强得过我血煞。”

    黑髅阁大长老阴森森的声音扩散在天地之间:“血煞,你居然敢杀我们黑髅阁的人,今日我必要将你斩成两截!”

    血煞冷冷笑道:“大言不惭的家伙!”说着,手掌翻转而过,滚滚的气流席卷而开,一道血红色的刀气爆射而出,斩在黒木剑气之上,和黒木剑气同时炸裂成了粉碎。

    雪清扬看得甚是精彩,两个坤元境九重巅峰的武者决斗真是有意思。不过辛气节拉着她的手腕,对着远处奔去,说道:“再看的话,等他们分出胜负,那么我们便完蛋了。”

    雪清扬美目之中闪烁着精光,哼哼道:“没想到曹严和傅天华是两个胆小鬼,要不是黑髅阁的大长老来的及时,只怕我们已经落在血煞手中。”

    辛气节冷冰冰道:“两人贪生怕死不说,还差点连累我们,简直是不死无以低其罪啊。”

    雪清扬说道:“辛师弟,你觉得黑髅阁长老和血煞谁的实力更强些啊?”

    辛气节说道:“两人出手都是那般快,很显然半斤八两,最多是平手,谁也无法斩杀对方。”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