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败的宫殿,散乱的碎石,诡异的气息,仿佛一幅画卷般,映入辛气节和雪清扬眼里。37zw    辛气节和雪清扬在角落之中找了半晌之后,甚么都没有现。此时夕阳斜照,洒在不远处一块石壁之上,那块石壁在夕阳的余晖之下,渗透出青绿色的光芒,瞧上去甚是诡异阴森。辛气节说道:“师姐,你看那块石壁散的气息,是不是格外的阴森冰冷啊。”

    雪清扬看见这块石壁,扬了扬精致的柳眉,欣喜道:“这里面不会藏着甚么宝贝秘籍吧。”

    辛气节觉得石壁之中渗透而出的气息,就像妖兽的气息般,冰冷而又阴森!见到雪清扬已经掠了过去,便急忙上前拉住她如玉的皓腕。雪清扬手掌被他的手掌握住之时,身躯都震了震,便略微有些恼怒,还以为他想轻薄自己,便恼怒道:“放手。”旋即转头见到他对自己摇了摇头,便问道:“你是叫我不要去破开那石壁吗?”

    辛气节眼中精光闪烁,沉声说道:“我感觉这石壁之下隐藏着凶险,要是将石壁击破的话,那么我们便危险了。”

    雪清扬有些不信,说道:“师弟认为这里面会有甚么危险?”

    远处的武者已经现这块闪烁着青色光芒的石壁,眼中充斥着惊喜之色,对着这边掠了过来!来到石壁之前,拳头之上光芒闪烁,砸在石壁之上,将石壁砸成了粉碎!石壁炸裂成粉碎之时,他们便出凄厉的惨叫之声,因为一股冰冷的青色雾气,仿佛烟花般喷在他们的脸上,他们只觉得整张脸颊,仿佛要融化成血沫般,出凄厉的惨叫之声。旋即一条青色的舌头从洞壁之中探出,卷在一个武者的咽喉之上,将那武者直接拖入洞壁之中。

    雪清扬见状,吓得花容失色,惊呼道:“师弟,还好你提醒我,不然这几人的下场,只怕就是我的下场了。”

    辛气节见到那洞壁之上有道阵法光幕,不过被那条青色的舌头洞穿一个窟窿,那个被拖入其中的武者,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之声,剩余的两人又被拖了进去,那阵法光幕之上,出现了一道道细碎裂缝,他便拉着雪清扬往外飞跑,穿过后殿幻阵之后,便见到曹严和傅天华,说道:“快走吧,不然就危险了。”

    傅天华见到辛气节握着雪清扬娇嫩得犹如怱管般的玉手,脸色便难看起来,愤怒叫道:“辛气节,你居然敢占雪师姐的便宜,看我怎么杀了你!简直是气死我了!我和雪师姐认识这么久,都没有握过她的玉手,你居然敢握他的玉手。”

    雪清扬急忙将小手从辛气节的大手之中抽出,白玉般的脸颊上升起两朵红云,显得略微有些娇羞,冰冷道:“傅天华,你在胡说八道甚么啊!我们刚才遇见了危险,辛师弟拉着我便飞跑,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

    曹严冷冷笑道:“我说怎么回事呢,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我说师姐怎会看上辛气节这小子呢!想想我曹严哪里都胜过辛气节,没有理由不看上我,而看上辛气节啊。”

    傅天华得意笑道:“你哪里都胜过辛气节,但是你哪里都不如我,师姐理所应当看上我啊。”

    辛气节不去理会他们两人,便对着原路返回,走到林中之时,便见到一群人走了过来,都是身着黑色长袍,脸颊上有着黑色的胎记,那黑色胎记却是一个黑色的骷髅头,一看便知道是黑髅阁的人。

    辛气节急忙对着大殿角落的裂缝之中钻去,幸好裂缝极大,雪清扬三人都跟着钻了进去,曹严和傅天华甚是欣喜,闻听雪清扬身上散而开的淡淡幽香,仿佛雪山寒梅般好闻,便略微有些陶醉的闭上了眼睛,甚至用鼻子轻轻的嗅了嗅雪清扬如墨的秀,只觉得香到了极点。

    只听黑髅阁其中一人粗声粗气道:“有人说我们黑髅阁的弟子被星玄宗之人斩杀,不知道是真是假。”

    黑髅阁又一人说道:“看来是真的,既然我们闻听到消息,绝对就没有假的。”

    忽然一股青绿色的光芒从宫殿之中飞舞而出,对着黑髅阁的人喷薄了过去。黑髅阁的那几个弟子被青绿色的光芒包裹,便出凄厉的惨叫之声,仿佛他们的身躯都要融化般。黑髅阁两位长老手中出现两根黑色骨头制造成的兵器,飞舞出两道黑色光华,将涌来的青绿色光芒震成了粉碎。

    两人不去管那些黑髅阁的弟子,身躯往后老远,青绿色光芒所过之处,地面的花草直接枯萎,那些弟子尽数软倒在地,整张脸颊都被其中的毒雾腐蚀,死状看上去甚是凄惨。两人定眼望去,才看清楚那青绿色雾气之中,有着一只半米多高的蟾蜍,浑身布满了金线,两只金色铃铛般的眼睛,闪烁着妖异的光芒,一条长长的舌头落在地面,舌头之上流出的液体落在地面,将地面都腐蚀开来。

    黑髅阁两位长老见到这蟾蜍,眼中冒出精光,惊呼道:“碧玉金蟾蜍吗?据说法阵门的大长老在此处寻宝之时,见到这碧玉蟾蜍,便将它用阵法给封锁,没想到今日它跑了出来。那法阵门的大长老实力比我们强了甚多,都无法对付碧玉金蟾蜍,我们自然也无法对付,我们还是逃走吧。”

    黑髅阁两位长老的眼中弥漫着恐惧,他们无法对付碧玉金蟾蜍,脚在地面一点,身躯便往后倒退。忽然地底涌出一股碧绿色的雾气,从地底延伸而起,碧玉金蟾蜍的舌头瞬间暴涨,仿佛匹练般将那个较为消瘦的长老缠住。另一个黑髅阁长老的兵器之上,黑色的光芒暴涨,斩在碧玉金蟾蜍的舌头之上,就像击在败革上般,没有给碧玉金蟾蜍丝毫的打击。旋即便见到自己的伙伴被碧玉金蟾蜍吞了进去。

    那被碧玉金蟾蜍吞进去的长老叫做鹿煞,实力在坤元境六重后期左右。本来他被碧玉金蟾蜍的舌头缠住,全力催动手中的兵器,准备刺在碧玉金蟾蜍的眼睛之上,但是碧玉金蟾蜍口中的一股雾气将他给迷晕过去,便被碧玉金蟾蜍吞入腹中。

    另外那个黑髅阁长老惊恐的对着身后奔去,但是碧玉金蟾蜍仿佛一道青绿色的光芒,对着他追了过去。辛气节急忙从隐藏之处走出,惊慌道:“我们快点走吧,不然便危险了。”

    雪清扬俏脸白,这碧玉金蟾蜍太厉害了,不是他们可以抵御的,便说道:“这样出去是否会碰见碧玉金蟾蜍啊?”

    辛气节说道:“黑髅阁那长老的度甚快,最少要追入林中才能将其吃掉,我们隐藏在这里,可以隐瞒黑髅阁的人,但是无法隐瞒碧玉金蟾蜍,在不走便来不及了。”

    四人掠出宫殿,只见夜色茫茫,树林被狂风吹得呼呼作响,仿佛涛声般悦耳。辛气节便对着左边走去,还未走出甚久,便听见林中传来凄厉的惨叫之声,很显然是那个黑髅阁长老出的惨叫之声。

    雪清扬惊喜道:“辛师弟,要是没有你的话,只怕我们已经被碧玉金蟾蜍给吃了。”

    曹严冷冷地道:“没有辛师弟,还有我们,我们照常可以救你,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啊。”说着便看了看傅天华。

    傅天华赞同道:“曹严,你说的甚是有道理,我是绝对不会容许师姐遇险的,哪怕是我死也不容许。”

    雪清扬冷笑道:“你们两个刚才跑的比我还快呢。”

    傅天华讪讪笑了笑,目光冷冷扫了扫辛气节,这样英雄救美之事居然落在辛气节头上,照理说应该落在我这样的人头上啊,简直是岂有此理,这辛气节真是该杀啊。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