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绝闪电般出手,手间爆出璀璨的元气,森冷到了极点,夹杂着尖锐的呼啸之声,对着黑髅阁的长老呼啸而去。?  ?  ?   ? 黑髅阁长老的实力在坤元境六重巅峰左右,实力比阴绝略强些许,不过对方有三个人,是以他甚是小心。他的掌心射出一道璀璨的黑刺,就像一道乌光般将阴绝手间的元气震碎,便对着阴绝的咽喉刺去。

    阴绝手中的折扇之中涌出一股浓郁的黑雾,仿佛一朵黑色的云彩般,里面射出三道黑光,射在黑髅阁长老的黑刺之上,爆出当当当的三声脆响,便见到两道飞镖落在地面,还有一道飞镖从黑髅阁长老的咽喉摩擦而过。

    黑髅阁长老只觉得咽喉边凉飕飕的,幸好自己闪避得快,不然飞镖只怕已经洞穿了自己的咽喉。嗜血人魔屠延血的手掌闪电般对着他拍了过来,两只手掌之上血红色的气流翻滚,仿佛两个巨大的烙铁般,对着黑髅阁长老左右两边拍了过来。

    一阵浓郁的血腥气味,对着黑髅阁长老铺面而来,让他险些便要呕吐,便将舌头咬破,喷出一口精血,滚滚的元气从手掌之间飞舞而出,凝聚成一只黑色的大手,狠狠的拍在屠延血的脑袋之上,将他硕大的脑袋都拍得爆裂而开,仿佛一个大西瓜炸裂而开,鲜血迸溅得四处都是。

    血狼门天才雷冲狰狞的笑着,整张血红色的脸颊都在扭曲,他虽然只有坤元境四重,但是此时明显黑髅阁长老消耗了极多的元气。便将自己最拿手的霸王血印施展而出,血红色的气流飞舞而开,凝聚成一道血印,撞在了黑髅阁长老的胸口之上。

    黑髅阁长老被血印击中,身躯飞了起来,体内的精血仿佛都要翻腾而出,便喷出一口鲜血,跌落在了地面。雷冲甚是狡猾,一击击中之后,身躯便往后倒退。黑髅阁长老手掌在地面一拍,地面的石块炸裂成粉碎,狰狞道:“你个杂碎,老子死也要你陪葬!你不是想要宝物吗,老子不会让你得到的。”

    他狰狞的话语落下,身躯便犹如黑雾般幻化而开,消失在了原地,度暴涨了数倍。雷冲略微有些骇然,刚准备再次后退,哪知道后心传来一阵剧痛,便见到一道黑色的锁链,洞穿了他的胸口,转身便看见满脸都是狰狞笑容,满嘴都是鲜血的黑髅阁长老,便不甘心的软倒在地。

    此时阴绝的九阴手缭绕着森冷的气流,仿佛一把匕般刺破了空气,从黑髅阁长老的后心洞穿而过,将黑髅阁长老的心脏都挖了出来,得意的狂笑道:“你现在知道我九阴手的厉害了吧?”哪知道黑髅阁长老将舌头都咬成两半,将体内的元气全部催而出,一股雄浑的元气将他撞飞出老远。

    阴绝的身躯飞了起来,跌落在了地面,便急忙掠了下起来,出暴怒的吼声,将黑髅阁长老的身躯都震成了血沫,便将下方一块巨石搬开,哪知道一道璀璨的光华,宛如电光般激射而来,夹杂着丝丝的剑气。

    阴绝脚在地面一点,身躯往后倒退,当他看清楚出手之人是个乾元境八重巅峰之人之时,不屑的笑了笑,就算他受伤也不是一个乾元境八重之人可以对付的,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这个出手攻击阴绝之人,自然便是辛气节,他没想到阴绝这个时候居然还能避开他的攻击,让他脸色略微有些凝重起来。阴绝眼中渗透出森冷的光芒,将九阴手催到了极致,阴森冰冷的气流飞舞,隐隐夹杂着嘶哑的厉吼之声,对着辛气节抓了过来。

    辛气节被他的气势笼罩,根本就无法抵御他的九阴手,只觉得一股劲风宛如浪潮般卷了过来,压得他快要喘不过气来。但是他见到一道箭矢刺破着空气,对着阴绝身后洞穿而来。此时阴绝全身的元气都已经用尽,感受到身后凌厉的破空之声,要是斩杀眼前这个少年,自己也会被箭矢洞穿心脏,自己是甚么人,怎能和一个乾元境八重之人同归于尽!便将九阴手反抓而出,带着凌厉的劲道,将射来的箭矢主城了粉碎。

    在阴绝将手掌抓向射来箭矢之时,辛气节手中的宝剑便脱手而出,脚在地面一点,往后闪电般的倒退。阴绝左手扫在长剑之上,哪知道他开碑裂石的手掌,犹如豆腐般脆弱,直接被宝剑切割而开,鲜血洒落得四处都是,半截手掌跌落在了尘埃之中。

    手掌的疼痛刺激的阴绝的脑海,他愤怒的吼叫着,辛气节将体内的元气催到了极致,将寒星拳施展而出,只见他的元气在拳间之上凝聚出一颗璀璨的星辰,对着阴绝射将过去。现在阴绝受伤甚重,体内的元气已经耗尽,此时不杀他,日后又是个麻烦。阴绝还来不及闪避,璀璨的星辰便落在他的胸口,砰地一声炸响,他的身躯飞了起来,胸骨都被炸得凹陷下去。他喷出几口鲜血,刚准备从地面爬起,哪知道一道箭矢从天而降,射在他的胸口之上,将他插在了地面,便就此气绝。

    雪清扬宛如仙女般衣袂飘飘的走了过来,冰冷俏丽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说道:“辛师弟,还好你出手凌厉,不然要斩杀此人真是不容易。”

    辛气节脸色白,唇角布满血迹,说道:“这么好的机会,不把握岂不是可惜吗?要是一般的人话,或许会畏惧,若是刚才我畏惧不出手,给他机会死的便是我们了。”

    那巨石之下有个洞口,辛气节和雪清扬便将巨石推开些许,两人便跳了下去,便见到半空之中悬浮着一团光芒,弥漫着纯粹的气息。辛气节不好和他师姐争夺东西,便笑道:“师姐,你要这东西便取吧。”

    雪清扬雪一般的俏脸上露出一抹笑意,仿佛冰山融化般,说道;“里面的气息甚是纯粹,比较适合你,你就将他取下吧。”

    辛气节脚在地面一点,便将玉简抓在手中,玉简在他的元气之下,化为一缕流光钻入他的身体之中,脑海之中出现四个篆字:凌霄剑技。忽然手中的宝剑一阵悸动,便见到剑柄之上有着三个甚是浅显的大字,要不是仔细看根本看不清楚,只见上面的三个字写着:凌霄剑。这让他甚是欢喜道:“难带我觉得这宝剑在我手中始终不是很顺,原来是没有剑技啊,看来这宝剑是一把普通的灵剑。”

    雪清扬笑道:“恭喜师弟,凭借此剑,实力定然可以加强甚多。”

    她已经看见黑暗的角落之中,有着一把白玉般的长弓,闪烁着淡淡的光芒,是以她才将这武技让给辛气节的,这样她才可以得到长弓。抬着长腿走上前去,将长弓握在手中,便见到一缕缕白色的气流将她包裹,扬起了她如墨的秀,浑身闪烁着淡淡的白光,仿佛要乘风而去的仙女般。她只觉得弓身之中,有着一缕缕元气在她体内游走,突破了坤元境的壁障,进入了坤元境一重。突破坤元境一重之时,浑身爆出一股凌厉的元气,扬起漫天的尘土。

    辛气节见到她绝美的容颜,浑身被淡淡的光芒包裹,真是吸引人啊,不愧是星玄宗的一美女啊。雪清扬将白玉长弓收入空间石之中,便微微笑道:“辛师弟,这次师姐占了些便宜,你要师姐怎么谢你啊。”

    辛气节笑道:“师姐没占我便宜啊,不是我先得到了玉简吗,就算这白玉弓比较贵重,师姐应得的,不用说甚么谢不谢的话。”

    雪清扬愉快了笑了笑,便和辛气节走出了洞口,将巨石推回原位,便对着宫殿角落之中走去。此时出去为时过早,还是看看还有没有东西在说吧。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