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气节和雪清扬踏入后殿之中,眼前光华闪烁数下,景色骤然变幻起来,辛气节便见到漫天都是血红色的气流,眼前有着一座血红色的山峰,山峰尖锐嶙峋,宛如巨剑插在地面般,让人恐惧的是,上面盘膝着一条万丈的血蛇,布满了花纹,脑袋足有水缸大小,两颗宝石般的眼睛之中涌动着愤怒的光华,怒吼之时爆出崩天裂地的气势,让天地在它的面前都甚是渺小!

    辛气节被这股气势所震慑,内心震撼到了极点!因为这条万丈血蛇似乎是自己斩杀的那条赤血花蟒!旋即想起了雪清扬的话语,便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这定然是幻阵,眼前的一切,定然是幻象!我若是不去看他的话,不知道这些幻象是否会对自己产生影响。八一 中  文网  忽然觉得自己仿佛被万丈血蟒给包裹,但是他没有去理会,只是喃喃自语道:“是假象,是假象!”

    这般持续片刻之后,周围的幻象宛如红色的玻璃般炸裂而开,化为了漫天的碎片,散落得四处都是。他睁开眼睛之时,便出现在一片空地之上,只见远处红日洒满山林,林中闪烁着刺眼的红色光芒,仿佛斑斓的云彩般,红日照射在云彩之上,就像一朵缓缓上升的蘑菇云,美丽而又璀璨,让人看得目不暇接。

    辛气节觉自己身旁的雪清扬已经不在,便略微有些焦急起来,甚怕她被幻象所迷惑!后殿之中的幻象很显然便是内心心底的想法,就像自己斩杀血蟒之时,内心开始有些畏惧,是以幻阵在心底将畏惧幻化而出,不过只要自己克服幻象,幻阵不会人造成丝毫的伤害!太阳已经快要落山,那轮耀眼的落日已经落入地平线,整个树林之中散着迷蒙的红色光晕,随着太阳落下,远处黑暗的林中显得更加的阴森。

    忽然雪清扬从宫殿之中缓步走了出来,满头都是冷汗,俏脸略微有些白,眼眶微红,绝色的容颜真是让人我见犹怜啊。那美丽的姿容仿佛玉骨冰肌般,散着白玉般的光芒,神色略微有些颓废,很显然在幻阵之中勾起了她的甚么往事。

    辛气节见到她出来,脸上露出一抹喜色,说道:“雪师姐,我甚怕你有甚么事情,没事的话,我们就往林中深处去吧。”

    雪清扬明亮的眸子之中带着幽怨之意,扫了扫辛气节道:“你难道不关心我生甚么事情吗?”

    辛气节淡淡笑道:“雪师姐若是想告诉我,自然会告诉我,若是不想告诉我,我问雪师姐,雪师姐只怕也不会告诉我,而且还会引起师姐你的反感,是以我何必要问呢。”

    雪清扬银铃般的笑道:“师弟,你比曹严、傅天华两个草包聪明多了啊!师姐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其实也没有甚么事情,就是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我是我爷爷养大的,从小就没有见过我父母,是以幻阵将我父母亲模糊的容颜显示了出来,让我心神激荡,差点便控制不住自己,还好我意志坚定,告诉自己这不过是幻象,是以便成功走了出来。”

    辛气节见到她在淡淡的夜色之下,仿佛一多百合花般,弥漫着纯粹的光芒,内心便一阵悸动,甚是同情她,忍不住脱口而出道:“你若是不嫌弃的话,我叫你认我爹和我娘为义父义母…”说到一半他便闭嘴了,觉得实在是太唐突了,再加上雪清扬的资质不低,我说这话岂不是让她好笑吗。

    雪清扬俏脸之上露出欣喜之色,像个小女孩般雀跃起来,说道:“你说的可是真的吗?”

    辛气节在她灼热的目光之下,都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便摸了摸脑袋,笑道:“当然是真的啊!”

    雪清扬笑吟吟道:“那真是再好不过啦,我甚么时候可以去你家认义父义母啊。”

    辛气节目光变得坚定起来,弥漫着深邃的光芒,紧了紧手掌,便沉声道:“等我实力变强之后吧!我实力若是不强,回家看见逐渐老去的父母,见到他们被林家欺压,就像骨鲠在喉般痛苦!是以我必须要成为强者,让林家永远无法在欺负我们辛家!彻底在辛铁城消失。”

    雪清扬恢复以往冷冰冰的模样,明亮的目光如星辰般璀璨,微微的眯了起来,仿佛月牙儿般好看,说道:“这就是你每日修炼得极为刻苦认真的原因吗?”

    辛气节没有言语,对着山林之中缓步而去。雪清扬急忙跟了上去,说道:“师弟,小心些。”

    山林深处之后的宫殿已经坍塌,此时林中格外的阴森,还有着浓郁的血腥之气,走了片刻便见到几具妖兽的尸体,鲜血染红了地面。走出树林便见到坍塌的宫殿深处,有着几股不弱的元气波动,地面还有着七八具尸体,很显然是为了争夺甚么东西被斩杀了吧。

    四块凸起的石头之上,站着四道弥漫着煞气的身影,他们的脸颊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在淡淡的夜色之下,显得格外的狰狞可怕!一个身着黑白色长袍的老者厉声道:“这东西我们黑髅阁的人要定了!血狼门顶尖天才雷冲是吧?我劝你还是走吧,你的实力比我弱上不少,要是没有那两个家伙的话,我早就将你斩杀了!”

    血狼门天才雷冲脸上闪烁着血红色的光芒,神色极其的狰狞,冷冷笑道:“黑犁长老的实力虽然比我略微强些,但是好歹还有嗜血人魔屠延血和阴雕谷长老九阴手阴绝,你觉得我们三人联手,你会是我们的对手吗?”

    黑髅阁长老黑犁冷笑道:“嗜血人魔屠延血和九阴手阴绝两人实力不过和我相差无几而已,我相信二位不会惹我们黑髅阁吧!不知道我说的对吗?”

    嗜血人魔屠延血长得甚是肥壮,一张血红色的脸颊布满了麻子,一双凸出来的眼睛,一个凹陷下去的鼻子,看上去整张脸颊不能给人丝毫的好感,甚至给人一种瘆的慌的感觉。他咧嘴而笑之时,露出满口的大黄牙,仿佛牙齿上有着一层黄色的油漆般,就像十多年没有洗过口的人般。他笑吟吟道:“黑犁长老,我自然不想惹你们黑髅阁,但是利令智昏,是以我自然不会放弃这里面的东西。”

    九阴手阴绝摇动着手中的黑色折扇,微微笑道:“我和你们门主有着一面之缘,还有就是我堂哥是阴雕谷大长老,几位是否愿意卖个面子给我,将这里面的东西让给我?”

    血狼门的天才雷冲看上去五大三粗,好像没有甚么心机般,实际上他心机很重,沉吟半晌道:“既然这样,这里的东西,我们四人平分如何啊?不知道黑长老意下如何?”

    黑犁厉声叫道:“你简直是在痴心妄想!既然如此我就先将你们斩杀再说!”

    雷冲、阴绝、屠延血同时暴怒道:“那就试试看,看看你是否可以斩杀我们三人。”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