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气节进入乱石堆的阵法之中后,雪清扬等了甚久,等得都有些焦急起来,甚怕他死在阵法之中!准备踏入阵法之中将他寻出,但是被傅天华和曹严阻止!两人都希望辛气节死在阵法之中,是以便不让她进去。? ?    曹严更加的夸大其词,将阵法的威力说得大了十倍,是以雪清扬只能焦急的等待。忽然见到辛气节忽然从乱石堆之中踏出,便满脸都是欣喜紫色,说道:“辛师弟,你在里面现了甚么东西,怎么这么半天才出来?”

    辛气节见到雪清扬的俏脸之上写满了关心之色,便略微有些感动,将自己遇见骷髅人之事说出!至于得到宝剑那一段,自然隐去不说!不是想骗人,而是因为傅天华和曹严若是知道,定然会染指,到时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了。

    傅天华和曹严脸上闪烁出冷光,嘀咕道:“这小子怎么不被骷髅人直接插死啊。”

    一轮红日从耀眼的地平线上升起,照亮了荒凉破败的宫殿,那陈旧的宫殿之上,布满了一道道狰狞的裂缝!辛气节几人对着深处走去,只见破旧的栏杆上布满细密的裂缝,有时一阵冷风吹过,栏杆便破碎开来。

    辛气节踩在那布满裂缝的地面,甚怕地面直接凹陷下去。宫殿之后有片辽阔的花园,布满了人来深的枯草,四处堆满了破旧的土块。忽然凹陷下去的土块之中,涌出一股红雾,呼啦啦的对着他们几人席卷而来。

    雪清扬眼中弥漫着耀眼的光芒,便见到那红雾之中的一条巨蟒若隐若现!两只红色的眼睛仿佛宝石般弥漫着深红色的光芒,她的手掌缓缓握起,出现一把古朴斑斓的短弓,布满了细密的花纹,缓慢的拉开弓弦,一道耀眼的箭矢在弓弦之上凝聚,嗖的一声,便对着红雾之中的巨蟒激射而去。

    那巨蟒见到激射而来的箭矢,口中喷出一道红光,宛如匹练般将箭矢给缠住,僵持了半晌之后,箭矢便跌落在地,化为了粉末!傅天华和曹严手中的刀剑,涌出两道红白色的光华,对着巨蟒的七寸席卷上去。

    那巨蟒尖锐的叫了一声,血嘴之中喷出一股红色的雾气,宛如红色的匹练般,将傅天华和曹严的刀气震成了粉碎!傅天华和曹严见到这股红雾,惊恐的往后倒退!但是雪清扬的第二道箭矢已经洞穿了巨蟒的鳞甲,不过只是将其伤了皮肉,并没有给它致命的打击。

    那巨蟒愤怒的吼叫着,浑身的红雾愈加的璀璨起来,巨尾扫在雪清扬的腰间,雪清扬的身躯横飞起来,沿着长草之中滚出老远。巨蟒口中冰冷血腥的红雾对着她涌了过去!那巨蟒兴奋的叫着,不过一旁的辛气节手中射出一道璀璨的剑光,从巨蟒的后背洞穿而过,将巨蟒插在了地面!巨蟒的鲜血迸溅得四处都是,剧烈的翻滚起来,被宝剑的锋刃断为了两截,鲜血洒落得四处都是。

    曹严和傅天华见到那把插在地面的剑身,犹如白玉般弥漫着淡淡的光华,整个剑身布满细密的纹路,很显然是一把宝剑!见到辛气节手掌微微握起,宝剑便飞入他的手中,两人便说道:“辛气节,这剑你是从何处得来的啊?”

    辛气节不去理会他们二人,说道:“雪师姐,这妖蛇没有将你打成重伤吧?我已经替你报仇啦。”

    雪清扬俏脸白,只觉得骨头仿佛都散架了般,见到地面断为两截的红色蟒蛇,便惊呼道:“赤血花蟒!没想到辛师弟的宝剑居然轻易将赤血花蟒斩成两截!未免太锋利了吧!这赤血花蟒的鳞甲极其的坚韧,就连我的黑铁弓居然都无法将其洞穿,但是你的宝剑却轻易可以将其洞穿,想来这宝剑定然不是普通的宝剑啊。”

    曹严眼中露出一抹阴冷的光芒,暗暗欣喜道:“我叫辛气节拿出宝剑,然后将其抢走!这样岂不是甚好!”便咧嘴笑道:“辛师弟,宝剑拿出来我们看看,看看是否真如师姐所说那般厉害。”

    雪清扬冷冷地道:“你们两人不要起甚么坏心思,不然辛师弟不杀你们,我都要杀你们!还有就是好东西怎能随便给别人看,让别人看了起觊觎之心,就不是很好啦。”

    忽然身后传来冰冷冷的声音:“不知道小兄弟的宝剑,可以给在下看看吗?”

    雪清扬冷冷扫了扫曹严,说道:“都怪你多嘴!”转身便见到几个身着黑色长衫的少年!他们胸口绣着一只五彩色的小鼎,小鼎之中有着一个黑色的骷髅头,看见这黑色的骷髅头,雪清扬的脸色略微有些凝重,说道:“原来是黑髅阁的人,我们哪里有你说的宝剑啊,阁下是否找错人啦。”

    黑髅阁的三人眼中都泛着凛冽的黑光,对着辛气节笑道:“小兄弟,将宝剑让给我们看看,我们看看就走,不会为难你们的。”

    辛气节见到三人满脸都是邪气,内心便甚是不喜,说道:“三位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就算我有宝剑,也不会给你们观赏的。”

    那中间之人又瘦又长,双眼漆黑无神,脸上有条漆黑色的刀疤,厉声叫道:“既然你找死!那就休怪我们了!”

    雪清扬冷冷笑道:“黑髅阁不过是个三流宗门而已,我们可是星玄宗的弟子!你们三人实力虽然比我们强些,但是我们有四人,难道还对付不了你们三人吗?”

    曹严和傅天华不想惹上黑髅阁之人,黑髅阁之人卑鄙之极,出手无所不用其极!也不管甚么下三滥和光明正大,再加上辛气节得到宝剑,对他们两人来说极其不利!便笑道:“辛师弟,你将宝剑让他看看吧,免得让我们惹上没有必要的麻烦。”

    闻听他们两人的言语,辛气节眼中冷光盎然,便冷哼道:“你们两人既然这般胆小如鼠,就到一边看着吧!我辛气节也不需要你们这样的孬种相助于我。”

    雪清扬冰冷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说道:“辛师弟说的甚好!我本来以为他们两人会出手相助我们,哪知道他们这般胆小,是以我们不需要理会他们两人了。”

    辛气节拱手道:“多谢师姐相助!不过他们三人,师弟我一人便可以对付,是以师姐只需要在旁边观看便可。”

    雪清扬有些惊讶,微微张了张嘴巴,冷冷扫了扫傅天华和曹严,说道:“那你小心些吧,师姐看你怎么诛杀这三个妖魔鬼怪!”

    曹严不屑笑道:“辛师弟这个时候还在大言不惭,简直是不知道死活!对方可是三个乾元境九重,他居然说他自己一人可以对付三人,未免太能说大话,到时我看他怎么死哈!”

    雪清扬反手便是一个耳光打在他的脸上,冷冷地道:“你居然不帮自己师弟说话,还帮外人说话,简直是该死之极!”

    曹严脸上出现一个血红色的手印,说道:“师姐,我知道错了。”

    傅天华哈哈大笑道:“雪师姐,打得好啊,曹严这样心思龌蹉之人,就该好好的教训。”

    曹严冰冷的扫了扫傅天华,便将血红色的目光落在辛气节身上,要是眼神可以杀人,只怕辛气节已经被他冰冷怨毒的眼神给洞穿成了血沫吧。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