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严靠近乱石堆便被一股巨力吸入其中,只见眼前一片黑暗,地面排列着九颗乱石,看上去甚是杂乱无章!排列之间渗透出一缕玄奥的气息,他看着这九颗乱石,现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甚怕真如辛气节所说,这阵法甚是厉害,踏错便将自己绞杀!但是若不破除阵法,到时只怕辛气节和傅天华会嘲笑自己,便咬了咬咬牙,踏出一步之后周围的景象开始变幻起来,眼前尽是一片朦胧的青色光芒,一缕缕森冷的气流从空间之中钻出,对着他涌了过来。?  37zw 网

    曹严感受到涌过来的细碎气流,眼中便露出一抹惊恐之色,急忙往后倒退,但是他越是倒退细碎气流的度便越快,转眼将他包裹。这些细碎气流将他包裹,全身仿佛针刺般疼痛,片刻之后全身就被鲜血染红,出惊恐的叫声,说道:“辛气节,你难道还不来救我吗?”

    雪清扬说道:“辛师弟,去救他一救吧。”

    辛气节微微点了点头,脚在地面一点,便钻入阵法之中,来到曹严身旁,手掌抓住他的后领,将他甩了出去。曹严的身躯将几块乱石都撞得飞了起来,便喷出一口鲜血,厉声叫道:“辛气节,你居然就这样将我甩出,害我受伤这般严重,等你出来我和你没完。”

    雪清扬冷冰冰说道:“曹严,若是没有辛师弟,你已经死了,他救了你,你居然不知道感激,反而说出这般言语,难道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傅天华笑道:“雪师姐,你不知道曹严本就是个不知道知恩图报的人,他这人心眼甚小,可不像我这样心胸开阔,要不是师姐你要求辛师弟救他,或许他现在已经死了呢!可是辛师弟刚救他,他便口出恶言,这样还不如不救他为好。”

    曹严气得眼眶都血红起来,咬牙切齿道:“傅天华,你现在还是说风凉话,要是你被辛气节这样扔出来,没有丝毫的颜面,只怕你比我还要愤怒吧。”

    傅天华手中出现一把折扇,轻轻的摇了起来,冷冷地道:“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不知道好歹吗?”

    辛气节的父亲浸淫阵法十多年,从小他便对阵法有着浓厚的兴趣,不过一本阵法武技的价值极其高昂,是以他只是揣摩他父亲传给他的那些阵法的修炼心得,阵法有着极多的元素,最为普遍的便是五行元素。一般阵法都是按照八卦和五行生克建造而成,是以阵法的变幻,逃不出这几种范畴。

    他的目光落在排列的九颗乱石之上,这九颗乱石按照北斗七星的方位排列,就像九个星宿般。他沉吟半晌,观察半晌之后,觉得有可能阵法的出路就在四个方位,是以他的脚便落在东方青龙的方位,他的脚刚落下,光芒便大盛起来。他呼出一口凉气,脚步再次落下,踏在的是西方白虎的位置上,九颗乱石开始旋转起来,他却沉吟甚久,再次落下脚步,落在南方朱雀的位置上,最后落在北方玄武的位置上,他眼前的景色便骤然变换起来。

    此时他已经不在原地,而是出现在黑暗的地底,只见细碎的月光不知道从何处洒落而下,将整个地底照得纤毫毕现!便寻思道:“难道此处是一处地底密室吗?”忽然见到角落之中有着五具白骨,躺在凹陷下去的地面之中,一具白骨手中的的宝剑,在月光下泛着森冷的寒光,隐隐有着一股白云般的气流在游走,给人一种晶莹耀目之感,一看便是把好剑啊。

    辛气节欣喜的掠了过去,哪知道忽然一道白色的光华,仿佛撕裂空间的尖刺般,对着他呼啸而来。他内心大骇,急忙往后倒退,只觉得咽喉之处火辣辣的,渗透出一缕缕血迹,很显然肌肤已经被刺破,要不是自己反应得快,只怕咽喉已经被突然跃起的白骨给洞穿了吧。

    白色骷髅浑身晶莹如玉,没有丝毫的杂质,空洞的眼中涌出黑幽幽的光芒,出嘎巴嘎巴的难听声音,宛如四道白光般对着辛气节扑了过来,五根白色的手指仿佛匕般,碰撞在一起之时,爆出咔咔咔的响声,闪烁着森冷的银芒,要是被刺中的话,只怕咽喉都会被洞穿。

    辛气节手中出现一把匕,此时第一具骷髅的手掌,对着他的咽喉洞穿而来,他手中的匕斩下,咔嚓一声,骷髅的手掌断裂而开,他的匕便将那骷髅的脑袋削了下来。第二具骷髅的手掌仿佛夹杂着全部的力道般,空气都出呜呜的响声,对着辛气节的太阳穴刺来。

    辛气节拳头微微一震,体内的元气滚动起来,在拳间凝聚成一颗寒星,落在骷髅的胸骨之上,宛如鞭炮般炸裂而开,将那骷髅炸得犹如玻璃般粉碎开来。最后两具骷髅沿着辛气节夹击而来,淡淡的月光洒在两具骷髅之上,仿佛他们空洞的眼中,闪烁着凛冽的寒光般,气势比死去的那两具骷髅的气势强了甚多。

    辛气节急忙蹲下身躯,两具骷髅的手掌便彼此插入了彼此的胸口,辛气节的匕夹杂着一片绚烂的光芒,将两具骷髅的脑袋斩了下来,跌落在地面,便化为了粉末。

    最后那具手持宝剑的骷髅,此时微微的动了动,便见到月光在宝剑之上缭绕,闪烁着刺眼的白光,很显然它之所以比其余几具骷髅人强甚多,就是因为它手中的宝剑,可以吸收月华之力。

    辛气节神色有些紧张,见到它没有动,便看准机会,手中的匕脱手而出,仿佛一道白色的电光般,要将空气撕裂,对着那具骷髅的咽喉之处飞去。

    那具骷髅嘎巴嘎巴的叫着,挥动僵硬的手臂,宝剑斩在匕之上,匕便被震成了粉末。辛气节见到这宝剑居然这般的锋利,内心又是紧张又是欣喜,紧张的是不知道这具骷髅借助宝剑之力有多么的厉害,欣喜的是若是自己得到这宝剑,实力岂不是可以增强几个层次吗。

    那具骷髅手中的宝剑狂劈而下,涌出一股绚烂的白光,对着辛气节斩了下来。辛气节急忙闪避,白光斩在地面,地面都微微震了震。那骷髅将宝剑挥舞得就像一片绚烂的光芒,逼得辛气节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那骷髅的气势极端的凛冽,就连辛气节的寒星拳都无法施展。

    那骷髅越打越是起劲,宝剑斩在洞壁之上,出现一道道裂缝,将辛气节逼得甚是狼狈,满脸都是汗水,衣衫都被汗水给浸透,忽然见到南边角落之中有块大石,便急忙掠了过去,将其举起,便对着那骷髅掷了过去。

    那具骷髅嘎巴嘎巴的叫着,将巨石斩成了两半,宝剑便对着辛气节斩了下来。嗤的一声,将辛气节的胸口的衣袍都给划破,还好那骷髅只能直着走,走路的度并不是很快,不然辛气节只怕得死在那骷髅的宝剑之下。

    辛气节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在这样耗下去自己只怕就得被这具骷髅斩杀。忽然淡淡的金色阳光沿着缝隙洒了进来,那具骷髅人在阳光之下,白色的枯骨冒出缕缕黑雾,便惊恐的对着角落之中退去,准备钻入泥土之中躺下,但是又有敌人在这里,是以只能愤怒的叫着。

    辛气节拳间夹杂着一颗寒星,滴溜溜的旋转而出,落在骷髅人的胸骨之上,咔嚓的轻响声扩散而开,枯骨直接炸裂而开,手中的宝剑跌落在地,辛气节便将骷髅人的头骨轰成了粉碎,将地面的宝剑捡了起来,收入空间石之中,甚怕雪清扬担心,便按照原路走回,穿过阵法便见到了焦急的雪清扬。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