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清扬冰冷的话语落下,手中的长弓便射出一道璀璨的箭矢,对着那血云席卷而去。37zw 网   那血云一掌将箭矢震成粉碎,大殿之中便展开一场混战。辛气节的对手和他的年纪差不多,一张巴掌大小的脸颊,闪烁着血光,他可不认为一个乾元境八重的人是他的对手,因为他是乾元境九重。便哈哈大笑道:“小崽子,你知道我血手的厉害吗?看我怎么将你的心脏挖出,好好的下酒喝。”

    那个血狼门弟子的话语落下,肤表便被一股血红色的液体包裹,整只手掌都变成了血红色,对着辛气节的咽喉呼啸而来,整只手掌缭绕着血红色的气旋,仿佛一把闪烁着血光的宝剑,气势凌厉的对着辛气节卷了过来。

    辛气节眼中的光芒格外的明亮,见到血狼门这个弟子出手,脸上露出一抹不屑之色,对方虽然是乾元境九重,但是散的气势,却不如自己乾元境八重,可想而知修炼之时何等的急躁,何等的想早点突破,是以等他的手掌对着自己胸口呼啸而来之时,身躯便微微移动,那血狼门弟子的手掌沿着他胸口的衣袍摩擦而过,他的寒星拳便砸在那血狼门弟子的咽喉之上。

    那血狼门弟子只觉得咽喉仿佛化为了血沫般,呼吸极其的困难,挣扎半晌之后,便犹如死狗般软倒在地。辛气节将那血狼门弟子斩杀之时,他不远处的傅天华为了显示自己的本事,便将他对手的五脏震碎而死,曹严将自己的对手斩成了两半,鲜血仿佛花朵般绽放而开,他便得意的看着辛气节,哈哈笑道:“没想到辛师弟居然可以斩杀乾元境九重的武者,虽然说是险胜,但是实力也不容小觑啊。”

    傅天华揶揄笑道:“我还以为辛师弟会向我们求救呢!没想到辛师弟自己解决了对手,实在是了不起啊!哈哈。”

    辛气节神色漠然,对两人极其不爽,两人无时无刻都在贬低自己,显示他们的实力,真是让人讨厌!便冷笑道:“两位师兄只管放心,我辛气节就算是死,也不可能向你们求救的。”

    傅天华和曹严同时大怒道:“辛气节,你未免太高傲了些吧!你可知道若是太高傲,只能让人提早夭折!你难道不知道斗玄帝国的第一天才白玉堂,天赋盖世,年纪轻轻便有很高的修为,将谁都没有看在眼里,哪知道年纪轻轻便夭折了,我们希望你不要步他的后尘才好啊。”

    辛气节怒极而笑,笑声格外的狂放,眼中露出凛冽的杀机,说道:“两位师兄诅咒我之时,还是想想你们自己吧!在我眼里你们二人不过是脓包而已,整天围着一个女人转,还天天在吹嘘自己,你们这样的修为,有甚么好吹嘘的?连外门弟子之中的天才都算不上,还在我面前找优越感,未免让人可笑了些吧。”

    曹严眼中冷光大盛,脸上杀机凛冽,厉声叫道:“辛气节,你是不是在找死?现在磕头赔罪,我或许会放过你。”

    傅天华浑身杀机凛冽,冷冷笑道:“辛气节,你居然敢诅咒你的师兄,看我们怎么撕了你!”

    雪清扬将那血云逼到了角落之中,那血云满头都是汗水,没想到眼前这少女实力这么强,忽然一道璀璨的光华从雪清扬手中呼啸而出,赫然是一根红色的短箭,洞穿了血云的咽喉。血云眼睛睁得极大,觉得眼前的少女动手宛如柳絮飞扬,动作甚是优雅,轻易便将自己咽喉洞穿。血狼门之人坏事做尽,是以雪清扬也没有丝毫的留情。将血狼斩杀,她便闻听到辛气节和傅天华、曹严的言语,便冷冷地说道:“你们三人若是自相残杀,只怕还没有进幻神殿,你们三人便已经死在这里了。”

    辛气节冰冷的笑道:“雪师姐,不是我想惹他们而是他们没事找事,我也不可能任他们羞辱!”

    雪清扬冷冷扫了扫曹严和傅天华,说道:“你们两人注意下你们的语气。”

    傅天华冷笑道:“辛气节,明明是你在找茬,还怪我们?”

    雪清扬冷森道:“傅天华,给我闭嘴!”

    傅天华和曹严内心极其不爽,脸颊都有些扭曲起来,将雪清扬给他们的脸色,尽数转在辛气节的头上,准备找机会将辛气节给弄死,这样他们才能出一口恶气!便对着辛气节冷冷笑了笑,说道:“辛师弟,是师兄们错了,希望你不要见怪。”

    幻神殿辽阔的大殿早就已经破败的不成样子,要不是上面的牌匾上有着幻神殿三字,哪个知道这里是甚么幻神殿。幻神殿占地面积极广,四处都是破败的石头,看上去杂乱不堪。辛气节不知道在这里是否可以得到东西,因为这里被武者早已经翻遍,只有在运气极好之时,才能得到好东西。

    星玄宗内门弟子之中得到武器的张浩然,便是在一处垃圾堆之下现的降龙刀,让他一举成为了星玄宗排名前十的弟子,是以吸引了不少星玄宗的弟子来到此处寻找东西,不过大都无功而返,就算找到有的或许也不会说出来,免得给自己找麻烦。

    辛气节在宫殿之中转了数圈,觉这宫殿最少有百年的历史了,宫殿之中的石头冰冷而又坚硬,很显然是玄铁岩,但是还是经不起时间的侵蚀,出现一道道细密的裂缝。他们看见一处乱石堆,这乱石堆之中闪烁出一缕光华,光华一闪而逝,吸引了他们的目光。

    雪清扬绝美的容颜在夜色之中显得更加美丽,仿佛夜中的精灵般缥缈,吸引了曹严和傅天华的目光,便舔了舔嘴唇,内心暗道:“雪师姐真是美丽,简直是人间极品啊。”

    雪清扬俏脸微冷,说道:“辛师弟,可看出甚么名堂?”

    雪清扬说道:“这里布置着阵法。”

    曹严嗤笑道:“辛气节,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你阵法都没有学过,怎么看出里面有阵法?你不能忽悠雪师姐这样天真单纯的美丽少女啊,这么破烂的地方,是不可能有阵法的,不信我走进去你看看哈。”

    傅天华笑道:“雪师姐可千万不要相信辛气节的无稽之谈,一堆破烂的石头之中,怎么可能有阵法,不信我们走进去看看。”

    雪清扬对他们两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说道:“你们两人刚才看见甚么没有?”

    曹严和傅天华彼此对望一眼,说道:“我们甚么都没有看见啊。”

    辛气节揶揄笑道:“你们两人只知道看身侧绝美少女,哪里关心是否有阵法!既然你们觉得没有阵法,那就进去看看好啦!要是没有阵法,那就说明你们说的是对的,要是有阵法,那就说明我说的是对的!你们两个胆小鬼敢进去吗。”

    曹严急需要在雪清扬面前表现自己,便说道:“那我现在就进去,看看有没有阵法,要是没有阵法,那你休怪我教训你。”

    雪清扬俏脸微寒,修长笔直的长腿横扫而出,将曹严扫翻在地,冰冷道:“这里面有阵法,你想进去送死吗?”

    曹严跌落在地,满脸都是欣喜紫色,内心甚是狂喜,没想到雪师姐这么关心我,刚才和雪师姐的美腿来了一个接触,实在是太有弹性了,便说道:“师姐说有阵法,就有阵法,师姐说没阵法,就是没阵法。”

    傅天华见到曹严脸上带着喜色,哪里会不知道他心中的想法,嗤笑道:“曹严,被师姐那一脚替得爽吗?”

    曹严哼哼道:“实在是太爽了,简直就像飞一般,我真是三生有幸,被师姐的美腿给扫中,而且半点事情都没有,你说我该不该高兴啊。”

    雪清扬不去理会他们两个,便问道:“辛师弟,你有甚么办法可以破除此阵啊?”

    辛气节说道:“要走进去才知道这是甚么阵法,我父亲略懂阵法,从小耳濡目染,多多少少懂些皮毛。”

    雪清扬沉吟道:“那师弟小心些,破除阵法之后,里面有东西,可不要独吞啊。”

    曹严不相信辛气节懂阵法,说道:“我先去里面看看,看看是否有阵法,要是没有的话,那就说明辛师弟完全是在忽悠我们。”

    辛气节也不阻止他,说道:“曹严,既然你想看看有没有阵法,那就进去吧,或许里面没有阵法那,因为那只是我的猜测而已。”

    曹严冷冷扫了扫辛气节,唇角掀起一抹笑容,暗暗冷哼道:“我不相信你一个修为还不如我的人,懂甚么阵法。”想着便踏入了乱石堆之中,哪知道乱石堆直接将他吸了进去。

    雪清扬惊呼道:“辛师弟,快救下曹严。”

    辛气节冷笑道:“既然雪师姐这般说,我自然会救他,先让他吃吃苦头也好,免得每天傻不拉几的。”

    雪清扬噗嗤笑道:“你形容的太过了吧!曹师弟虽然有些讨嫌,但是内心还是很善良的。”

    辛气节听见这话,又好气又好笑,暗道:“他只对你一个人好,你当然这样说,但是他对别人,完全是一副别人欠他钱的样子。”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