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的房间之中,闪烁着淡淡的微光,辛气节运转着黄金斗魂武技的元气,只觉得一缕缕金色的元气沿着筋脉开始蔓延起来。八??? 一?中  文网  这般感觉甚是舒服,好像有一股暖流般在自己筋脉之中流淌!持续了约莫两个时辰之后,周身的光芒愈加的璀璨起来,将房间之中渲染得朦朦胧胧起来,仿佛一缕缕金色的气流划破了房间之中的黑暗,给房间涂抹上了一层金色的油漆般。

    辛气节修炼了约莫几个时辰之后,闻听门外传来的脚步声,便急忙收敛体内的元气,便将房门打开。只见淡淡的浓雾之下,站着一道窈窕的身影,仿佛月光笼罩在她的周身般,少女洁白的脸上渗透出一抹极淡的灰白。

    上官柔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道:“辛师弟,知道师姐来找你干甚么吗?”

    辛气节内心甚是诧异,不知道为何上官柔脸上带着一缕灰白,难道她自己找镜子的时候,没有看出来吗,便笑道:“不知道师姐来找师弟干甚么,不知道师姐是否将东西给王家送去了。”

    上官柔轻轻的绾了绾如墨的秀,笑颜如花般说道:“我已经吩咐人给王家送去了。”

    辛气节知道她在说假话!那空间石那么贵重,她怎会托人送去!不过也不想揭穿,便笑道:“那就好啊,差点忘记了师姐来找我有甚么大事啊。”

    上官柔眨了眨眼睛,淡淡笑道:“这次师弟可遇见造化了!雪清扬师姐说你资质不差,甚是欣赏你,准备带你去幻神殿历练,不知道师弟敢不敢去呢。”

    辛气节笑道:“那可是个危险的地方,不过有雪师姐前去,师弟我又有甚么好怕的呢。”

    上官柔轻轻笑道:“但是那地方只怕以雪师姐的实力,都不能保证你的安全!你敢去吗?”

    辛气节知道那地方甚是危险,但是越是危险的地方,机遇也就越大,说道:“自然去啊。”

    上官柔甚是欢喜,又和他聊了半晌之后,又将话题转到空间石之上,最后觉辛气节也以为她将空间石送到了寂无城王家,是以便欢喜的离开了。辛气节看着的背影消失在黑夜中,脸上便露出淡淡的笑意,便在床榻之上盘膝起来。翌日清晨之时,朦胧的金色光晕洒进房间,辛气节早早的便起来了,整个人看上去神清气爽,开门便见到一道曼妙的身姿缓步走了过来。

    这道曼妙的身姿自然便是雪清扬,只见她白衣如雪,衣袂飘飘,如墨的秀束在身后,干净无暇的脸上仿佛带着一抹寒梅傲雪般的美丽!她曼妙的身姿吸引了不少少年弟子的注意,看着眼前曼妙的娇躯,不少弟子眼睛睁得极大,说道:“雪师姐不愧是星玄宗第一美女,宛如雪山上的寒梅越是冰冷,香味便愈加的浓郁。”

    雪清扬对于周围的目光,早已经司空见惯,对着辛气节冷冷地说道:“辛师姐,你已经准备好了吗,此次的历练之地甚是危险,若是害怕的话,就乖乖的躲到房间睡觉好啦,师姐我不会勉强你的。”

    辛气节耸了耸肩,笑道:“师弟我已经准备好了,至于师姐所说的危险,在师弟眼中是一种极好的历练。”

    雪清扬拍了拍手掌,说道:“甚好!师弟真是勇气可嘉!不过到时受伤,可不要怪师姐哦。”

    辛气节暗暗苦笑,她出言真是半点不留情啊。

    金色阳光洒在山林之中,显得朦朦胧胧的,青嫩的草坪在阳光之下,仿佛金色的缎子般。两个少年盘膝在草坪之上,肤表缭绕着淡淡的元气波动,双手结印而过之时,隐隐有元气从手指之间飞舞而出,交织成两道剑气,闪烁着刺眼的光芒。

    那个年纪稍微大些的说道:“曹严师弟,你出手吧。”

    那个年纪稍微小些的阴森道:“傅天华师兄,让你知道师弟我的厉害。”

    那被称为曹严师弟的少年,指尖元气宛如长蛇般缠绕而出,比尖针都还要锐利,对着那傅天华席卷上去。傅天华眼中涌动着精光,手间的元气凝聚成一把长剑,刺在曹严的元气上,仿佛针尖对麦芒般,两股元气便犹如玻璃般炸裂而开,漫天的碎片四处飞舞,卷起漫天的青草,扬起铺天盖地的尘土。

    两人身躯同时晃了晃,那曹严哈哈大笑道:“没想到傅师兄的实力在一年之中进展这么多,只怕再过几年之后,我都不是师兄的对手啦。”

    傅天华暗暗冷笑道:“你的实力原比我低微许多,现在却赶了上来,还说我大有进展,明显是在挖苦我!”便嘿嘿笑道:“曹师弟的实力比以往强了甚多,只怕在这一年之中,吃了不少苦头吧!不过你想过师兄我,这辈子只怕不可能了。”

    曹严冷笑不止道:“师兄这点微末境界,居然敢说我这辈子无法越你,实在太可笑了些。”

    傅天华不悦道:“你难道不信师兄的话?”

    曹严冷冷笑了笑,旋即喜道:“清扬师姐来了,我懒得和你废话了!”

    雪清扬在阳光之下仿佛一朵圣洁的百合花般,弥漫着纯粹白净的光华,傅天华和曹严见到他们的师姐,眼中尽是欣喜之色,还有爱慕之色,若是可以娶到雪清扬,他们少活二十年,他们也愿意。当他们看见雪清扬身旁的辛气节之时,神色变得冰冷下来,内心不悦到了极点,不过在女神面前,可不敢露出丝毫的不满。

    傅天华勉强咧嘴笑道:“雪师姐,你怎么将辛师弟带来了?他的实力很弱,和我们相差甚远,带他去幻神殿,会很危险的,望师姐三思啊。”

    雪清扬冷冷地道:“不管危险不危险,他敢去那就是好事!你们两人不需要在我面前聒噪!辛师弟不会拖我们后腿的,是以你们二人管好自己便可。”

    曹严在辛气节耳旁冷冷地道:“你最好滚回去,不然我们去幻神殿,会让你好看的。”

    辛气节冷笑道:“曹师兄在和谁说话,偷偷摸摸的模样,让我感觉就像一只老鼠在耳边叫,让我感到讨嫌恶心。“

    曹严眼中掠过一道寒光,戟指骂道:“辛气节,你是不是…”

    雪清扬冷哼道:“曹严,你难道对我的决定有意见?”

    曹严咧嘴笑道:“对师姐的决定,我哪里敢有意见啊。”

    雪清扬说道:“没有意见,那么我们现在便去幻神殿吧。”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