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目光都对着身后望去,只见一个身着黑色劲装,神色冷漠的少年,这少年不是别人,是外门弟子之中排名第八的奥云琅!奥云琅目光从马麟的脸上掠过,便对着辛气节冷冷的笑了笑,说道:“辛师弟,你可知道马麟现在已经是我的小弟了吗,欺负我的小弟,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八一?  中? 文 网   ”

    辛气节漆黑色的眸子之中带着淡淡的冷意,冷笑道:“不知道师兄要我付出甚么代价?”

    奥云琅声音尖锐道:“马麟和你们一起去洞府,你们将他轰走,独得洞府之中的东西,只要你将他交给我,今日之事我便不和你计较,不然我会打断你的狗腿,让你晓得我的厉害。”

    上官柔也在人群之中,闻听到奥云琅的言语,额头沁出冷汗,要是辛气节被他击败,然后告诉奥云琅,空间石落在了我的手中,到时岂不是甚是危险,看来我须得去找雪清扬姐姐,这样才能保住空间石。想到这里她便钻入了人群之中,快步对着后山跑了过去。

    辛气节的目光落在奥云琅略带邪气的脸上,冷哼道:“你现在的实力比我强了些许,不过想要在我手中夺得东西,那是决计不可能的,就算有东西我也不会交给你!”

    奥云琅狭长的眸子之中,涌出丝丝的冷电,厉声叫道:“既然你不交出东西,那么我便让你跪地求饶!打到你愿意将东西交给我。”要不是在宗门内不容许杀人,他现在就想杀掉辛气节!他这人内心甚是冷漠,要么是朋友,要么是敌人,是敌人那就无需给对方喘息的机会。

    奥云琅来自一个较大的城池,修炼的武技也不错,是以出手当真快如闪电。他的话语落下之后,手掌便对着辛气节横扫而去。凌厉的劲气吹得空气呼呼作响,给辛气节一股极大的压迫感!辛气节内心暗凛,好快的度啊,不愧是外门弟子之中排名第五的强者,不过幸好自己也不是菜鸟,不然今日只怕就惨了!在他手掌快要抓到之时,脚在地面一点,身躯便往后倒退。

    奥云琅冷笑道:“给我滚远点吧。”手掌之上劲气霎时便暴涨,涌出青色的气流,化为一道巴掌大小的手印,仿佛青铜般闪烁着青色的纹路,对着辛气节的头顶卷了下来。

    辛气节此时正在倒退,根本无法闪避,只能硬碰!便咬了咬牙,将体内的元气尽数涌出,拳间的元气顿时暴涌,便凝聚成了一道寒星,从半空之中旋转而过,和青色手印碰在一起。

    奥云琅的实力明显强过辛气节,是以辛气节的拳头砸向青铜手印之时,奥云琅甚是不屑,就凭辛气节的实力,怎么可能抵御他的青神印。辛气节的寒星和他的手印接触之时,便被撕裂成了粉碎,辛气节身躯腾腾后退几步,唇角溢出一缕血迹,眼中的光芒愈加的凛冽起来,死死的盯着奥云琅。

    奥云琅没想到辛气节居然将他的青神印给抵御下来,看来今日须得好好教训他,不然他不知道天高地厚!便冷哼道:“青神印。”双手青色的气流暴涌,青色的光芒暴涌而开,一道半米大小的青色手印,缭绕着璀璨的青色霞光,宛如一阵风暴般,对着辛气节呼啸而去。

    周围的弟子眼眸微微缩了缩,好可怕的力道,看来辛气节绝对抵御不了了奥云琅的攻击!

    辛气节感受到这青色手印之中的凌厉气息,很显然奥云琅这一击凝聚了他所有的元气,看来现在只能全力一搏了!哪知道一道璀璨的光芒,宛如闪电般蜿蜒而来,射在青色手印之上,将手印从中射成了两截,便见到一只箭矢插在地面。

    奥云琅看见这箭矢,眼眸微微凝了凝,便缓缓抬起目光,就见到一个身着白色劲装,容貌秀美,倾城之姿,气质绝俗的少女走了出来。这少女脸蛋犹如白玉般弥漫着光泽,一双宝石般的眼睛闪烁着淡淡的光芒,修长的身姿被劲装勾勒得曼妙完美,她手中的长弓在阳光之下闪烁着淡淡的光芒,这少女是外门弟子之中的佼佼者,名叫雪清扬,实力在奥云琅之上。

    奥云琅看着雪清扬的容颜,加上他为辛气节出手,内心的火焰便消失一半,说道:“不知道雪师姐为何相助辛气节?难道他和雪师姐有关系?若是他和雪师姐有关系,我就不对他出手了。”

    雪清扬扬了扬雪白的脸颊,阳光洒在她脸上闪闪光,微冷的笑道:“辛气节和我没有关系,上官师妹和我一起出去历练过,是以我答应她,若是有困难随时可以来找我,既然她和辛气节是好朋友,叫我帮他一把,是以我便出手阻止了你,你若是有甚么不满,尽管对我出手,只要你可以胜我,我就不会管你和辛气节之事。”

    奥云琅眼眸微微眯起,脸上带着笑意,眼中的冷光却丝丝如电,嘿嘿笑道:“师弟怎敢对师姐不满,师姐的实力在宗内可是有名的,哪怕师姐实力不如我,我也不敢对师姐出手啊,毕竟师姐在宗内有甚多追求者,还有一个厉害的表哥,是以师弟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我和辛气节之事就这样算了吧。”

    雪清扬不在废话,看了看辛气节,便略微有些惊讶,为何此时他败了,眼中却没有丝毫的沮丧之意,战意还是这般高昂,难道他还有手段没有使出,看来他的实力不止于此啊。她便微微笑了笑,和上官柔来到后山,询问了下辛气节的情况,上官柔便将辛气节如何在修炼,如何的刻苦,这几年比谁都修炼得辛勤告诉了雪清扬。

    雪清扬微微点了点头道:“看来这样下去,他必然会成为强者,或许以后我还需要他帮助我呢。”

    淡淡的阳光洒落在辛气节的脸上,他冷冷扫了扫奥云琅,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奥云琅眼中快要渗透出血光,脸颊都狰狞起来,手掌都在颤抖,便暗暗恼怒道:“雪清扬,你三番几次坏我的好事,不是看在你表哥的面子上,我定然要好好的找你算算。”

    他身旁一个少女有些嫉妒雪清扬,便咬着牙说道:“云琅师哥,你和雪清扬排名相差无几,动手未必输她半分,为何不教训下她。”

    奥云琅眼中的光芒暗淡下去,说道:“我不是她的对手,上次长老带我们去历练,为了一样东西我和她争斗,被她给击败,你现在应该知道我为何不出手了吧,我不是她的出手,出手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