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袍男子借着微弱的光芒,看见了辛气节那张棱角分明的脸颊,便愤怒叫道:“乾元境八重之人居然敢在我的面前出手!简直是不知道死活!”说着,双手之间飞出两道红光,耀眼的仿佛彩虹般,凝聚成了一条血狼,携带着阴森的气流,对着辛气节直接扑了上去。八一?  中?文  网  ?

    上官柔没想到辛气节在此处!幸好他在此处!多亏他救了自己,不然自己只怕就惨了!见到血袍男子气势强大的血狼,眼眸便微微缩了缩,颤声道:“辛师弟小心这个血袍男子,他的实力很强,不是乾元境八重可以对付的。”

    辛气节全神贯注的望着扑来的血狼,只见滚滚的血腥味弥漫了过来,便猛地催动体内元气,拳头对着血狼砸了上去。他拳头砸出之时,拳间星辰缭绕,将血狼砸成了粉碎!这让他略微有些诧异!本来以为自己要惨飞出去,哪知道轻易便将血狼砸成了粉碎!血狼炸裂成粉碎之时,他的拳头便气势不衰的砸在血袍男子胸口。

    血袍男子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居然被一个乾元境的武者给击飞,自己可是坤元境二重啊!被一个乾元境的武者击飞,实在是丢人之极!他的身躯跌落在了地面,唇角溢出一缕缕血迹,缓缓的握了握拳头,便出愤怒的吼声,便手掌在地面一按,身躯对着辛气节扑了过去。

    他对着辛气节扑过去之时,浑身涌出浓郁的血腥之气,两只手掌仿佛血红色的刀般,对着辛气节头顶斩了下来。辛气节感受到席卷而下的气势,呼吸有些急促起来,便将体内微薄的元气催到了极致,拳头怒砸而出。哪知道对方的力道仿佛消失了般,自己的拳头便砸在了血袍男子胸口,将血袍男子击得飞了起来。

    血袍男子撞在山壁之上,喷出一口鲜血,眼中尽是骇然之色,颤声道:“我怎么越是催动元气,越是感觉身体仿佛不听使唤了,难道我中毒了吗?”

    上官柔见到血袍男子的攻击居然不奏效,加上她自己也全身酸软,便说道:“难怪我全身无力,原来是那空间石之上有毒!”

    闻听空间石之上有毒,血袍男子赶紧将空间石丢在地面,便见到手掌心泛着黑白之色,难怪自己攻击那个小子不奏效呢,原来是自己中毒了!

    辛气节明亮的眸子之中闪烁着寒光,缓步对着血袍男子走去。血袍男子眼中弥漫着恐惧的光芒,自己可是坤元境武者,居然死在一个乾元境武者手中,要不是自己中毒,岂会不是对方的对手,便厉叫道:“我可是血狼门的人,我们血狼门可是睚眦必报的,你若是杀了我,我们血狼门的人不会放过你的。”

    辛气节冷漠冷笑道:“我若是放过你,或许我会麻烦不断,我杀你就没有人知道你是我杀的,你们血狼门想找我麻烦都不可能。”

    血袍男子眼中渗透出猩红色的光芒,狼被逼急了一般都会跳起来咬人的,是以他便将体内的全部元气涌出,对着辛气节扑了上去,就像一只受伤的孤狼般,气势极端的可怕!不过辛气节早就料到,手中出现一把匕,闪电般的刺出,刺穿了他的心脏,他的身躯便软倒在地,在地面翻滚几下便一动不动了。

    上官柔满脸都是欣喜之色,旋即漆黑色的眸子之中露出担忧之色,想道:“若是辛师弟见财起意,将自己斩杀怎么办?这样的事情在帝国屡见不鲜,宗门之中更是常见。”

    辛气节自然不知道上官柔内心的想法,躬身将那空间石捡了起来。上官柔见状便大声道:“辛师弟,空间石上有毒,你难道没有看见我和血袍男子的下场吗?”

    辛气节微微皱了皱眉,寻思道:“自己刚才碰过空间石,怎么半点事情都没有?”

    忽然脑海之中灵光一闪,看来解药定然在这封信上,想来这洞府的主人甚怕武者只看空间石,而不看他的信,不知道他的来历,便在空间石之上涂了毒,在信封之上涂了解药。再加上洞府的主人本来就不是甚么光明磊落之人,修炼的又是邪功!幸好自己看了那封信,在看空间石,不然今日自己只怕死定了。

    他便对着上官柔笑道:“那里面不是还有一封信吗,解药就在那封信上。”说着,便将那封信取在手中,将其放在上官柔的手中。

    上官柔将信封握在手中,便觉得周身的酸麻之感缓缓消散,逐渐恢复了知觉。辛气节见到她脸上的灰白之色消散,便将信件震成了粉碎,昏黄的纸业犹如蝴蝶般片片飞舞而开。上官柔略微有些恼怒道:“辛师弟,你为何将信件震碎,不让我看看上面的内容呢。”

    辛气节淡淡笑道:“那信件放在那里师姐都不看,我将它震碎了师姐想看,岂不是很可笑吗?师姐无需如此,信件上都是这具白骨之人的来历,此人叫做王一封,是赤影邪宗的长老,也是寂无城王家的人。这上面的封印想要打开,必须得到小造化境,我想这空间石我不会要,师姐还是将它送去寂无城王家吧,到时王家之人会分点东西给师姐,想不想要就看师姐愿不愿意收了。”

    上官柔的眼珠子股溜溜的转动起来,沉吟半晌之后,说道:“我还是将其送去王家吧,万一打开之后,有甚么毒我岂不是死定了!在加上这封印须得小造化境的修为才能打开,若是将这东西放在师弟手中,我也不放心,是以我干脆送去,得些报酬吧。”

    辛气节便将空间石递给了上官柔,说道:“那就麻烦师姐了,到时师姐可千万不要多说,免得露出马脚,那就不好了!毕竟师姐没有看那封信,至于来历我都已经告诉你了,你按照我说的说便可以了。”

    上官柔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那我明日就去王家。”说着,便笑吟吟的走了出去。

    辛气节微微摇了摇头,知道她不会去王家,空间石绝对会自己留着,不过他没有揭穿!这空间是留着便是个祸害,要她送去王家,那是决计不可能的,谁会将到手的东西让给别人,自己之所以如此说,就是希望这东西落在上官柔手略微好些,这些也不会有人知道东西落在了她的手中,那么自己也可以安然无忧的修炼,搞不好空间石之上还有甚么毒,随时可能作也说不定,不过这些都是自己的猜测,是以不能告诉上官柔,就算自己要她将空间石扔掉,她绝对不会答应。

    上官柔内心快要喜疯了,内心暗暗得意道:“辛师弟毕竟年轻,没有经过甚么风浪,这么好的东西,我随随便便便将其骗到手中,只要我能得到空间石之中的东西,不怕我的实力不会加强甚多!成为真正的强者!那样就可以光耀门楣,有着无上的荣耀,想想就让人开心。”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