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树林之后,清辉洒落而下,便见到一座安静的小镇,小镇之上有着一家小客栈,客栈虽然简陋,但是在这偏僻的地方,能有住的已经不错了。  要了四间客房,辛气节来到客房之中,见到窗外月色明亮,那轮皎洁的月儿,落在不远处的树梢之上。他便在房间留了一张纸条,沿着窗户溜出,对着冰湖的方向而去。

    黑暗仿佛一张巨嘴将他吞没,半个时辰之后,他便来到了冰湖之旁,只见冰湖在月光之下闪闪光,湖水亮晶晶的。辛气节兴奋到了极点,仿佛一个找到宝藏的贫民般,这种兴奋无法用言语来描叙。

    他按照原路来到圆洞之中,只见那具白骨散着纯粹的光芒,来到白骨之前,便微微作了一揖,带上手套将白骨移开,便见到白骨之后,有个较小的圆石,便将圆石搬开,见到一个圆洞,约莫半米多深,里面放着一封信,还有一本不知道甚么做成的书页,闪烁黑金色光芒,和一个闪烁着红色光芒的空间石,很显然这空间石之中的东西,才是那死去之人一生的收藏。

    辛气节拆开信件,将其一字不漏的读完。原来这具白骨的主人叫做王一封,是赤影邪宗的一位长老,在仙潭古洞之中得到一本武技,也就是那不知道甚么做成的书页,没有等级,没有属性,这武技叫做黄金斗魂。我还来不及欣喜,就被我们宗内的休魔子暗算!

    修魔子的五魔**毒极其的厉害,哪怕是我吃了我全部的丹药,都只能坚持四五日的时间,我摆脱他的追击之后,便来到这片冰山,在冰河之中挖出一个通道,在这里挖出一个圆洞,等待有缘之人现我,将我的空间石带回寂无城王家,那么王某不甚感激,来世定当报答阁下的恩德。

    辛气节将信件放好之后,便将那不知道甚么材料做成的书页武技取在手中,上面写满蝌蚪般的文字,当他将目光落在黑色书页上之时,只觉得眼前的光芒璀璨的起来,仿佛有无数的蝌蚪从其中钻出,释放出一片耀眼的光芒,将他棱角分明的脸颊,渲染得一片淡金。他脸上没有丝毫的喜色,反倒甚是沉静,便将手掌心的元气缓缓的涌入其中,随后那书页金光大盛,化为一道金色的光幕,光幕之上无数的文字在涌动,化为一股气流涌入他的脑海之中,他的脑海都剧烈的震动起来,仿佛那些蝌蚪化为了龙蛇般,钻入了他的体内。

    这金色光芒钻入他的体内之时,他便感受到脑海之中出现的四个巨大篆字:黄金斗魂。黄金斗魂的开篇甚是复杂,甚是玄奥莫测,仿佛囊括的天地些许玄机般。他睁开眼睛现肤表出现些许黑色污垢,带着黑色的杂质,弥漫着潲水般的味道。便暗暗欣喜道:“没想到这武技还有洗筋伐髓的功效,让我突破了乾元境八重后期。”

    忽然听见了哗哗的水声,便急忙将青石移到原处,将白骨放在原位,隐藏在圆洞角落之中。角落之中有个不深不浅的浅坑,他将身躯弯曲,刚好隐藏在浅坑之中。不过将信件和空间石都没有取在手中,因为他觉得这空间石可能给自己带来危险,是以索性不要,人不可太贪婪。

    走进来的是个少女,少女略微有些消瘦柔弱,不过身姿甚是曼妙,借着淡淡的光芒,辛气节勉强看清了这张脸颊,这个少女不是别人,居然是上官柔。原来上官柔的心思甚是玲珑,众人在得到这空间石之时,她便想推开这白骨,但是万一下面有东西,岂不是要和大家平分,是以回到客栈之后,等众人睡下了,便独自来到这里。她将白骨移开,见到有被动过的痕迹,便微微皱了皱眉柳眉,难道有人来过这里?想着便将圆石移开,看见里面的东西,想道:“若是有人来过这里,为甚么没将空间石取走?”

    她没有去看那封信,将空间石在手中把玩片刻,便笑吟吟道:“这空间石之上还有些许灵魂印记,看来此人的好东西,定然尽数在这空间石之中。”

    忽然一股冰冷的气流呼啸而过,便见到一股红雾将空间石包裹,空间石便对着洞口飞去。此时洞口不知道何时站着一个年纪约莫三十岁左右的血袍男子。这血袍男子身躯高大,脸上绣着一道血红色的刺青,看上去甚是狰狞可怕。他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弥漫着浓郁的煞气,咧嘴笑道:“没想到我在林中现了你,跟着你来到这里,还可以得到这么好的空间石,上面还有些许灵魂印记,想来里面定然有很多好东西吧。”

    上官柔见到这血袍男子的元气居然可以离体而出,很显然实力定然比自己高很多,便强制镇定道:“不知道阁下是谁,为何抢夺我的东西?”

    那血袍男子舔了舔猩红色的舌头,阴森森笑道:“姑娘为何觉得我抢了你的东西呢,难道这东西是姑娘祖辈的,既然不是姑娘祖辈的,这东西从姑娘手中落在我的手中,岂不是和我有缘吗?还有就是,姑娘虽然不是花容月貌,但是柔弱之中有着一股勃勃英气,我之所以追踪姑娘,自然是为了姑娘的美姿容。”

    上官柔神色冰冷起来,厉声叫道:“你可知道我是星玄宗的弟子吗?还有就是我的几个师兄弟马上就来,你若是在不滚蛋的话,今日休想逃出这里了。”

    那血袍男子冷冷笑道:“你看见我脸上的刺青没有啊。”

    上官柔见到他脸上血红色的刺青,闪烁着猩红色的光芒,就像一匹血狼般,便颤声道:“你是血狼门的人?”

    那血袍男子嘿嘿冷笑道:“不错,我就是血狼门的内门弟子,你还是从了我吧,少不了你的好处的。”

    上官柔俏脸白,身躯腾腾后退,只觉得仿佛被血腥之气包裹般,还有点更让她可怕,那就是她全身没有了丝毫的力气,仿佛麻痹了般,便尖声叫道:“你不要过来,你在过来,我就杀了你。”

    那血袍男子嘿嘿笑道:“你来杀我啊,你来杀我啊,曾经有很多女子这样说过,最后还是被我杀了,相信你也不例外吧。”

    上官柔软倒在了地面,只觉得全身无力,那血袍男子哈哈狂笑起来,对着她扑了过来,仿佛一只大尾巴狼,看见软倒在地的小绵羊般。哪知道角落之中射出一道凛冽的寒光,仿佛寒星般璀璨,对着他的脸颊呼啸过来。在黑暗之中仿佛疾风闪电般,正中他的脸颊,他的脸颊都鼓掌起来,渗透出丝丝的鲜血。他没想到有人隐藏在暗处,甚怕隐藏在暗处的是个较强之人,便瞬间往后退出老远。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