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的月辉犹如寒霜般从洞顶的缝隙洒落下来,将洞中的白雾渲染得更加的迷蒙起来,只见马麟手中的长剑以极其诡异的弧度攻向辛气节全身的穴道,不过被辛气节尽数给避开!是以他出剑更加的凶狠猛烈起来。? 八一中   ?文网  一道道凌厉的剑气射在洞壁之上,出当当的轻响之声。

    辛气节的拳头带着强大的力道,对着他的脸颊呼啸而去。在白茫茫的月光之下,他的拳头仿佛寒星般璀璨耀眼。马麟狰狞的笑了笑,眼中冒出丝丝的精光,长剑被他舞成了一片绚烂的光芒,对着辛气节的拳头刺去。这是他缥缈剑技最厉害的一击,虽然缥缈剑技只是乾境武技,但是全力施展而出,根本分不清他手中的长剑是剑气还是长剑。

    辛气节看着变幻而来的长剑,仿佛被一股缥缈的剑气给包裹,便将寒星拳催到了极致,拳间出现一颗手掌大小的星辰,他拳头猛烈的震了震,星辰便快的旋转而出,散着耀眼的光芒,射在马麟的剑气之上。星辰射在马麟的剑气之上,便听见当的一声,剑气炸裂成了粉碎,长剑被震偏,马麟身躯都晃了晃,腾腾后退几步,有些惊讶的看着辛气节。

    辛气节棱角分明的俊脸上,带着冰冷的寒意,冷哼道:“你现在该知道,你无法杀我了吧。”

    马鳞没想到辛气节的根基,居然打得这般的扎实,当初自己父亲叫自己好好打根基之时,自己觉得进展甚慢,是以只追求境界!但是今日自己实力高辛气节些许,但是却不如他,很显然是后者根基比自己扎实的缘故!便厉声叫道:“辛气节,今日我们谁都没有赢,谁都没有输!三日之后在宗内斗气台一战!到时希望你不要像缩头乌龟般躲着我。”说着,便走出洞去。现在这里面的东西已经和他无缘,本来他想击败辛气节,其余三人便不是自己对手,哪知道自己实在太高估自己了,导致失败了。

    那清冷的月光让山洞之中的白雾都显得更加迷蒙起来,秦冰雪白的俏脸上,弥漫着白玉般的光芒,宛如水晶般剔透晶莹。她身旁的方瑜眼睛睁得极大,在朦胧的月色之中,只觉得自己身旁的少女仿佛美丽到了极点般,便咧嘴笑道:“秦师姐,你真是美丽啊。”

    秦冰轻轻笑了笑,说道:“辛师弟,你为甚么不乘胜追击,在这里将马鳞的信心击垮啊。”

    辛气节脸上掀起一抹笑意,眼中光芒璀璨道:“他的实力比我略高些许,但是根基没有我牢固,我体内的元气也比他的元气厚实,是以他不是我的对手,我在宗内斗气台将他击败,岂不是更好。我淬炼身体便淬炼了三年之久,身上的每一处肌肤,便岩石还要坚硬,他拿甚么来胜我?”

    方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可知道知道辛气节每日怎么在修炼,想想他觉得自己绝对办不到,那种修炼简直是一种拼命的修炼之法。

    众人将目光落在那白骨之上,淡淡的月光洒落在白骨之上,白骨晶莹得仿佛白玉般,很显然没死之前,此人的实力绝对不低。辛气节的目光落在他手上的空间石之上,空间石就像一枚戒子般,带在白骨的中指之上。辛气节为了保险起见,带上一双厚厚的皮手套,将空间石取了下来。

    方瑜、秦冰、上官柔、急忙围了过来,欣喜的问道:“辛师弟,里面有甚么东西啊。”

    辛气节略微有些失望道:“里面有几十万两银子,还有一张白色晶卡,但是这晶卡甚是陈旧,很显然不是甚么有价值的东西。”

    上官柔惊喜道:“没想到里面有这么多钱,看来我们可以一笔小横财了。”

    辛气节将白色晶卡握在手中,忽然脑海之中传出一道淡淡的声音:老夫坐下有块圆石,里面藏有老夫的秘籍,还有老夫的生平之事,切记一人知道为好,若是有同伴在此,千万不要取出,不然传出去,会断送你性命。

    辛气节怔了怔,手中的白色晶卡化为一缕缕粉末,从他指尖落下。便寻思道:“幸好自己先拿晶卡,不然这晶卡若是落在上官柔的手中,自己岂不是亏大了吗?”

    五人将里面五六十万两银子瓜分,就剩他们手中的空间石了!这空间石价值约莫在**十万两左右吧!方瑜皱了皱眉头,眼珠子古灵精怪的转动起来,嘻嘻笑道:“气节,这空间石就归你了。”

    秦冰翻了翻白眼,不悦的哼道:“方瑜,你是不是故意如此说,然后你们两人在将空间石卖了平分吗。”

    方瑜嘻嘻笑道:“秦师姐,你说的是哪里话啊,我方瑜是那样贪婪的人吗?我想说的是,这空间石价值约莫**十万两左右,我们刚好四人,每人将近二十万两银子,气节在年底之前,每人给我们二十万两银子便可,不知道你们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吗?”

    秦冰脸上露出欣喜之色,拿去拍卖会拍卖也会抽成,这样最好不过,便笑吟吟道:“方瑜师弟,你出的主意不错啊,不知道辛师弟觉得怎样啊?”

    辛气节微微点了点头道:“这样我求之不得,我回去之后,便将我所存的银子尽数取出,若是不够的话,到时会给你们补齐的。”

    上官柔说道:“辛师弟,或许这空间石不值八十万两呢,那你不是亏了吗!”

    秦冰嘿嘿笑道:“这空间石虽然比较陈旧,或许是个古董,越旧越好呢。”

    此时辛气节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哪里还会在意这空间石价值多少!四人按照原路返回,走出冰湖之时,只觉得又冰又冷又饿,头湿漉漉的。那轮皎洁的月光散着明亮的光晕,朦朦胧胧的洒落在这片空地之上。冰山之处不时有冰冷的狂风吹拂而过,将秦冰湿漉漉的秀吹在辛气节的脸上。辛气节只觉得脸上很是冰冷,但是那犹如缎子般的秀,却弥漫着香味,骚动着少年的神经,让其腹部燃烧起一股火焰,便急忙快步对着前方走去。

    那轮皎洁的月光洒落在冰山之上时,折射出耀眼的光晕,仿佛五光十色般,甚是美轮美奂。辛气节快步走入树林之中,三人急忙跟了上来。林中枝叶茂盛,辛气节对此处并不是很熟悉,便说道:“我们就在此处休息一晚吧。”

    上官柔微微笑道:“这片树林过后有个小镇,我们在小镇上休息一晚,然后在回宗门吧。”

    秦冰是个美丽的少女,也是个喜欢享受的少女,自然不会在这里休息,说道:“我们快点去小镇吧。”

    辛气节本来不想和他们同去小镇,但是怕他们怀疑,毕竟去小镇了,再要赶回这里,那需要不少时间,只能沉默的点了点头。

    方瑜说道:“气节,你是不是有心事啊,我看你魂不守舍的。”

    辛气节甚怕他看出甚么,说道:“我哪里有心事啊,你可不要胡说啊。”

    方瑜微微笑了笑,在他耳边低声道:“气节,你是不是对秦冰有意思,刚才我看见你看见她的时候,脸色都变红了。”

    辛气节板着脸道:“你完全在胡说!我哪里会对她有意思!我知道你对她有意思,我不会跟你争抢的,你也莫要瞎猜了哈。”

    方瑜眨了眨眼睛,笑吟吟道:“我是在逗你玩呢!还有就是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对她有意思!你可不能胡说,让她知道了,我没有好果子吃的。”

    辛气节咧嘴笑道:“我是不会告诉她的,你就只管放心吧。”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