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雾沉沉的冰湖湖底,荡漾着一圈圈的水波纹,在焰鱼兽沉入水底之时,那三道身影的嘴唇彼此动了动,手中的宝剑陡然刺出,仿佛海神王分水的神叉般,似乎将水浪都要切割而开,对着马鳞的咽喉闪电般刺来。? 八一中   ?文网  在五人之中实力最强的便是马麟,只要将他斩杀,其余四人便好对付了。

    马麟唇角掀起一抹冷笑,似乎早就料到他们花费这么大的力气斩杀焰鱼兽,绝对不会便宜他们。手腕微微一抖,长剑幻化而开,只听铿锵一声,冒起一串火花,两人手中的长剑被马麟的长剑给削断。

    那两人只觉得手臂都被震得麻木了,惊恐的往后倒退!但是马鳞的长剑剑尖之上涌动着冰冷的气旋,刺破了朦胧的白雾,洞穿了其中一人的咽喉。另外一人惊恐的对着远处掠去,马鳞的长剑飞舞而出,宛如一条白色的毒蛇般,从他的身后洞穿而过。

    第三人攻向马鳞之时,被辛气节给拦下来,轻易避开了他的剑气,拳头沿着他的剑身呼啸而过,便砸在其脸颊之上,将其整张脸颊砸得扭曲,沿着湖底滑出七八米远,便直接晕死过去。

    秦冰俏丽的站在一旁,衣袂在湖水中飞舞,容貌干净美丽,笑起来之时还有两个小酒窝,轻轻笑道:“辛师弟,真是好本事啊,出手干净利落,没有半分的拖泥带水。”

    辛气节咧嘴笑道:“师姐谬赞了!”

    马鳞眼眸微冷,揶揄笑道:“辛师弟不过是三脚猫的功夫而已,实力在我眼里完全一般,不是我的十招之敌。”

    辛气节冷笑道:“马师兄不要以为比师弟强上些许,便这般的目中无人!要是真动手,马师兄未必可以胜我!不出多久以马师兄这般资质,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马麟眼中寒光弥漫,冷森道:“就凭辛师弟这般天赋,十年也未必是我的对手吧。”

    方瑜嘿嘿笑道:“马师兄还真是自以为是啊,我相信不久以后,你不会是气节的对手哈。”

    秦冰眨了眨弥漫着明亮光芒的眸子,轻轻笑道:“或许马麟师兄现在便不是辛师弟的对手呢!”

    马麟眼中喷出火光!他对秦冰有些意思!闻听她都有些瞧不起自己的实力,内心便被愤怒给填满!厉声高叫道:“辛气节,本公子让你十招,十招之内本公子若是无法击败你,便当场自刎于此!”

    上官柔微微摇了摇头,从这番话之中便可以看出马麟不如辛气节!虽然马麟的实力比辛气节略高些许!但是一个武者怎能随意说自刎的话!马麟天赋还不够,便高傲到了这般!必然不会有好下场!以马麟的实力,根本就没有高傲的资本,他却这般的高傲,岂不是让人好笑。她甚怕辛气节答应马麟的请求,因为辛气节绝对可以抵御马麟十招,便柔声道:“辛师弟,我们何必在此浪费时间呢!等得到东西之后,要决斗不是随时有机会吗!在有武者过来,对我们岂不是很不利。”

    辛气节棱角分明的脸上尽是冷漠之色,冷冷的笑着,仿佛没有将马麟看在眼里般,说道:“马师兄,你是好本事啊!三日之后我们在宗内斗气台一战如何?”

    马麟眼中弥漫出丝丝的精光,本来他开始愤怒说出十招之内击败辛气节之话,后面觉得自己实在过于托大!因为他在十招之内根本无法击败辛气节,是以有些后悔!现在闻听辛气节这般话语,便哈哈大笑道:“那么三日之后,我在斗气台等你。”笑声之中充斥着冰冷寒意。

    上官柔将焰鱼兽的火焰内丹从头部挖出,只见那内丹通体犹如火焰,仿佛在燃烧般,弥漫着细密的红色纹路,看上去很是华丽,便笑道:“这内丹的价值最少在四千两左右,我们分了吧。”

    秦冰笑道:“我们先去里面看看再说吧,这内丹师妹先收下,或许里面有好东西呢。”

    五人对着黑洞深处走去,便见到一座阶梯,阶梯之后是个圆洞,圆洞之中很干燥,里面甚么都没有,只有一具白骨盘膝在角落之中。这具白骨半身漆黑,仿佛中了剧毒而死般。辛气节看着这具白骨,眼中光芒闪烁,想道:“难道这洞口是这具白骨挖出来的吗?”见到那白骨手指之上的空间石,几人眼中都露出狂喜之色。

    何为空间石,就是存储东西的石头,一般这种空间石都是用名贵的宝石锻造出来的,能锻造空间石的人,称之为灵纹师,比如说兵器之上的纹路,都是灵纹师打造的,是以灵纹师在大6极其吃香。

    马麟看见空间石之时,眼中渗透出丝丝的精光,内心对几人生出一股杀意,哪怕是最差的空间石,价值都约莫在四五十万两,何况是好些的空间石呢。他看见上官柔伸手去拿空间石,一掌拍出,将其震出老远。

    辛气节、方瑜、秦冰同时大怒,戟指骂道:“马麟,你居然对自己的师妹搞偷袭,实在不要脸之极!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啊!”

    马麟冷冷笑道:“这么好的空间石,自然应该落在我这样的强者手中!谁叫在你们几人之中,我的实力最强呢!所以这空间石里面的东西都是我的,你们若是想染指的话,只能死在我的剑下了。”

    辛气节缓步踏出一步,冷笑道:“那就让我看看,你是否可以击败我。”话语落下,脚在地面一点,拳头便对着马麟脸颊怒砸而去。

    马麟不屑道:“你实力比我低上些许,你以为你是我的对手吗?”手中长剑一转,剑气弥漫,剑尖气旋飞舞,对着辛气节手掌卷去。

    方瑜见到马鳞剑气厉害,便说道:“秦师姐,要是马鳞胜了气节的话,对我们甚是不利,我们现在便相助气节对付马麟如何啊。”

    秦冰笑着说道:“气节师弟动手向来不要人相助,我们相助他可不好,我们只管看着吧。”

    方瑜笑道:“我知道他不喜欢人相助他,所以我才要和你一起出手,那样他就不会怪我了。”

    秦冰美目之中光芒闪烁,淡淡笑道:“你看气节师弟出拳的度,迅猛而又凌厉,马麟在他手下只能防御,很显然他的实力虽然比马麟略微低些,但是马麟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方瑜见到辛气节拳头砸出的力道很是刚猛,空气都呼呼作响,便略微有些惊讶道:“没想到气节的实力强到了这般,虽然在乾元境八重,但是不会比九重弱!看来击败马麟不是甚么问题。”

    上官柔脸色白,唇角溢出一缕血迹,甚是恼怒道:“马鳞,你未免太无耻了吧,居然偷袭你的师妹,你好歹是一个男人,居然偷袭一个女人,简直是不要脸到了极点。”

    秦冰微冷道:“马麟若是男人,怎会偷袭师妹你啊,简直是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方瑜说道:“上官柔师姐,你就看气节好好的帮你教训马麟这个家伙吧。”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