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瑜一溜烟的便走了,辛气节便回到房间睡觉。37zw  次日清晨之时,山中弥漫着浓郁的白雾,辛气节从睡梦之中醒来,便来到山脚下。山脚下薄雾弥漫,几道光芒闪烁,走得近了,便见到四道身影。男的俊朗帅气,女的容貌秀美,那个男的见到辛气节,便翻了翻白眼,只有方瑜满脸都是笑容,替辛气节做了下介绍。

    辛气节自然认识他们三人,在星玄宗外门弟子之中排名前十五左右。那个身着紫色劲装的少女,看上去英姿飒爽,在宗门之内经常有男弟子大庭广众之下追求她,是以在乾元境八重后期左右,姓秦单名一个冰字。她身旁那个身着蓝色劲装的叫做上官柔,瞧上去袅袅娜娜,弱不禁风,实力不容小觑,也在乾元境八重后期左右。

    那个少年长得甚是高大魁梧,在宗内有些名气,叫做马鳞,修为在乾元境九重左右,是以他看上去很是高傲!辛气节走来之时,他冰冷的目光便落在辛气节脸上,模样很是不屑,说道:“既然大家已经到齐,我们现在便去冰山雪河吧。”

    辛气节无视马麟的目光,对着方瑜笑了笑。五人便对着冰山雪河的方向而去。冰山雪河距离此处约莫半日的路程,在黄昏之时他们便到了冰山雪河的范围之内。辛气节抬眼望去,只见冰山耸立,寒气弥漫,落日洒在冰山之上闪闪光,天空仿佛弥漫着五颜六色的光芒般,落日余晖在冰山之上,显得极为的耀眼璀璨。

    秦冰和上官柔都是美丽的女生,只要是女生便追求美的事物,是以她们两人看景色看呆了!就连辛气节都觉得景色很美,何况是两个妙龄少女呢。马麟看着天际仿佛彩虹般的光芒,嗤之以鼻的摇了摇头,丝毫不觉得有甚么美丽之处。

    沿着隧道走入冰山之中,空气变得寒冷下来,踏着琼瑶玉碎来到山谷深处,便见到一个巨大的湖泊,湖泊周围有着不少身影,浑身湿漉漉的,脸颊仿佛被冷水泡过般白!很显然他们是从冰湖之底爬上来的。

    辛气节等人走来之时,这些人的目光便看了过来,眼中弥漫着淡淡的冷意,不过对于这样的目光,他们自然便直接无视。

    上官柔说道:“我昨日在这冰湖之中斩杀焰鱼之时,便见到一只焰鱼钻入角落之底,我便用剑刺出,却听见咔嚓一声,我手中的剑便断为了两截!我不知道甚么东西拦住了我的剑,却轻易将我的剑震断!我的剑可是精钢做成,而且我刺出的力道不是很大,我想里面定然有好东西,哪知道却现了一块较大的石头,我用巨力将石头推开之后,便现一个较大的洞口,但是我并没有进去,倒是周围斩杀焰鱼之人,却钻了进去,进去之后便出惨叫声,是以我便回来找方瑜师弟,便找了众位师兄弟师姐来到这冰山雪河的湖泊之中。”

    冰湖之中的焰鱼体内有着火珠,每颗火珠价值约莫十两银子左右,这对家族武者来说,根本就不是甚么钱,但是对不是家族武者来说,每月修炼都得花费不少钱,是以来这里斩杀焰鱼的武者,绝对不是家族弟子,家族弟子不会浪费时间来这里斩杀焰鱼,换取一点点银子。

    辛气节知道上官柔是个小镇上的人,但是极其有志气,修炼全凭自己,没有靠丝毫的资源,修炼到乾元境八重。五人沿着左边角落走下冰湖,踏入冰湖之中,便觉得浑身冰凉到了极点,便急忙运转体内的元气,一缕缕元气沿着筋脉四处开始流淌起来,就勉强将周围的寒意给抵御下来。

    冰湖之底白茫茫的,仿佛雾气形成的水晶帘幕般,看上去闪闪光。湖底的焰鱼仿佛一团团火焰般,这焰鱼约莫一米多长,长得甚是肥胖,满嘴都是尖锐的獠牙,他们看见人就会攻击。十多道红色的光芒破水而来,冒起一阵阵气泡,对着辛气节等人呼啸而来。

    马鳞想显示下自己的实力,说道:“辛师弟,看我们可以斩杀几条焰鱼哈。”

    上官柔说道:“这些焰鱼浑身覆盖着红色的鳞甲,甚是难杀,须得用全力才能将其斩杀。”

    马鳞手掌闪烁着淡淡的光芒,拍在两条焰鱼的腹部,将其直接给震死。焰鱼的度甚快,好几次差点便将马鳞的手掌咬住,不过幸好马鳞实力甚强,是以双掌击毙了六条焰鱼。辛气节震死了六条焰鱼,方瑜震死了三条,秦冰手中出现一道细丝斩杀了几条,上官柔没有出手。

    秦冰看着辛气节出手,便略微有些惊讶,只觉得他出手就像行云流水般,轻易便斩杀了六条焰鱼,反观马麟呢,出手虽然迅猛,但是却只杀六条,况且最先出手的还是他,可以说辛气节的实力不会比马麟的实力弱,不得不说她的眼神很锐利,方瑜和上官柔并没有看出,她却一眼便看出来了。

    上官柔将焰鱼的脑袋剥开,取出一颗颗火红的珠子,便将其分给众人,辛气节说道:“上官师姐,这些火珠你便收下吧。”

    上官柔看了看众人,见到众人点了点头,便笑吟吟道:“那就多谢几位师兄弟了。”

    走到雪河边缘的角落之处,便见到一个黑色的洞口,洞口之中弥漫着血腥味。五人刚准备走进去,忽然听见黑洞之中传来惨叫之声,几人便脚在地面一点,对着深处掠了进去。黑洞之中的水花四处在飞舞,远远便见到一个武者被一条巨大的焰鱼咬成了两截,一半的身躯便焰鱼吞了进去,一半的身躯沉入了水底。

    那巨大的焰鱼约莫七八米长,约莫一米多高,浑身赤红色的鳞甲,仿佛火焰在燃烧,尖锐的锯齿,在水中寒光凛凛,口中喷出的水柱威力极大!不过它浑身布满伤口,愤怒的吼叫着,看着对着自己攻来的三个武者,巨尾便卷出一股水花,将其震出老远。

    那三个武者现了辛气节五人,便说道:“五位来得正好!只要五位和我们斩杀这焰鱼兽,我们得到东西平分如何啊。”

    上官柔圆圆的眼睛之中冒出丝丝的精光,欣喜道:“马师兄,我们出手吧。”

    马鳞眼中弥漫着贪婪的光芒,兴奋道:“甚好。”说着,手中光芒闪烁,出现一把长剑,闪烁着凛冽的寒光,仿佛一道匹练般刺破着湖水,对着焰鱼兽的腹部席卷而去。血花从焰鱼兽的腹部喷洒而出,焰鱼兽出愤怒的吼声,尾巴对着马鳞卷来,夹杂着滚滚的水花,马鳞脚在地面一点,便避开了它的攻击。

    辛气节的拳头闪烁着淡淡的寒星,砸在焰鱼兽的鱼眼之上,将其一颗眼珠子都打爆,其余三人的利剑都刺入了焰鱼兽的身体之中,焰鱼兽身躯在水中翻滚数下,便就此呜呼哀哉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