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们武者的境界,与修道者的境界是如何划分的?比如真气境,对应修道者是什么境界?”

    吴明早就积累了一肚子的问题,遇到了一个看似有点阅历的封寒,又怎么会放过?

    封寒却是皱起了眉头:“武功与道术完全是两码事,为何非要境界对应?”

    吴明郁闷了:“那就没有什么通俗的境界排行么?”

    “当然没有!”封寒的语气中带着森冷:“真正的排行便是实力……两大宗师遇到搏杀,最后活下来的那个,自然比死了的强!现在名震天下的强者,哪一个不是从尸山血海中闯出来的?”

    吴明点点头:“我明白了,真正实力,乃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合理运用,法无高下,但有强弱之分!”

    封寒点点头,却是有些孺子可教的意思在里面。

    ‘是我执念了……’

    却不知道吴明的心里,却是在苦笑:“大周乃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又不是游戏……根本不需要所谓的平等!法系与物理系也不需要平衡……你资质高,天赋好,资本雄厚,自然就可以选择更强的道路,差距从一开始就有了!并且与普通人的差距只会越拉越大,不会缩小!”

    “而各条道路之间,也没有什么相同的境界,厉不厉害只有打过才知道!”

    “如此说来的话……我就职的这个‘武士’,就太大众化了一点,追上那些天之骄子也必然要耗费更多的心血精力,还事倍功半,反正主神殿在手,要不要考虑转职试试?”

    虽然之前那个纨绔子天资不行,只能走武修的路子,但现在的吴明却是有着主神殿撑腰,只要功勋足够,基础的道术法诀、乃至巫法、蛊术都是一样不缺的,未尝不可以走出一条最适合自己的道路来。

    可怜封寒,本来看到吴明这块还算可以的良材,以为遇到了好学生。

    却不知道吴明心里已经在考虑着跳出肉盾武士的火坑,转投其它派别的怀抱。

    恐怕若是知晓的话,早就一鹰爪砸下来了。

    ……

    一上午的练习之后,吴明胃口大开,午间连吃三大碗香喷喷的粟米饭,又嚼了半只油麻鸡、一碗酥软可口,肥而不腻的红烧肉,并素菜若干,才啃着饭后水果,优哉游哉找吴晴去也。

    “这一顿饭的花费,恐怕够普通人家过活十天半月的了……”

    吴明一面走,心里却还在思索:“我此时的饭量,已经是普通大汉的两三倍,更顿顿不能少肉,寻常人家,哪里供养得起?难怪民间有云‘穷文富武、修法破家’,看来这三者的花费应该便是依次递增了!”

    “我听封寒说了,你居然已经突破真气境,很好!”

    吴明进入吴晴的闺房,嗅着清雅的松香气息,这才微微觉得有些不妥。

    但吴晴却是丝毫感觉都无。

    她此时面前只有一壶清水,并松子等新鲜水果,显然道术精深,甚至开始尝试辟谷,令吴明心里一凜。

    “既然已经到了肉身五重,《龟息法》便不再适合你,这是后续的《灵龟养气功》!足以练到极变之境,你自己先看,不懂的可以向封寒请教!”

    吴晴幽幽一叹:“姐姐已经外出三日,必须得回去道院了!”

    “《灵龟养气功》?”

    古册入手,上面似乎还带余温芳香,令吴明心里一荡,又强自收敛了,问道:“我看封寒也是个人才,能以此功笼络么?”

    “当然可以,此人身家清白,奈何没有根基!你若能拉拢了,却是好事!只是法不可轻传,你要牢记此点!”

    吴晴不以为意地点头。

    吴明脸色肃穆,却是知道,此世武道肉身境九重:定心、皮肉、筋骨、内壮、真气、先天、外罡、内罡、极变!

    前四重都是明心见性,练皮肉筋骨内脏,打基础的过程。

    而真气、先天、再到极变,也不过真气的变化修炼。

    一本《龟息法》,一本《灵龟养气功》,足够修炼至第九重巅峰!乃是吴晴花了大代价弄到手,放在普通的小世家当中,都足够当传家宝一样传下,普通人吃透了,足可以咸鱼翻身,改变自身命运。

    纵然封寒自己行气功法早已定下,不能轻换,但是可以传给家人子孙,说不定便是一个家族振兴的契机!

    当然,正因为如此,吴明自然不会傻到直接就给对方的。

    无功不受禄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便是现在就给如此重赏,日后怎么办?

    “姐姐放心,我知晓的!”

    吴明淡笑回答。

    不知道为何,看着这个明进退、知得失,仿佛一下子成长起来的弟弟,吴晴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一丝怅然之色,忽然又掏出一枚乌黑发亮、造型毫不起眼的戒指,给吴明戴上。

    “这是……法器?!”

    吴明瞳孔微缩,却是惊叹道。

    他乃是识货的,就见虽然这枚指环外表黑不溜秋,但一层层云纹却是极有规律,内环中更是有着细密的符文。

    最重要的是,戴上指环之后,他丹田内的一丝真气都开始蠢蠢欲动,怎么还不知道宝贵?

    “此乃乌金环,低阶法器,能隔空伤人,当日那个林奇便是死在它之下,只是需要真气催动,之前我才不给你,现在却没有问题了……”

    吴晴说得轻描淡写,但吴明的心里却是震动非常。

    一件法器!哪怕只是最低阶的法器,价值也完全不是之前那枚火术扳指可以比拟。

    “姐姐……你把这个给了我,那你身上……”

    法器可不是大路货,吴明甚至怀疑吴晴浑身上下,也只有这一件而已。

    “你放心,此时道院之内,还无人可以为难我!”

    吴晴颇为霸气地挥挥手,又柔声道:“你就收下吧!还有……我近日在运作,收你入道院,那部《灵龟养气功》,乃是从道诀中演化而来,契合自然,万万不可懈怠了……”

    “……多谢姐姐!”

    看着吴晴眼中的坚决,还有知道此女向来一言九鼎,驷马难追的性格,吴明没有推拒,将东西收下,心里却是暗暗牢记。

    ‘虽然我已非先前之吴明,但你以诚待我,我自然也会竭诚以报,必定会护你周全!’

    吴明向来是讲究‘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

    主神殿的大秘密自然不能对吴晴讲,但等到日后,他成长起来,却是必然会恩泽此女。

    毕竟,顶了人家弟弟的名头,又白拿这么多好处,不回报回去,他自己心里念头就不通达。

    当然,现在他还是弱小期,自然也不会矫情什么,直接收下就是。

    ……

    时间入夜。

    吴明躺在软榻上,将下人婢女打发出去,枕着双臂,微微闭上了眼睛,在心里呼唤主神殿。

    【叮!检测到编号庚申六十九轮回者、主神使徒要求接引,权限通过,准许接入!】

    刹那间,吴明就感觉自己与一个似无处不在,浩大神秘的空间联系上。

    若是普通的轮回者,只能被动接受主神殿感召,怎么可能这样拿主神殿当家一样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不过吴明自有权限,却是可以随时随地回归。

    “若是等到日后,主神殿能真身穿越,那才是最大的底牌!到时候天下虽大,却也没有几个可以奈何我了!”

    只要能将现实的肉身放在主神殿当中,那几乎就是最完美的避难所。

    可惜,此时主神殿还没这个功能,轮回者执行任务的时候,现实世界的肉身反而是最大的破绽。

    【叮!检测到轮回者携带低阶法器,是否消耗五十小功,一体进入?】

    “靠!连我都要收钱?!”

    吴明有些郁闷,当然立即选择了否。

    虽然很想鉴定一下,但下次轮回任务开启之前有的是机会,功勋宝贵,可不能这么消耗了。

    光芒一闪,吴明就再次来到了那个白茫茫的空间,注目着九天之上,恢宏浩大的主神殿。

    “现在我只是有些郁闷,那些修道者,特别是第一次进入的修道者,岂不是要哭死了……”

    虽然武功教头封寒有着偏见,但吴明多方打听,再结合自身经验,却是知晓在大周世界当中,道士、法师、萨满等法系职业,那都是妥妥的高富帅啊!

    当然,也正因为如此,这些法系职业,对外物的倚赖也颇为严重,特别是在一开始,铸就道基的时候!

    这时候的道士、法师、就跟那些未得大成,不能出门游历的儒家士子一样,每日都是读经养气,若要施展法术,以他们那点可怜的法力,非得借助符箓、法器不可!

    而偏偏新进入主神殿的轮回者,身上一毛功勋都没有……

    “这简直是坑死人不偿命啊……”

    吴明打开兑换列表,又看到器物一栏:“而法器、以及各种器械的兑换价格偏高,甚至还限定大功、天功要求,便是因为此时的主神殿只是一个精神世界,因此不鼓励兑换出实体的法器么?”

    由于有着前世经验,此时吴明大胆假设,却是有些摸到了主神殿的脉络。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