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莫测!

    听着周围的惨叫,还有伏尸在自己面前的小玉,吴明却是咬紧了牙关。

    乱世之中,尚且人不如狗。

    处于主神殿的生存任务之下,又怎么还容懈怠?

    之前,若对方的箭头稍微偏一点,死的就可能是自己了。

    “杀光汉人!”

    马蹄愈近,胡人骑射无双,这时虽然只有十骑,但飞箭如雨,将城头都压制住,无一人敢探头的情况之下,竟然被胡人冲到了土围之前。

    其中一名十夫长模样的胡人大喝一声,从马上跃下,手脚并用,仿佛敏捷的大猿猴一般,三两下就爬上了围墙,鹰鼻深目的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

    明暗不定的火光当中,只见此人脸庞上的油彩图腾都扭曲不定,青黑色的符文似欲择人而噬。

    唰!

    一道青色的弧月状光芒在他手上浮现,弯刀过处,几名乡勇的脑袋已经横飞而出,场面极度血腥,甚至令周围的乡勇都不由腿软。

    ‘若没有得到我们消息,有了戒备,这样的庄子,被一冲就要下来吧……’

    吴明看得一声叹息,又见到更多的胡人冲上,不由对还在发呆的秦虎几个使了眼色:“我们上!”

    当此危急之时,再不展示价值,更待何时?

    又不必说,若是大青庄真的被破,胡人血洗之下,还想存活七天,就简直变成笑话一般了。

    “胡人想要开门,千万不要让他们得逞!”

    吴明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立即便看准一名刚刚上来的胡人,大喝一声,纠缠而上。

    蓬!

    与吴明对战的乃是一名络腮胡大汉,看也不看就一弯刀劈来,角度诡异,力道狠辣,更是简练无比,干脆利落到了极点。

    吴明深吸口气,整个人猛然降低一截,躲过一劈,与胡人对了一拳。

    劲气交击中,那名络腮胡的脸色一变,手持弯刀,又是唰唰唰三刀接连而上,刀刀狠辣无伦,充满了军中风格。

    “力气很大,起码相当于肉身境三重,筋骨齐鸣的高手!”

    武道先由定心开始,旋即便是皮肉、筋骨的打磨功夫,再高一层,便是锻炼五脏六腑的内壮境界。

    吴明此时,赫然是肉身四重,内壮境的高手,不仅筋骨,就连五脏六腑都是凝练,但即使如此,也不敢拿自己的血肉之躯硬抗敌人的弯刀。

    他面色凝重,脚下如风,飞快避过两刀,又是深深呼气,腹腔都凹陷下去一层,避过最后一刀的开胸大祸。

    这一口气实在呼出得有些恐怖,吴明甚至感觉到以自己强壮的肺部都有些承受不住,充满了火辣之感,穆然一拳击出。

    砰!

    拳头带着毫无保留的劲力,击中骑兵脑袋,将他狠狠砸落下围墙。

    【击杀胡人骑兵一名,获得五十小功!】

    几乎是在骑兵翻身掉下的一刹那,吴明便听到了脑海中主神殿机械的声音。

    “啊!”

    此时,一声惊呼传来,原来是黄莺与康守礼两人遇到了麻烦。

    只见一名胡人狞笑冲上?有着肉身境两重的康守礼看着穷凶极恶的胡人,胆气徒泄,动弹不得,被一刀枭首,令黄莺发出尖锐的惊叫。

    而乡勇方面,王印面沉如水,与之前的十夫长图鲁勇士纠缠,拳脚相加,砰砰有声,另外一帮子人却是尽数缩卵,簇拥着王乔躲在一变,令吴明颇有些想骂娘的冲动。

    又瞥了一眼秦虎,这小子面沉如水,拿着不知道从何处弄来的钢刀,正在与一名胡人纠缠,战况激烈,吴明见此,暗叹一声,脚下几步一冲,来到黄莺面对的胡人背后,一拳砸去。

    岂料这名胡人早有准备,忽然转头一劈,刀光当头罩下。

    空荡荡的无力感传来,显然没有劈中目标,令这名胡人脸上浮现一丝讶色,旋即被吴明抓住后领,倒提而起,劲力倏放倏收,猛地一掼。

    嘭!

    巨响当中,此人与墙面来了个亲密接触,脖子呈现出诡异的弧度,连脑袋都凹陷一半,显然是活不成了。

    “多……多谢无名公子相救!”

    如此暴力的场景,令黄莺都是呆了半响,才愣愣道。

    “无妨……力所能及罢了……”

    吴明随口说了一句,旋即又看到王乔老头大声呼和,两排乡勇散开,露出几物,眼角就是一跳,差点爆了粗口。

    “敢来打大青庄的主意?给我上!”

    在王乔老头的怒喝声中,几名穿着皮甲,手里拿着上好百炼钢刀的乡勇便冲了过来,虎虎有威,起码也是肉身两三重的武者。

    而另外一队人更加凶残,居然取出了十几张长弓瞄准,其中甚至还有一台弩箭!

    “弓弩?甲胄?这好像不论什么朝代,私藏都是谋反吧?”

    见到这等大杀器出现,就连吴明的额头都冒出点冷汗。

    却是清楚,这个世界不仅高端武力惊人,就连常规武力,也是远远超出前世古代不止。

    果然,一见到这个阵仗,为首的胡人图鲁勇士面色一变,喊了几句,也不再与王印纠缠,飞快跳下围墙。

    幸存的胡人纷纷后退,旋即黑暗中又有飞箭射来。

    “想走?先问问我!”

    王印这时却是杀红了眼,蓦然抢过弩箭,借着火光,对着围墙下就是一扣扳机。

    嗡嗡!

    弓如霹雳弦惊!强大的机括之力动弹,甚至如平地起雷一般,令吴明的耳朵都有些嗡嗡作响。

    噗!

    那名胡人图鲁勇士刚刚落到马背之上,长箭便尾随而至,强大的动能不仅直接穿过此人胸膛,更是没入马背!

    一箭双雕!

    见到头领都倒下,还在颤抖的胡人纷纷丧胆,秦虎更是抓住机会,直接一刀砍断了对手的脖子,脸上微微浮现喜色。

    底下胡人的怒骂传来,又有几支飞箭。

    而土围之上的乡勇也是提起胆气,纷纷喝骂,又对着黑暗中一阵乱射,喧嚣良久,方才慢慢归于平静。

    ……

    清晨的大青庄,却是笼罩在一股悲伤与肃穆当中。

    祠堂之内,乡民围着灵柩,眼睛通红,妇人与小童哀哭不已。

    而吴明与秦虎、黄莺三个为康守礼与小玉收敛了尸首,心头同样仿佛有着巨石压着。

    “昨夜还要多谢几位之助!”

    王乔此时包着胳膊,也是来与吴明几人见礼:“还请公子放心,你们同伴的灵柩,我们一定会妥善安置……”

    不得不说,昨夜吴明与秦虎的爆发,给了王乔老头很深的印象。

    毕竟,两个肉身境三四重的武人,放在大青庄,那就是绝对的高手了,除了王印之外,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够抵挡。

    “多谢里长高义!”

    吴明双眼微红:“只是胡人凶残,必不会就此罢手……我等却是要早作准备了!”

    他心里有数,知道自己对上普通胡人骑兵或许不怕近战,但要是与对方在平原上玩骑射,那根本就是被虐杀的下场。

    就光说肉搏,一个图鲁勇士也足以令他头疼。

    相比之下,当然必须与大青庄势力共同进退,才有一点保命把握。

    “老朽如何不知,昨夜的不过一波先锋呢?历来胡人出手,起码也是百人队……”

    王老头苦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吴明自然知道他想说什么,直接道:“我倒是可以修书一封,只是此时大青庄附近必然有着胡人游骑,恐怕……”

    这番话直说得王乔心里一沉,不由手足无措道:“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

    不得不说,此人虽然有些心计,但承平已久,此时忽然面临铁血征战,能有这个表现,就算不错了。

    不过不管他怎么想,吴明是肯定不会答应什么的。

    毕竟,他要是真的能叫来援兵才见鬼!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便是王乔老头发现了什么不对,难道还能将他们几个生力军往外推不成?

    并且,此人恐怕也不敢明言事实,断绝整个庄子百姓的最后一丝希望。

    溺水之际,便是最后一根稻草,也要拼命抓住。

    或许,在王乔的心里,还在拼命地自己欺骗自己呢。

    吴明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却是道:“我颇知胡人凶残,灭绝人性,一些手段,却是不得不防啊!”

    ……

    距离大青庄不远处。

    一个临时的营地之内。

    几十名胡人肃穆庄严,凝聚在一名戴着鹿角面具、穿着黑白相间的神衣、腰间挂着血色法鼓的萨满巫之前。

    此时,在这些人面前,还有几名捆绑跪着,垂头丧气的胡人,看样子便是昨晚袭击大青庄的骑兵。

    “狼神天保佑着我们!”

    萨满巫忽然开口:“按照草原上的规矩……你们的十夫长战死,你们整个小队,便应该陪葬!”

    他鹿角面具下的眼珠似没有任何波动,但这几名俘虏却是簌簌发抖。

    “你们去吧!你们的生命会被我们继承,血洗那个耻辱之地!”

    萨满巫上前,抓着一名跪着俘虏的头发,右手中出现一柄金色匕首,猛地对着俘虏的脖子一抹。

    动脉被割,大股大股的血液奔涌出来,似是错觉中,萨满巫腰间的血色法鼓显得更为鲜艳……

    “阿力古!去,将那个庄子从地上抹去!”

    萨满巫的声音带着诡秘,双眼又看向了营地周围,那里,是一堆堆麻袋的谷物,以及大批大批无辜的汉人俘虏……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