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老弟,大恩不言谢,我知道你对钱不是很感兴趣,不如这样吧,这两件玉器就当是谢礼送给您了,反正装数据的硬盘我已经拿回来了,也没有被破坏。”

    讲完了自己的事情,马先生非常恭敬地冲着张天元说了声谢谢,然后将两样玉器放到了张天元的手里。

    “多谢!”

    张天元虽然是冲着杨怀仁的面子才帮马先生的,不过帮了对方这么大的忙,那两块玉器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这两件东西虽然值钱,但他还真不是特别稀罕,拿回去之后,也是当礼物送人的,他不稀罕,自然会有人稀罕。

    毕竟算起来,这两件玉器的价值少说也有上千万人民币了,可能比不上之前张天元弄到收的一些古董,可依然是价值高昂啊。

    马先生见张天元收了礼物,也是顿时松了口气。

    说实话,如果张天元不肯收他的谢礼,他还真不知道要怎么感谢张天元了。

    之后,马先生带着那个韩国女人离开了,至于后续的事情会怎么发生,张天元一点也不想关心。

    他既然来了旧金山,就想在这里好好玩玩。

    洛杉矶那边的古董街他已经逛得差不多了,倒是旧金山这边,他感觉好东西比那边要多得多。

    “大叔,莉莉娅给我说了,最近旧金山唐人街会有一场庙会,不知道跟你们中国的庙会是不是一样,反正挺热闹的,要不要一起去?”

    正想着这些事儿呢,温蒂突然走了进来说道。

    “庙会?以前倒是跟我妈去逛过,小时候还感觉挺有趣的,现在真觉得没什么意思啊,倒不如干脆去古董街玩呢。”

    张天元感觉很是无趣,所以根本就不打算去。

    庙会的源泉在于远古时期的宗庙社郊制度——祭祀。

    在远古时期,祭祀是人们生活中一件经常而又具有重大意义的事情,所以《左传·成公十三年》中说,“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意思是说祭祀和战争一样,都是国家生活中的头等大事。早期的祭祀主要是祭祀祖先神和自然神。

    在祭祀祖先神和自然神的过程中,人们聚集在一起,集体开展一些活动,如进献供品、演奏音乐、举行仪式等,这种为祭祀神灵而产生的集会可以看作是后世民间庙会的雏形。

    实际上,从“庙会”两个汉字本身也可以看出这点,“庙”最初就是指供奉神灵尤其是祖先神灵的建筑。

    庙会起源于寺庙周围,所以叫“庙”;又由于小商小贩们看到烧香拜佛者多,在庙外摆起各式小摊赚钱,渐渐地成为定期活动,所以叫“会”。

    久而久之,“庙会”演变成了如今人们节日期间,特别是春节期间的娱乐活动。

    庙会是汉族民间宗教及岁时风俗。

    也是我国集市贸易形式之一,其形成与发展和地庙的宗教活动有关,在寺庙的节日或规定的日期举行,多设在庙内及其附近,故名。

    流行于全国广大地区。

    古代,“日中为市”,进行集市贸易。

    至南北朝时,统治者信仰佛教,大造寺庙,菩萨诞辰、佛像开光之类盛会乃应运而生,商贩为供应游人信徒,百货云集,遂成庙市。

    北宋时开封大相国寺庙会极有名,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的女词人李清照曾与其夫赵明诚相偕至庙会!

    听起来有意思,不过他还是兴趣不大,他现在只对古玩古董感兴趣,而且他就不信了,唐人街的庙会有什么好玩的,还不如等回国去了之后好好看看正宗庙会呢。

    “大叔,你恐怕误会了,这唐人街的庙会不仅有各种美味的中国小吃,更重要的是,它还会有很多人去赶集,倒腾古玩古董,许多平时不好出手的东西,都会拿到庙会上去。”

    温蒂笑着说道:“知道你对古玩感兴趣,所以才给你打招呼的,不然我也不会耽搁你的时间啊。”

    “真这样那可得去了。”

    一听到温蒂这番话,张天元那双眼睛顿时就开始放光了。

    “好,那就明天出发吧,莉莉娅和他父亲也要一块去。”

    温蒂笑道。

    “干嘛非得跟他们一块去啊,说实话,我可不怎么喜欢那个莉莉娅。”

    张天元这还记仇呢。

    “好啦大叔,人莉莉娅都跟你道过歉了。”

    温蒂晃着张天元的胳膊说道。

    张天元其实并非完全记仇,他跟莉莉娅的父亲见过一面,那人很精明,如果跟这家伙一起去庙会,那遇到了好东西多半就要跟他争抢,到时候想捡漏都难了。

    不过转念一想,那天去的人那么多,就算莉莉娅的父亲不跟着,那不是还有别的人嘛,都一样。

    于是便点了点头道:“那好吧,这个事儿就这么定下来吧,我去。”

    “太好了大叔,我正好可以跟着你多学点东西。这些日子跟在你身边可算是长了见识了,比我以前请的那些鉴定师长的见识都要多得多。就我二哥那样的,还经过特殊培训呢,还不是那德行,可大叔你不一样啊。”

    温蒂兴奋地说道。

    “千万别夸我,我这人最受不了别人夸了,一夸就骄傲。”

    张天元摆了摆手道:“既然想学,跟着就成了,不过要少说话,多用心记。”

    第二天一大早,莉莉娅的父亲就开着他的那辆奔驰mpv启程了,张天元和温蒂坐在后排,莉莉娅居然也挤了过来。

    这mpv可是七座车啊,非要挤到同一排,让张天元很是无奈,不过人家两个小女孩在那里叽叽喳喳聊个没完,他总不能赶人吧。

    于是自己挪到了中排的位子上,靠着小睡了起来。

    唐人街的庙会,其实跟中国内地的庙会差不多,抵达庙会现场之后,两个小丫头下车就直奔小吃摊去了,然后一个人手上拿着两三根糖葫芦,也不怕把自己牙吃坏了。

    张天元跟在她们身后,眼睛却瞄着周围的摊位,寻找自己的目标。

    莉莉娅的父亲话不多,也跟个闷葫芦似得走在一旁。

    不过这样正好,张天元还怕他话太多了麻烦呢。

    这个时候,张天元忽然看到了一排出售旧书的摊位。

    他在国内的时候,就曾经在这样的摊位上弄到了好几本好书,甚至有宋版书,心里头就想着碰碰运气。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