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坚在那里想着该是如何的离开皇宫,可是冯正阳那里就是想的这个事情该如何的解决掉,其实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冯正阳现在和秦坚所担心的事情都是一个样子的。

    冯正阳现在就是非常的后悔,自己之前怎么就是能够那么的冲动,居然这是和秦坚把事情弄得那么僵,而且还是差点把秦坚给杀死了,这样的话,以后还如何的相处呢!

    如果秦坚耍起小性子来,不给他打开这个云岩石了,那么接下来该是怎么着呢!他可就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天底下还有什么神兵利器可以打开这个东西呢!

    冯正阳真的就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了。

    他不禁就是低声的说道:“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坚硬的东西,难道说就没有什么可以打开这个了吗?难道说秦坚就是唯一能够打开它的方法吗?”

    冯正阳的这么一番话,听在嘉萝的耳朵里,顿时就是有了一些灵感,她好像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于是他就试探着说道:“你是不是想要打开这块石头?”

    冯正阳猛然转头,冷冷的盯着嘉萝,那个意思就是说让她不要多嘴,不然的话就会杀了她,嘉萝不禁就是被吓了一跳,可是在这个时候,她还真的就是不能够退缩,因为在这个时候退缩的话,很有可能就是会把自己的小命的威胁到,在这个时候还真的就是一定要把自己小命保住为好。

    所以嘉萝还是要说道:“我知道一个办法,也许就能够打开这个东西。”

    冯正阳顿时就是眼睛一亮,他现在可真的就是处在了一个没有办法的时候,应该说就是一个绝境之中,所以说他真的就是非常渴望能够有机会得到一个办法,一个能够打开这个石头的办法,当然说了,这个办法一定不能与秦坚有关系,如果是和秦坚有关系的话,那么他还得是继续的烦恼,真的就是一点儿的益处也没有。

    所以在这个时候冯正阳虽然是非常的期待,但却也有了一丝的镇定,那就是说,他最好还是不要把希望寄予在这么一个女人的身上,不然的话,那么很有可能就是会让自己非常的失望,到了那个时候,可真的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难道就是要把这个女人杀了来泄愤吗?

    可真的不能够这样做的,因为现在他还得要指望着秦坚呢!如果把这个女人给杀死的话,他和秦坚的关系将会变得更加的僵硬,所以在这个时候,他还是觉得自己不要在和你这个女人扯上太大的关系,还是要给自己留着一些后路才行呢!如果到最后不得已的时候,他说不定还得和这个女人搞好关系,好好的巴结一下这个女人,到时候才能够和秦坚有着几丝缓和的机会。

    真的就是说不定会有这么一天,如果到了最后,自己和秦坚没有办法对话的话,那么说不定就得是需要借助这个女人来当纽带,然后达到自己想要达到的那个目的,所以在这个时候,冯正阳虽然已经做好了失望的准备,但是却也是没有直接的去打击嘉萝,只是淡淡地说道:“有什么办法就说吧!”

    嘉萝非常不满意冯正阳的这个态度,在哪里算是在求人的态度,简直就是傲慢之极,如果按照嘉萝自己的意思的话,根本就不给他说这些事情,可是现在还真的不能耍这样的小性子,现在就得是要让自己能够得到这个人的信任,从而保住自己的性命。

    于是嘉萝就是深呼吸一下,说道:“我听说皇宫里面有一把兵器,消铁如泥,无坚不摧,说不定就是可以把这个东西给打开的。”

    “皇宫里面能有什么真正的宝贝吗?”

    冯正阳第一印象就是不相信,毕竟皇宫里的那些所谓的宝贝对他来说,不过就是凡间的一些好东西而已,没有什么真正的价值,顶多就是值些钱而已,可是他对于钱来说真的就是没有什么概念,钱对于他们这样的人物,那真的就是没有什么用,所以说,凡是能够用钱来衡量的东西,在他眼里不过就是一堆粪土。

    如果放在平时的话,嘉萝说出这样的一番话,冯正阳早就一巴掌把她给拍倒在地上,可是现在还就是不行了,就算是觉得这个女人说了一堆的废话,那么他也不能随便的发脾气,可真的就是太可气了,这个事情还是没有什么办法了,看来还是得想着怎么着回去找秦坚了,也不知道那小子会不会露出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只要是想起那小子就可能非常的嚣张,这对于冯正阳来说,简直就是无法忍受的事情,这比之前所有的事情一定就是还要更加的过分,可是现在到了这个样子呢!他还必须要忍耐,虽然说他之前想着要如何的和秦坚来确定一下关系,确定一下到底谁是主导谁是从属的位置,可是现在好像真的是不可能了,因为秦坚说不定就是很有可能跟他来个鱼死网破,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已经没有那个底气了,毕竟之前他还可以说,自己可以借助一下这个东西试一试能不能够打开这块石头,因为那都是一个未知的情况,所以说就算是秦坚自己,他也不能够非常的自信。

    可是现在再回去的话,秦坚就一定能够明白,冯正阳是没有任何的计谋可以用了,他只能是乖乖的回来求自己,所以到了那个时候,秦坚自然是想要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也许会有人觉得,在这个时候,反正秦坚又不在身边,根本就是不用去顾及这些事情的,秦坚又不知道冯正阳没有打开那块石头,分明就是冯正阳自己在做贼心虚嘛,可是这个事情真的就是这样子吗?

    其实不是这个样子的,这里都没有傻子,大家都是聪明人,怎么可能就能够瞒过秦坚呢!这样的事情只要稍微动一动脑子,那就什么都明白。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