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留这里等到皇帝翻脸的时候,只怕就逃不了啊。”

    陆婉莲听了秦坚的话,不禁也是心中一寒,之前她与母亲商量,让她先逃走,她本来是不同意的,全家人都是危在旦夕,她又怎么独自逃生呢?但是母亲告诉她,陆家没有男丁了,她是长女,以后重振陆家的事情就交给她了,而且她逃走了,才能把那件东西给带走,才能够保证不落入皇帝的手里,这一招也是学自于秦家,只是没有秦家见机的早,不能早早的把人给送走。

    要说来,当初秦家被灭的时候,陆家也是该早做准备的,可惜当时并不知道皇帝的本意,于是就给耽误了。

    后悔啊,这是陆家现在最大的想法,当初皇帝在杀了秦家之后,就对其他世家进行了安扶,让陆家麻痹大意,以为事情不会发生在他们的头上,果然十年间一直没事,却不想皇帝是要放长线,慢慢的来消磨他们。

    等陆家发现不对的时候,时机已经过去了。

    陆婉莲这时再听到秦坚的话,心中更是乱成一锅粥了,之前她们就一心在等死,所以才会选择逃跑,可却忘了,皇帝的屠刀还没有举起来,他还没有想好罪名呢,自己这一逃,那就是给皇帝送去把柄了。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陆婉莲见到了秦坚,就像是见到了主心骨一样,迫不及待的就向他请教。

    秦坚想了想道:“先出京城,而且是正大光明的出去,你就说去华能寺进香,为你爹祈福,等去了之后,你就住在那里不走了,想来皇帝也说不出什么,到时候,如果你爹能够平安出来,那说明危机暂时算是过去了,如果皇帝真的要治罪陆家,那你立刻就跑,反正只要在城外,我就能够及时的接应你。”

    “嗯嗯,好主意。”陆婉莲听得连连点头,这确实是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好办法,她现在就忍不住想要回家,她已经出来了两天,也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

    “我这就回家,你呢?不如跟我回去吧。”

    陆婉莲很希望秦坚能跟她一起回去,她就觉得秦坚在她身边,她会觉得很安全。

    秦坚摇摇头道:“现在是宵禁时间,你回什么回?我是不能跟你回去的,我回去了说什么?而且我明天还要想办法出城,跟你在一起,说不定咱俩都是暴露。”

    陆婉莲很不情愿的点点头道:“好吧,那你今晚陪陪我吧,跟我讲讲这些年你都是怎么过的。”

    “你不打算休息了吗?”

    秦坚很是无语,这女人就算是长大了,也和小时候一样的粘人。

    “我不累的,我白天睡了很多。”

    陆婉莲这两天躲在这里,倒还真是一直在睡觉,没办法,如果睡着她就会想这想那,还不如强迫自己睡着呢,要说也是怪,人家别人有心事的时候,都是怎么也睡不着,偏偏她就是一躺下就能睡着,不得不说她的心够大啊。

    秦坚没好气地道:“你是不困,可我帮了一天呢,明天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呢。”

    “那好吧,你要是累了就休息吧,睡我的床。”陆婉莲说着就给秦坚收拾床铺。

    文叔一见这样立刻脸色一变,他说道:“小姐,就让秦公子去外屋睡老夫的床吧。”

    翠云也是说道:“对啊,陆小姐,秦公子身上出了一身的臭汗,可别污了你的被子。”

    秦坚瞪了翠云一眼,这个死丫头,先前的账还没有跟她算呢,她倒好,居然说他臭,这是怎么个意思啊?

    陆婉莲开始不明白为什么文叔与翠云会这么大的反应,后来她一想翠云的话,俏脸也不禁一红,是啊,她太鲁莽了,因为见到秦坚很是高兴,所以就忘了现在他们已经不再小孩子了,而是大人了,男女授受不亲,怎么可以让一个男人上自己的闺床呢,要说来,如果不是因为情况紧急,自己的房间也不许他进来的。

    “好了,你去外面和文叔他们睡吧,翠云,你跟我在里屋睡。”

    陆婉莲推着秦坚就要把他给轰出去,翠云居然也在一旁来帮忙,开玩笑啊,姑爷还没有和小姐成亲,这就要睡到别的小姐的床上,这要是传出去,她家小姐的名声还怎么得了。

    秦坚这时也想明白了,貌似这样做还真的不合适,不过这也真的不怪秦坚,他浪迹江湖惯了,哪里学过这些规矩,以前学过一些诗经礼法,后来一修行,也就扔到狗肚子里了,再后来遇到的女人一个个恨不得把男人都拉上她们的床,自然也就没有这些规矩。

    想通之后,秦坚也不用她们推,自己就走了出去,文叔与龙家兄弟也跟着退了出来,翠云连忙就关上了门,生怕秦坚会跑出来似的。

    只把秦坚给气牙根痒痒,这个小丫头把他想成什么人了?他有那么的不堪吗?之前打了她家小姐,看来这个小丫头也是欠揍,嗯,找个机会,还是要立一下规矩,上次错了,这回是一定不会错的。

    秦坚脸上挂着奸笑就躺在了床上,说来真的好累啊,今天这一天可比他平时在江湖上也不轻松,他还从来没有这么警惕过呢,不过这一次收获也是颇丰啊,媳妇抢回来了,宝贝也抢回来了,打了皇家的脸,让赵博也碰了一脸的灰,这多年的怨气,总是出了一小部分。

    而且今晚还意外的遇上了陆婉莲,秦坚觉得,陆家的宝贝一定就在陆婉莲的身上,只是他却不好意思开口去问,毕竟是人家的传家之宝,如果问了,岂不是抢夺的嫌疑,就像是程家的传家宝,如果不是因为在嫁妆里,他秦坚也是无法下手去抢的。

    天刚蒙蒙亮,陆婉莲就起床走到外屋,文叔坐在椅子上,看样子是一夜没有睡,而龙家兄弟则睡得正香。

    再看秦坚,躺在文叔的床上也是睡得呼天大地。

    “文叔,你就这样坐了一夜?累不累啊?”

    文叔听到陆婉莲问话,连忙回话道:“没关系的小姐,老夫也眯了一会儿。”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