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啊,你到底是什么人?”

    陆婉莲这时真的急了,如果是叫出她的真实身份,她倒是一点也不吃惊,可是偏偏说了出那个外号,已经很久没有叫过她这个外号了。在她的生命中,这个外号一直都是那个人特有的权利,只有他能叫。

    可惜他走了,十几年来音讯全无,如今乍一听到那个称呼,她的心突然就像是被揪了一下。

    秦坚叹了口气道:“你这是要逃走吗?想去哪里?”

    “你先说你是谁,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个称呼?”

    陆婉莲这时有些发狂,她一下子就冲到了秦坚的面前,紧紧的盯着秦坚的眼睛,她就觉得这眼神好熟悉的样子。

    秦坚用手一抹,化容丹除去,真面目现了出来。

    “你是……秦坚?”

    陆婉莲看着这张英俊帅气的脸,她一时间就愣住了,十多年不见,她的容貌变了,秦坚当然也是会变的,在两人的印象里,对方的样子都是孩童时期,而此刻再见时已经是时过境迁。

    “是我,你倒是越长越漂亮了。”

    秦坚点点头,他看着陆婉莲,心中不禁又觉得一暖,昔日的玩伴,再见时果然就不一样,即使这么多年没有见,也依然感到很亲切。

    陆婉莲看着秦坚,眼泪慢慢从脸颊划落。

    “你回来了,是不是因为程瑶佳?她现在在哪里?”

    秦坚微微一笑道:“她已经被我接出城了,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你还没说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你把她接走了啊,是不是直接抢亲?程瑶佳好幸福啊,她从小比我有福气。”

    陆婉莲幽幽的说着,她没有回答秦坚的话,因为此时她的心里全都是想着秦坚抢亲的事情,她真的很嫉妒,从小她就嫉妒,为什么她要比他们小一岁,如果她与秦坚同年所生,那么秦坚定亲的就不是程瑶佳,指腹为婚,为什么不等有了她再指?

    可惜啊,她似乎永远都要跟在程瑶佳的后面,当秦家被灭满门时,当听到秦坚再也回不来时,她就觉得自己和程瑶佳是一样的了,她和她一样的伤心,一样的得不到秦坚了。

    只是想不到,秦坚还是回来了,而且还是在程瑶佳大婚之时回来的,想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抢亲,秦坚的身姿一定非常的富有有魅力吧,而程瑶佳也会是所有女子心中最羡慕的那个人。

    “婉莲,你怎么了?”

    秦坚看着走神的陆婉莲,不禁就觉得奇怪,这个陆婉莲是怎么了?不回他的话,反而只是念叨着那些有的没的。

    “啊,你说什么?”

    被秦坚一叫,陆婉莲这才回过神来,想了秦坚之前的话,说道:“我家的事情,想必你也听说了吧?”

    秦坚点点头道:“嗯,我回来就听说了,陆伯伯的事情严重吗?”

    陆婉莲摇摇头道:“不知道,我们根本就见不到父亲。”

    “是为了那个东西?”

    秦坚问的很是小心,他不知道这个屋子里有多少人是知情的。

    陆婉莲一愣,点头道:“看来你也知道那件事情了,没错,就是因为那个东西,只是父亲不愿意交出去,父亲说过,秦家可以全家死节,我陆家有何不可。”

    “该死的。”秦坚恨恨地对着桌子砸了一拳,结果桌子哪里能够承受得了他的力量,顿时就被砸得四分五裂。

    “你现在在城里做什么?不怕被影卫发现吗?”

    陆婉莲这个时候开始担心起秦坚了,她还好说,现在陆家的罪名并没有定,她还是自由身,可是秦坚却一直都顶着死刑犯的名头呢,这些年来,皇帝派了不少人去抓他,他这样出现在京城,还抢了亲,他真是不想活了吗?

    想到陆婉莲就是一阵气愤,难道那个程瑶佳真的那么重要吗?他可是秦家的独苗啊,想娶老婆哪里娶不到啊,何必这么的冒险。

    看着陆婉莲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秦坚不禁笑出声来,说道:“你没见我刚才的样子吗?有我这手本事,还有谁能够抓得住我?”

    陆婉莲一想也是,刚才的秦坚和现在的秦坚,那根本就是两个人啊,就算是仔细的看,那也发现不了的。

    “你这是什么本事?法术吗?你真的跟神仙学会法术了?”

    陆婉莲眼睛一亮,之前秦坚被送出去学艺,她就一直幻想着,有哪天秦坚会乘着祥云出现在她的面前,此刻虽然没有祥云,但却也是能够变化,当真不亏是神仙的弟子,而她又想到,如果秦坚学会了神仙的法术,那是不是就可以去救她的父亲了?

    可惜,却见秦坚嘿嘿一笑道:“我这算什么法术,我不过是借用了一个小法器而已,你可不要把我想的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啊。”

    陆婉莲很是失望,看来梦想总是美好的,结果却总是让人失望。

    “对了,你跟我说说,今天你到底做了什么?”

    陆婉莲很想要知道,秦坚是怎么抢亲的,她觉得这次的抢亲应该很不容易,因为代王府与程家都不会轻易让他把人给带走的,更何况还有一个一直对他虎视眈眈的影卫。

    秦坚就把今天发生的事情,简略的告诉了陆婉莲,至于何路与秦家暗力量的事情,就没有对她说,毕竟这些东西是秦家保命的根基,也是秦家以后东山再起的资本,对程瑶佳没必要隐瞒,因为她将是秦家未来的女主人,她有权知道这些,可是陆婉莲就要有所隐瞒了,谁知道以后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无论她会不会伤害自己,这防人之心还是不可以无的。

    陆婉莲不知道秦坚对她的隐瞒,她光是听这些事情就已经很是觉得惊讶了,她这才知道,原来背后还有这样的凶险,连影卫的三大总管都惊动了,可是秦坚还是能够从容的把人给救走,这时,陆婉莲再看向秦坚的时候,眼中不禁就有露出了一丝崇拜的亮光。

    “你这么厉害,那把我也给带走吧。”

    陆婉莲的话把秦坚给吓一跳,他说道:“你真要逃?你可要知道,现在这事还没有结果,可如果你走了,那就不简单了,说不定皇帝会拿你当借口,给你们陆家安个罪名的。”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