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到底是什么人?深夜光临,却说是路人,试问阁下自己信吗?”

    使棍的人好样子也不是一般人,如果是一般人的话,这个时候早就吓得慌成一团,要不就是逃跑了,哪里还会敢来质问秦坚,也就因如此,秦坚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这里并不一般啊。

    秦坚笑了笑道:“我信啊,我为什么不信呢?瑶佳,你信吗?”

    “嗯,大叔别怕,我们真的只是路过的,只要让我们休息一下,天一亮我们就会告辞。”

    翠云说的完全都是实话,而且语气也比秦坚要温和,按说这样的解释,也足够算得上有诚意了,那些人也应该相信的。

    可惜那些人就是不信,使棍的人更是摆出一副起手式,好像随时都要发起攻击一样。

    秦坚轻轻一抛,棍子就丢回了那人,那人下意识的去接,就将棍子给接在手中,这时他给愣住了,“你什么意思?”

    秦坚说道:“我们诚心诚意,如果你非要觉得我们是有歹意,那么要战就战吧,只要你能够赢得过我,我们立马就走。”

    结果此话一出,那些人就犹豫了,刚刚的交手,使棍的人可是清楚的知道秦坚的实力,能够在黑暗之中接住他的突然一击,而且还让他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这样的实力只怕是个修行者,他们这些人就算是一起上,也不可能打得过秦坚。

    就在那人犹豫的时候,忽然一个女声响起,“来者是客,文叔,点灯,上茶。”

    说话的就是那个被围在中间的女子,听她这话的语气,好像也不寻常百姓家的女子,倒像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看来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居然在这里还能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人。

    秦坚坐着不动,使棍的人听到女子的吩咐,犹豫了一下之后就应了一声,然后摸出火折,点亮了桌上的蜡烛,慢慢的火光照亮了房间,四人的装束也清楚起来,就见他们都是穿着普通的人衣服,三个男人一脸的胡茬,很像是三个庄稼汉,而被他们拱卫的那女子,虽然也是粗布衣衫,但是眉宇之间却不掩贵气,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

    秦坚站起身来,拱手行礼道:“在下与拙荆深夜赶路,正巧路过贵府,不得以前来打扰,还请小姐毋怪。”

    那女子还了一礼道:“先生客气了,适才家叔也是关心小女子的安危,得罪之处,还请先生海涵。”

    “哪里哪里,咱们也别在这里请来请去了,在下冯霄,不知小姐芳名。”

    秦坚这话说的也挺无礼的,哪有一上来就问人家女孩子的名子,女人的名字,尤其是大户人家的女子,名字除了丈夫之外,是绝对不会告诉其他男人的。

    果然就见那女子微微一笑道:“小女子姓陆,贱名不提也罢。”

    “陆小姐?”

    翠云一声惊呼,听她那话的意思,好像和这位陆小姐是认识的,这倒是秦坚为之一愣。

    姓陆的女子也是一愣,她没想到会有人认出自己。

    而翠云这么一认,那个文叔和另外两个男子则是脸色大变,就见他们重新拿起兵器,文叔冷哼一声道:“好啊,果然是冲着我家小姐来的,还装模作样的说什么客人,龙大、龙二,你们护着小姐先走,我拖住他们。”

    秦坚连忙挥手道:“误会误会。”

    翠云也急道:“唉呀,我不是坏人,陆小姐,我是翠云呢。”

    “翠云?”

    陆小姐不禁走近翠云,翠云也向前走了一步,把自己放在了烛光之下,这样一来,两人也算是看清对方了,就见陆小姐惊喜的说道:“翠云,真是你啊,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家小姐呢?”

    “我家小姐……”翠云说到这里,突然就停住了,然后一脸惊慌的看向秦坚,天啊,她刚才一时情急,居然就把自己的真实身份给暴露出去了,这可怎么办好呢?小姐要是知道了,还不得被她给气死啊。

    “翠云?”

    秦坚眯着眼睛,脸色阴沉的可怕,他现在算是明白了,难怪翠云会说影卫的画像对她没用,因为她根本就不是程瑶佳,只是真正的程瑶佳去哪儿了?秦坚略一思索,脑子里就出现了那个女人的样貌,那个被他痛打一顿的小丫环,应该就是真的程瑶佳吧,可恨他居然被这对主仆给玩弄于股掌之上。

    只是她们为什么要骗自己?

    秦坚猜测着程瑶佳是不是并不想嫁给自己?

    翠云这会儿却是在想她该怎么解释呢?小姐那里固然要应对,可这个姑父也不是好惹的啊,他现在知道打错了人,说不定那一顿就会落到她的身上。

    陆小姐却不知道其中的关窍,她只是关心翠云为什么会脸色大变,而且看秦坚的表情,好像是在威胁翠云似的,她就不禁把翠云拉到自己的身边,问道:“翠云,你跟我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怎么会跟着他在这里?”

    翠云苦着脸说道:“陆小姐,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和这位公子出来办事的,因为夜里迷路了,所以就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不想在这里遇到了小姐。”

    “办什么事?他是谁?对了,你家小姐今天不是大婚吗?你怎么不在代王府?”

    陆小姐这一边串的问题,直问得翠云不知道先回答哪一个,她想了想道:“这个事情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对了,陆小姐为什么在这里?难道小姐没有听说我家小姐的婚礼已经取消了吗?”

    “取消了?发生什么事了?代王是不是反悔了?”

    陆小姐脸色大变,一脸紧张的样子,好像非常在意这个问题。

    翠云摇摇头道:“真的是一言难尽,如果小姐有机会见到我家小姐,到时还是问她吧。”

    陆小姐见翠云就是不说,她也不好再逼问,就转头看向了秦坚,眼中充满了敌意,凭她的直觉,程瑶佳的婚礼出问题,应该和在眼前这个男人脱不了干系。

    翠云一见这个样子,她就怕再闹出什么误会,就说道:“陆小姐不要误会,这位公子是好人,不是坏人。”

    “公子?这位公子的年纪好大啊。”陆小姐冷哼一声,她现在非常急切的想要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程瑶佳的婚礼会出问题,翠云为什么会在大半夜出现在这里,而眼前这个中年男人又是什么人。

    可惜,翠云并不愿意给她解答,而那个男人也没有对她说,这一切都让她自己去猜测,真是越猜越是困惑。

    翠云听到陆小姐说秦坚老,不禁就觉得有些好笑,陆小姐肯定不知道,那只是一张假脸,在假脸的下面,还有一张英俊帅气的面庞,不过她看不见也好,因为那张脸是属于她家小姐的,万一陆小姐给看上了,她家小姐可就亏大了。

    秦坚并不知道翠云已经担负起了替自家小姐看男人的责任,他只是看着眼前的陆小姐,就觉得这个陆小姐应该是和他认识的人,可是一时半会却又猜不出是谁。

    “翠云,不知这位陆小姐是哪家的小姐?”

    秦坚是那种想不出来就不想,直接去问别人的人。他看着翠云,那眼神中略带着几分威胁,意思就是告诉她,要老老实实的说出这个女人的身份,为自己争取宽大处理。

    不得不说翠云真的很聪明,她看出了秦坚的意思,立刻就说道:“这位是陆国公府的陆婉莲小姐。”

    陆婉莲想要阻拦翠云,也已经来不及了,气得她轻轻地打了一下翠云,翠云嘿嘿赔笑,陆婉莲转过头去不理她,真是的,连对方的身份还没弄清,就这么把自己的底细给泄了,回头见到程瑶佳,可得好好跟她要点补偿。

    而秦坚一听说眼前这人是陆婉莲,顿时就惊呼出声,说道:“什么?她就是鼻涕妞?”

    “你才是鼻涕虫呢。”

    陆婉莲下意识的回了一句,然后瞪大眼睛盯着秦坚,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秦坚饶有兴致的看着陆婉莲,脸上挂起了一丝坏笑,他真是早就应该想到了,姓陆的,当然也就是陆国公家的人了,同为九大世家的人,他们从小在一起长大,陆婉莲小时候体质比较弱,一受风寒就会流鼻涕,所以秦坚小时候总是喜欢叫她鼻涕妞,而陆婉莲则必然是回他一句鼻涕虫,从刚才陆婉莲的表现来看,这已经成了她的本能反应了。

    只是想不到,这十多年不见,当年的鼻涕妞,如今已经长成了婷婷玉立的大美女,可她为什么放着好好的国公府不待,而待在这里呢?

    秦坚突然想到昨天晚上何路在秦家秘室对他说的话,上个月陆家家主因为殴打家奴而入狱,这分明就是皇帝在逼迫陆家交出宝贝,而陆婉莲藏在这里,很有可能就是在避难,担心陆家会遭受了秦家的命运。

    想到这里秦坚心中不禁一寒,都是那个该死的皇家给害的,如果不是他们,自己与陆婉莲都还是长在深宅大院的贵族公子小姐,怎么会深夜出现在这种破旧的地方呢。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