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里,翠云就不禁撇撇嘴,她虽在程家做丫环,可是因为有程瑶佳护着,也没有遭受虐待,而且程家的老爷、少爷们,也都没有太强横霸道的,可偏偏现在就遇到了秦坚这个蛮横的主子,唉,想来以后这日子可真是要难过了啊。

    翠云既然不说话,秦坚一时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他这时心里也有些慌了,万一把程瑶佳给惹不高兴了,那可怎么办呢,他虽然也算是风流快活的人,这些年也是经历过不少的女人,可是他还从来没有哄过女人,以前那些女人,无不是曲意的讨好他,哪里轮得到他去讨好女人,他向来都不管女人是喜是忧的。

    这一上来遇到这种情况,他才发现,他对女人其实并不了解啊,以前了解的那些女人,全都是一些低贱女子,如果把用在那些女人身上的招式用在程瑶佳的身上,那肯定是不可以的,那可就是唐突佳人了。

    “嗯,要不咱们就走吧。”

    秦坚想想还是先离开这里吧,在这里越待就越是尴尬。

    翠云点点头,她这会儿也觉得这里静得可怕啊,她现在已经非常后悔自己怎么就这么的笨呢,被吓了一下就跪倒,真是想想都觉得脸红。

    现在是深夜,四周很暗的,如果不是秦坚的视力够好,翠云的点头他也是看不到的,秦坚嗯了一声,当先就向外走去,他们现在不能走大路,只能走小路,而且都是胡同,甚至他们还直接从人家的院墙上翻过,经过人家的院子,可以说是秦坚根本不在乎路,只要能走过去,能避开追兵,他是哪里也敢走的。

    可是这样一来就有一个非常不好的结果,那就是他们迷路了。

    秦坚已经离京十多年,对于京城的很多地方都不熟悉的,再加上现在可是晚上,而且他又不走路,左拐一道门,右翻一堵墙的,这样下来,怎么可能走对路。

    当站在一下一个小院子里的时候,秦坚不得不放弃继续再走的念头。

    “那个……那个你知道现在该怎么走吗?”

    秦坚强掩自己的尴尬,希望翠云能够带他走出困境。

    翠云却也是苦笑一声道:“我平日都在程家,对于这里也并不熟悉的。”

    秦坚无语了,他嘿嘿笑了两声,这时他恨不得找个地缝能够钻进去得了,太丢人了,还说要带着人家去避难呢,结果可好,反倒把人家给困了进来。

    “是啊,我也不熟悉,看来咱们今天晚上就要在这里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了。”

    秦坚看着翠云,翠云也看向了秦坚,虽然看不清对方脸上的表情,但两人还是看着对方,突然秦坚先是笑了起来,接着翠云也是笑了,之前的那份尴尬随着这一声笑都消散的无影无踪。

    真是太好玩了,两人居然在大半夜里迷路了,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势万分紧张的情况下,如果被外面追捕的影卫给知道的话,只怕一定会后悔死的,那么多人,结果被追的却是两人个路痴。

    “喂,外面的是什么人?”

    院子的主人被秦坚两人的笑声给吵醒了,也是,这么大半夜里,就这么放肆的大笑,这院子的人没有被他们给吓死就已经不错了。

    “我们是过路的,不知道主人家方不方便让我们进去坐坐?”

    秦坚这家伙的脸皮绝对是够厚,他一点也没有私入民宅的觉悟,反而就像是来串门一样自在,却不想想他这样的回答,会对人家屋里的人靠成什么样的影响,就听得屋里传出一阵慌乱的声响,有人掉在地上的声音,也有盆子砸在地上的清脆响声。

    好一会儿里面才有人说话道:“这屋里没有人,你别进来了。”

    秦坚哈哈一笑,这家人也是有意思的啊,你说你怕就怕了,居然还编出这么一个借口来,这要真是来了坏人,哪里还会在这跟你废这么多的话。

    直接就是推门进去了。

    秦坚觉得自己现在也没必要那么客气,如果对方客气,自己再客气,那今晚就真没地方睡了,所以他就走到了门前,用力一推,里面那可怜的门栓就被他给震断了,黑洞洞的房间,秦坚却是能够清楚的知道屋里有四个人,而且都是在里间。

    走到了里间,突然一道劲风向他袭来,有人正用一根棍子向他打来,秦坚随便一伸手就把棍子给抓在了手里,然后棍子就一动也不动了,那人想要把棍子继续向秦坚打去,结果无论怎么动,棍子都没有动。

    那人很是惊讶,然后就想要向回收棍子,可是同样也没有成功,这是他才真是的吓到了,就见他放开棍子,向后退去。

    秦坚走进了里屋,笑着道:“你们家欢迎客人的方式还挺别致的啊,放心吧,我们不是坏人,真的只是路过,所以想在这里歇一晚。”

    虽然秦坚说得很是诚恳,但是对方却是怎么也不肯相信,四个人围在一起,就那样与秦坚对峙着。

    “家穷屋小,不方便招待客人,客人还是请回去吧。”

    使棍的那人冷冷地回答秦坚,面,而在那人的心里却是在一直的防备着,生怕秦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而在黑暗中也可以看出他与另外三人,正在小心的把一个人给护在身后,是女人。

    这时秦坚忽然来了兴趣,这个屋子里有三个男人一个女人,他们好像都是住在一起,奇怪了,是什么样的情况让一个年纪不大的女子和三个中年大汉住在一起呢?而且通过刚才那一击,秦坚发现,使棍的人练过武,实力相当于修行界的虚级后期,在普通人里也算是够厉害的了,但是遇上修行的人却就是不行了,就连翠云也能将他打败。

    秦坚就在想了,这些人不会是什么强盗之类的吧?他边想边笑道:“我们不会嫌弃的,而且我觉得这里很有意思,所以就住了,瑶佳,你觉得呢?”

    秦坚反客为主,直接就坐到了土坑之上,翠云就站在他的旁边,这时翠云却是很不好意思,大半夜的,哪里有这么打扰人家的。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