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后面有人。”

    翠云的感觉比较慢,这时也察觉到了有追兵,秦坚笑了笑道:“如果到现在还没有人发现咱们的话,那么京城的防卫就太弱了。”

    “那怎么办?咱们这样的跑下去,只怕跑到城门人家也已经在那里等着咱们了。”

    翠云很是担心,她现在已经非常后悔来京城了,她真的该在城外多等一会儿的。

    秦坚却是不担心,他有化容丹在,只要不与赵博对面,是没有人会发现他的,只是程瑶佳该怎么办呢?只怕这个时候程瑶佳的画像也已经传给了所有搜寻的人了吧。

    “你的画像怕是已经到处都是了,咱们得找个地方给你化下装啊。”

    秦坚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想法,只是还得先把后面这些家伙给甩掉才行啊。

    翠云这时却道:“其实他们不认识我的,就算是拿着画像,也认不出我,咱们不用怕。”

    翠云之前也是一时慌乱,当听到秦坚说画像的时候,她才想起来,他们两个确实不用慌的,秦坚有化容丹可以不被人发现,而她虽然没有化容丹,但她却不是程瑶佳啊,也许程瑶佳的画像已经传的到处都是,可她翠云这样低微的身份,想来是没有人在意的,也没有人会传她的画像,所以就算是她走在大街上,只要不是遇上熟人,谁也不会知道她和秦坚是一伙的。

    可秦坚却不明白了,“为什么啊?”

    翠云得意一笑道:“以后再跟你说,现在咱们只要甩掉后面的家伙,你再换一张脸,就没事了。”

    秦坚一皱眉头,他发现他未来的媳妇说话真是不让人喜欢,总是说以后再说,好像有很多事都瞒着他啊,不过看她说得挺有自信,那就先试试吧。

    秦坚带着翠云闪进了一处民房,正巧那里就有个后门,于是秦坚两人东转西转,总算是把追捕的人给甩,秦坚用手一抹脸上,就又变了一副面容,又把身上的黑云服给脱掉,而翠云找了个角落又给自己换了一身衣服,那是路过民家的时候,顺手从人家院子里偷的,是一件女人的衣服,还别说,穿上之后倒像是一个小妇人,与秦坚此时中年相貌往一起一站,分明就是一对普通夫妻啊。

    “秦公子的化容丹真是太精妙了,如果再有一颗就好了。”

    翠云很是羡慕秦坚的化容丹的好处,如果她也能这样随手换容,再配上她的轻功,这天下只怕没有她不敢去的地方了。

    秦坚确实有些得意,就听他故作遗憾地道:“化容丹乃是翠环山上流传下来的仙家法宝,家师费了多大的力气才弄到,天下只此一颗。如果不是因为我的样子已经暴露,这化容丹我一定会给你用上,对了,你就能保证他们发现不了你?”

    翠云笑了笑道:“放心吧,他们肯定不会发现我的,这个秘密等我回去再告诉你吧。”

    “行,回去再说。记住,你欠我两个解释了。”

    秦坚还是念念不忘宝贝的事情,这是他最最想要知道的事情。

    秦坚与翠云虽然是换好了装束,但在这时如果走在大街上,那也是要被人给抓起来的,因为这个时候有一个名词叫做‘宵禁’。

    故名思义就是晚上不能出门,如果在这个时候大摇大摆的走在路上,轻则是打板子,重则就有可能是坐牢,再重一些,也就是再倒霉一些,那就可能会被安上一个奸细的罪名,然后拉出去砍头。

    所以秦坚与翠云在这个时候不能走。

    “秦公子,咱们接下来去哪里?总不能在这里站一夜吧?”

    翠云看看黑洞洞的四周,这是一个小胡同,要是在这里站一夜,她觉得还不如去闯城门呢。

    秦坚也在想着该怎么办,真要是在这里站着,传出去他的脸面也是要被丢尽的。

    “去我家吧。”

    秦坚想了想,这里离秦府也不算远,小心一些应该是可以摸过去的。只要到了那里,直接往秘室里一钻,就算是躲个十天半个月也不成问题。

    翠云却是一愣,说道:“公子在京城还有家?”

    翠云不问还罢,结果就是她这一问,秦坚的脸色立刻一变,冷哼一声道:“我怎么没有家?那么大的秦府不是我家吗?我们秦家在京城也定居了三百来年,这一点谁也不可能更改。”

    翠云没想到秦坚的反应会这么大,她还真被了一跳,作为下人,她可没有像程瑶佳那样勇于反抗的精神,就见她下意识的跪了下来,有些惊慌的说道:“对不起秦公子,我说错了,请您息怒。”

    “你这是干什么?”秦坚反过来被翠云给吓了一跳,她怎么就给自己跪下了?秦坚连忙把翠云给扶了起来,说道:“我就是一时冲动,你怎么能给我下跪呢?”

    “我、我怕你真生气……”翠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下跪完全就是她的本能,她是个下人,哪怕就算是有个好师父,但她依然还只是程家的丫环。

    在她的信条里,惹怒主人那可是大事啊,她当然是要下跪求饶。看之前秦坚痛打程瑶佳的样子,翠云已经在想着自己什么受什么惩罚了,可当秦坚把她给扶起来的时候,她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是程瑶佳,是秦坚的未婚妻,这样的身份怎么可以随便下跪呢。

    秦坚见翠云解释不出来,不禁失笑道:“你这性子也太弱了一些吧?我也就是那么随口说说,你至于吓成这个样子吗!再说了,咱们是未婚夫妻,你以后不可以再这么随便跪我了,我要是有做错的地方,你也可以说出来指责我的。真是的,说来你比你那个小丫环的胆子还小呢,这要是换成她,她敢跟我大吵一通。”

    翠云低着头没有说话,但是在她的心里却已经开始腹诽,心想小姐当然敢跟你吵架了,因为那才是你真正的未婚妻,我要是跟你这里没大没小,以后等你知道真相的话,还不知道怎么收拾我呢!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