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玄级后期?他才多大啊?好像比我大不了几岁吧?”

    秦坚真的是被吓到了,他原以为自己年纪轻轻就到了灵级后期,已经算是够厉害的了,没想到还有比他更猛的人啊。

    “赵总管,看来你真是想要和我交手了啊。”

    白衣书生终于动了,不过他也只是睁开了眼睛,身体却还是没有动。

    赵博这时也动了,他微微一笑道:“阁下好定力啊,如果不是因为有人来了,怕是阁下还想把这场比试给进行下去吧。”

    白衣书生哈哈一笑道:“赵总管说哪里的话,郎云不过是害怕与赵总管动手,所以才一直躲避,既然赵总管根本不想放过我,那我也就是躲过可躲了。”

    “郎云,我还是好奇哪里出来了阁下这样的高手,原来是积水阁的圣手郎云来了,失敬失敬。”

    赵博总算是知道了白衣书生的真实身份,不过知道这个身份,也让他更加的谨慎了,因为郎云的身份不容他小觑,他可是积水阁的少东家,日后的积水阁主,而积水阁是则一个修行大派,派中高手如云,就连影卫遇到他们也要礼让三分。

    而这个郎云则是更加的神秘,直到今天,赵博对于他的认识也只限于一些江湖传闻,据说他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是幻级实力,二十岁之前就进入了天等的实力,如今也不知道已经到了何等境界,而且听闻他从不练兵器,只是用一双手就能克敌,所以人称圣手。

    如今这样的一个实力与后台都强大的人出现在了京城,而且还是要与他们影卫为敌,这让赵博心中很是不解,他来这里的目的到是什么。

    郎云就像是他的装束一样,温文有礼,对于赵博的称赞,他点头还礼,说道:“赵总管过奖了,郎云不过是一介书生,哪里称得上什么高手,赵总管才是真正的高手呢,你我对峙了三个时辰,赵总管呼吸似有若无,显然已经是摸到了真级的门槛,只怕不日就能晋级了吧。”

    赵博瞳孔一缩,这个郎云果然非同一般啊,只通过他的呼吸就能够察觉出他的修为,这样的实力,就连赵博他自己也不敢夸口的。

    “郎公子果然厉害。”

    赵博站起身来,轻轻的拍了拍手,对于这样的对手,他已经不能再坐着了,一来是对对手的不敬,二来也是防备对手的突然袭击,从现在看来,这个郎云的实力与他是不相上下的。

    秦坚听到这些,则已经有些麻木了,天啊,人家可都是高手啊,一个个的不是玄级后期,就是要步了真级,他这个灵级后期的实力,在人家的面前根本就不够看的。

    而这时,秦坚也没有像刚才那么小心了,他知道,赵博与郎云已经发现了他与翠云,之所以没有理他们,那是完全不把他们给放在眼里,他们躲不躲也无所谓了。

    “郎公子此次来京,到底是为了何事?”

    赵博觉得自己还是主动的去问个明白的好,如果没有什么大的冲突,还是不要把关系给僵了好,现在的关键是那件宝贝,而不是和积水阁结怨。

    之前孟芸前来回报,说宝贝就在程瑶佳的身上,当时赵博就差点要一跳而起,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纵横了这么多年,却在今天给输的这么惨,虽然这要怪皇上没有事先把宝贝的事情告诉他,所以才让他判断失误,可是他总不能去怪皇上吧,他只能是怪秦坚,都是这个混蛋,如果不是因为他,哪里会有这么多的事,所以如果抓到了秦坚,一定要让他知道,给人惹麻烦是没有好下场的。

    郎云笑了笑道:“没什么大事,郎某一向敬拜太祖皇帝,今日特意前来祭奠一番,想不到却惊动了赵总管,真是郎某的罪过啊。”

    “哦?真的只是祭奠那么简单?”赵博一声冷笑,说道:“郎公子,大家都不是寻常人,说话还是坦然一些好吧。”

    郎云还只是笑笑道:“郎某不懂赵总管是何意。”

    一直到现在,郎云还只是把背影留给赵博,还是跪在那里没有起来,这让赵博很是生气,该死的郎云,这分明就是在瞧不起他。

    “郎公子真的不是为了宝物而来?”赵博这个时候也不想和郎云在这里绕下去了,他直接就点明了问题,时间不能再拖了,他拖得时间太久了。

    郎云哈哈一声长笑,然后一跃而起,用一个漂亮的后空翻,落在了赵博身前十步之处,笑道:“赵总管想多了,我对宝物并无兴趣,我积水阁也不喜欢夺人所好,今天此来,确实就是为了祭奠,赵总管信也罢,不信也好,郎某言尽于此,现在郎某要走了,不知道赵总管是放与不放?”

    赵博眯着眼睛,郎云始终都不吐口,这让他很是生气,如果就这样让郎云给溜走了,等回去他也无法向皇上交待,所以就听他冷笑一声道:“早就想会会圣手的威力,今日既然遇上了,如果不切磋一下,老夫会不甘心的。”

    郎云点点头道:“好说,既然赵总管有此雅性,郎某自当奉陪,不过这里却不需要观众,两位还是请离开吧。”

    最后这话对秦坚与翠云说的,看来郎云之所以要和赵博交手,还是要给秦坚他们制造逃走的机会。

    秦坚自然不会让郎云的苦心白费,他拉起翠云就向回走去,翠云却是犹豫了。

    秦坚就劝说她道:“你师兄可是玄级后期的实力,这京城之中怕是没人能够将他留下,咱们留在这里,反而会坏了他的事情,拖累住他,咱们快走吧。”

    翠云一想也是,她就展开轻功,跟着秦坚离开,要说来这一趟回来,好像是白跑一趟,师兄完全就有自己的办法离开,自己根本不用回来,结果回来一趟正事没有办成,还把宝物的事情让秦坚给知道了,唉,也不知道小姐知道后会不会怪她。

    两人的轻功使得飞快,因为这个时候,秦坚已经感觉到了周围正有人向他们围过来,看来在白玉门那里也是影卫的人,此刻已经将他们的消息给传了出去,相信整个京城的力量都在向他们这里给围拢吧。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