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快总算是看清了眼前原来是站着两个煞神啊,连忙把灯笼给低了下来,陪笑道:“原来是影卫的大人啊,小的不知是大人们,请大人不要生气。”

    “哼,算了,你们是在巡逻吗?”

    秦坚冷声冷气的样子,翠云就觉得他真的应该去当影卫,想必真正的影卫也没有他这么横的。

    捕快回话道:“是的,小的们奉命在这一代搜寻可疑份子。”

    “那你们有什么收获吗?”

    “没有,大人啊,不是小的们找借口,这些歹人实在不是一般人物啊,他们的实力太强大了,就连赵总管他们都没能拿下来,我们这些小人物,遇到人家还不就得是一个死啊。”

    一个捕快也不知道是胆子大,还是人傻,竟然抢着向秦坚吐苦水。

    旁边的一个捕快就拉拉他的胳膊,提醒他把嘴给闭上,开玩笑啊,赵博、孟芸、艳奴三大总管都没能把歹人给抓住,这已经是影卫最大的笑柄了,你当着影卫的面揭他们老大的底,这不是找死吗?

    果然秦坚就瞪在了眼睛,在灯笼的照耀下,显得很是可怕,立刻就把捕快们给吓得心里发颤。

    “大人您息怒,这家伙是新来的,说话比较直,您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最先的那个捕快看来是他们里的头头,这个时候也只有他敢开口了。

    秦坚冷哼一声道:“我们刚刚从城外回来,说说吧,城里又有什么变化了?”

    其实秦坚主要是想问问书生有没有被抓。

    而那个捕快则说道:“回大人的话,变化倒是没有什么,不过听说皇上对于此事非常的愤怒,已经下令西营大军开始出动了,说要是把京城翻个底朝天,也要把那些人给找出来。”

    “这么兴师动重?不至于吧,不就是抢了代王家的儿媳妇吗?连西营都给动了,我可是知道西营自创办以来,除了湘王****的时候被调动过,之后可就一直没有动过啊?为了这么一个小小的匪人,用得着这么一把杀器吗?”

    秦坚真是有些发冷了,好家伙,皇帝这是下了大本钱啊,难道他秦坚就真的这么重要吗?不可能的,秦坚想了想就觉得这根本不可能,如果皇帝真的那么重视他,就不会放任他在外面十多年了,毕竟这十多年间,皇帝有很多的机会把他给抓起来,可是皇帝却一次也没有,虽说这有放长线钓大鱼的嫌疑,可现在大鱼也没有出现啊,为什么就下这么大的力呢?

    这时就听那个捕快说道:“大人看来真的是刚回来啊,不知道其中的玄机。”

    “哦?有什么玄机?快说来听听。”秦坚最想知道的就是这其中的奥秘,他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而且他有一种危机感在心中升起,似乎这一回他很可能就会栽在这里。

    那个捕快趴在秦坚的耳边,小声说道:“我听我一个在代王府做工的亲戚说,这回丢的可不只是新娘子,还有新娘子身上的一个宝贝,据说那个宝贝是皇上要的,所以皇上才会这么生气。”

    “新娘子身上有宝贝?”秦坚睁大了眼睛,转头看向翠云,翠云低着头不敢与他对视,此刻翠云的心里也很纠结,想不到还是被秦坚给知道了,这事该怎么说呢。

    “我那亲戚是代王身边的近侍,这事肯定错不了的。”那个捕快见秦坚好像不信他的样子,就觉得自己有损自己的脸面,立刻就急于辩解。

    秦坚一摆手道:“好了,这事我信了,你们继续巡逻吧。”

    秦坚已经没有兴趣再和这家伙纠缠下去了,他现在急需从翠云那里知道答案。

    那捕快点点头,带着自己的手下就要走,刚走两步就又折回来,对着秦坚笑了笑道:“大人,这事您听了就行了,还请您别告诉别人,不然……”

    “行了,我知道了,滚吧。”

    秦坚语气不善,捕快也不敢再多做停留,连忙带着人给跑了。

    “他说的是真的?”

    秦坚转过头来,一脸严肃地看着翠云。

    虽然是夜色中,但是翠云还是被秦坚的目光经逼视的不敢与他对视,语气有些不自然的说道:“这事咱们回去再说好不好?”

    “回去?好。”

    秦坚居然就这么答应了,主要是秦坚这个时候还不敢知道真的答案,对的,就是不敢,他怕他知道了答案之后会控制不住自己,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现在就要把宝贝给抢过来,他现在已经相信了宝贝就在程瑶佳的身上,不然她也不会是这个反应。

    他当先的走着,翠云在后面跟着,只是此时两人的脚步都不快,两人的心里都是各有所思,秦坚是想着宝贝居然就这样的到了自己的手里,这是不是老天太眷顾他了?

    而翠云是巴不得快点回去把身份给换回来,这种事情本来跟她没什么关系,她不过就是一个丫环而已,怎么现在就成这个样子了,好像她成了当事人,不行,这事她可不干的。

    “秦、秦公子,咱们能不能快一点?”

    翠云这时想要快点回去,所以就觉得秦坚的速度有些太慢了,她现在恨不得立刻就找到师兄,然后飞回小田庄里。

    “好。”

    秦坚这会儿也有些觉得慢了,虽然一直要自己保持克制,可越是克制,他就越是想要快点的见到宝贝,这个宝贝已经让他惦念了好久,他很想知道,能够让皇家这么不要脸,能够把他们秦家给害得满门抄斩的东西,到底长得什么样子,两人也顾不得行动太过显眼,就在大街上展开了轻功,快速的向白玉门靠近。

    当来到白玉门前的时候,就见白玉门那里燃烧着四个火堆,将白玉门给照得通亮,而白衣书生居然还在那里跪着,赵博也是一动不动,这两人果然就是耗上了啊。

    “我去,不是吧,他们居然在这里斗起了法。”

    秦坚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看来这个白衣书生的实力也是不低啊。

    “你师兄的实力如何?他能够有这样的定力,实力应该不低吧?”

    翠云点点头道:“我师兄早就进入了天等的实力,我与他也有一年多没有见了,我想他应该到了玄级后期了吧。”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