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城士兵虽然不想得罪影卫,但是他们也有自己的职责,所以伸手就向秦坚要手令。

    结果秦坚一脚将那士兵给踹倒在地,蛮横地说道:“老子刚刚才出去,还要什么手令?之前我们队长不是给你们看过手令了吗?行了,快点滚开,误了老子的大事,我要你的脑袋。”

    “大人,你还是不要为难我们啊。”

    守城士兵这里很为难啊,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啊,哪里有刚刚出去又回来的说法啊,你说这是验还是不验呢?

    秦坚冷笑一声,突然蹲下身,走到了那个守城士兵的身前,玩味的笑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家里还有几口人?”

    听到秦坚的问话,那士兵就觉得全身发冷,旁边的其他士兵也被吓了一跳,就有人过来把那士兵给拉起来,并对着秦坚笑道:“大人公务在身,小的们就不敢耽误大人了,大人请。”

    开玩笑啊,这可不是平常人的问候,这是影卫的问候,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一旦被影卫问起这些,就表示自己就等着家破人亡吧,他们都小的不能再小的小人物了,当兵也不过是为了混口饭吃,可没有想过要把家给当没的,为了这么点小事而得罪影卫,他们的脑子还没有被城门给夹住呢。

    秦坚哈哈一笑,带着翠云就那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城,翠云虽然是一直低着头,但对于秦坚,心中很是佩服,她从来没有见过有谁假冒还敢这么横的。而她若是知道之前秦坚假冒陈衍星去调戏艳奴的话,肯定会更加的吃惊。

    其实今天这么容易就能进城,还是多亏了影卫平时的威风太大了,弄得天下人没有一个不怕他们的,尤其是京城里的人,简直就是谈影色变,当初大周的皇帝建立影卫,就是要打造出一个可以操控的影子,而影子则是在每个人身后监视他们,从现在看来,他们成功了。

    秦坚摇头一笑,他与影卫已经是势如水火,想不到居然还能靠着影卫来完成自己的事情,说来这见到了赵博或者孟芸他们,可得好好的谢谢他们啊。

    因为夜已经深了,再加上宵禁的原因,京城的街道已经没有一个人影,秦坚他们如果不是穿着影卫的服装,说不定就会从哪里冲出一队士兵把他们给抓起来。

    “咱们先去白玉门吧,虽然你师兄可能已经不在那里,但也许会留下什么线索。”

    秦坚是不相信书生会一起留在白玉门的,天色都这么晚了,如果还留在那里,秦坚就真佩服书生的定力了。

    翠云点点头,她也不相信师兄还会在那里,在她看来,当他们走了之后,师兄就该自己找机会脱身才是的。

    “对了,你师兄如果没有出城,他还会藏在哪里?”

    翠云想了想说:“程家。”

    “你家?”秦坚一愣,不过他立刻就点了点头,“没错,你与他是师兄妹,想来他对你家也很熟悉,就算是影卫的搜到了你家,也不一定能够找到他的,对了,你爹娘对他怎么样?是会保护他呢?还是会把他交给影卫?”

    “我家……”翠云这才想起来,她现在的身份是小姐,程家当然就是她的家了,她有些犹豫地说道:“我爹娘对我师兄的态度不是很好,我也说不准他们会不会保护他。”

    说到这一点,翠云确实不敢保证,毕竟师兄是她的师兄,而不是小姐的师兄,程公爷夫妻并不认识他的。

    “算了,不管这些了,我想你那师兄应该不会傻到请你爹娘去帮忙,毕竟你刚刚被我抢走了,谁知道你爹娘会是什么反应。”

    秦坚嘴上说着,他的心里倒还挺想知道一下程怀茗两口子现在是怎么想的呢,而想到了程怀茗,秦坚不禁又看向了翠云,问道:“你想不想回家?”

    翠云被秦坚这么突然一问,顿时就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不能回家,现在我这个样子回家,全家人都会被我给连累的。”

    秦坚点点头,也是,这也就说,程瑶佳是一辈子也回不了家了啊,那岂不是和他一样了?想到这里,秦坚的心中既高兴,又有些愤怒,高兴的是程瑶佳就这样和他在一起了,而愤怒的则是,这都是那个皇家给逼的,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他现在还是尊贵的秦家九公子,他与程瑶佳也会按部就班的成亲,说不定比陈衍星的婚礼还要气派。

    “瑶佳,我欠你一个婚礼,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比今天这个还要盛大。”

    秦坚的这话是对程瑶佳说的,同时也是对他自己说的,这是他对自己的要求,他不能让程瑶佳就这么随意的跟着他,他要风风光光的把程瑶佳娶进门,这也是为了告慰家人的在天之灵,告诉他们,秦家没有绝,秦家不只没有绝,还会继续的强大起来。

    翠云听着秦坚的话,这回是彻底的愣住了,因为她知道,秦坚这话是对她家小姐说的,所以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么重要的话,哪里可以由她来代答呢?虽然明知道这话不是对她说的,可她还是非常的感动,如果是小姐听到,想来也是幸福吧。

    就在翠云思索着自己把这关给混过去的时候,她就想着回去无论如何也不当这个假小姐了,这样事情,还是由小姐自己来吧。

    而在这个时候,突然前方传来一阵脚步声,她心中一惊,下意识的就想要躲起来,结果秦坚一把就把她的手给抓住了,小声对她说道:“咱们现在是影卫,你怕什么?”

    翠云一想也是,自己穿着影卫的衣服,就算是要躲,也是别人见到自己就吓得躲起来。

    秦坚与翠云很淡定的向前走着,这时就看见了,前方有几个人正提着灯笼向这里走来,而灯笼上写着大大的京兆二字,看来是京兆尹的捕快。

    “前面的是什么人?”

    捕快开口问话,同时也加快步脚走到秦坚的身边,拿着灯笼就去照秦坚,结果被秦坚一声大骂:“妈了个巴子的,照什么照?把老子的眼给晃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