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云也是知道的,所以她也是看着城门叹了口气,可是人都已经到这里来了,难道就这样的返回去吗?那也太没用了,她咬咬牙说:“我试试,看看能不能跳到城墙上去。”

    秦坚回头瞪了她一眼说道:“你说这话是为了笑话我吧?”

    翠云一愣道:“我没有啊,秦公子为什么这么说?”

    “你跳上去?虽然你的轻功不弱,但是我也看出来了,你的实力很差,就你这样子怎么可能跳上去啊,你无非就是要逼我跳上去吧,可是我告诉你,我也跳不上去,你要是想笑话,那就笑话吧。”

    秦坚一副很高兴地样子,撇着个嘴,这一下子让翠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哪里有哪样的想法,她只是在想进城的办法才是啊。

    其实秦坚并不是小气的真在生气,他只是在打消翠云去冒险的想法。

    “好了,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这个男人来办吧,放心,我一定能够想到办法进城的。”

    秦坚拍拍自己的胸脯,这个时候,才是他展现他男人魅力的时候,哪怕现在困难重重,他却要去做。

    “好吧,那你说咱们怎么办?”翠云本来就没有主意的,秦坚既然都这么说了,她就只好听秦坚的,虽然她现在的心里很是怀疑,但却不敢表现出来,因为她刚刚发现,这个男人其实是很小气的。

    翠云就像是抓到了秦坚的一个重大把柄一样,再看秦坚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狡诈的目光。

    秦坚却不知道他刚才的表现太过火了,这要是通过翠云的嘴里传到了程瑶佳那里,天知道那丫头会乐成什么样子呢。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城门打开。”

    秦坚的眼中只有城门,他就是要想办法从城门处进入。

    而就在他话音刚落,通过一声沉重的声音响起,城门居然在缓缓的打开。

    翠云睁大眼睛,看了看城门,又回头看着秦坚,说道:“秦公子,你也太厉害了吧,居然说开城门就城门啊。”

    秦坚也一愣,他也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有预言术啊,怎么就能够说得这么准呢?

    不过很快他们就知道这并不是秦坚的嘴巴太厉害了,而是从城里有一队人马正好要出城,那队人大约有五十多人,其中只有为首的几人骑兵,后面的人则是一律步行,通过火把的照耀,可以看出那些人是影卫的人,一个个紫底黑云装,此刻显得更加的阴森。

    “好机会,你在这里等我。”

    秦坚一闪身就悄悄地冲到了大路旁,待到那队人马经过之时,他快速从暗处闪出,悄无声息的将最后面的两个人给打昏,然后拖到了草丛里。

    那一队人只顾着行军,并没有发现后面有人掉队了,就这样,前面的领队还在不停的催促,“快点,都加快速度,艳总管已经发火了,不想撞到她老人家手里的,都给我快点。”

    艳总管,看来负责这代搜查的应该是艳奴,不知道孟芸是负责哪一片。

    草丛中秦坚一边脱着那两人的衣服,一边想着孟芸与艳奴的分工,如果说是遇上艳奴,秦坚一点也不担心,因为在他看来,艳奴这种人只适合当个杀手,让她弄个暗杀,抄个家的,倒还是可以,可要是让她去破案,去搜查,那就不行了,不是瞧不起她,而是她的反应力太弱了,观察力也很差。

    如果换成是孟芸,秦坚多少就会有些担心庄子里的人,毕竟先不说孟芸的实力,光是她跟着自己那么多年,对于自己的一些习惯是很了解的,万一被她从哪里看出点破绽,秦坚是一点也不吃惊的。

    想来他们也不会注意到一个小村子里的庄园吧。

    秦坚这样的安慰自己,他也觉得自己应该相信何路的安排,好歹何路在京城也潜伏了那么多年,如果没有点本事,早就被影卫请去喝茶了。

    “秦公子,你在做什么?”

    翠云看着秦坚在脱两个男人的衣服,这让她很是诧异,总不能说秦家的九公子有特殊癖好吧?而且这个时候也不合适啊。

    秦坚却不知道翠云心里在想什么,如果知道,他只怕要气昏过去。

    “穿上他们的衣服,咱们光明正大的进城去。”

    “哦哦,秦公子你真是太聪明了。”翠云接过秦坚的衣服,立刻就明白过来,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她还以为……想到这里翠云自己都不禁觉得挺尴尬的。

    秦坚快速的穿好衣服,并对着那人的相貌,用化容丹把那个的相貌给模仿了出来。

    翠云也换好了衣服,虽然不能改变她的面貌,但是在这年色之中,想来也没有人会仔细的看她的。

    “好了,咱们快走吧,城门快要关了。”

    秦坚一脚下运气,快速的向城门处掠去,城门已经在关闭,而且都已经关了一半,如果完全关上,他们可就叫不开了。

    翠云也是不慢,很快就追上了秦坚,两人一前一后,在城门还能容一人通过的时候,秦坚先一步从门缝中闪了进去。

    “什么人?”

    守城的士兵大吃一惊,连忙用兵器对着秦坚,翠云这时也到了秦坚的身后,只是她低着头,不让那些士兵看到她的脸。

    秦坚冷哼一声道:“大呼小叫的干什么?老子才刚刚出去就不认识了?”

    “哦,是大人啊,你怎么又回来了?”

    守城的士兵一看两人穿的是黑云服,心中也就放心了些,其实他们也没看清秦坚化出来的那张脸,主要是影卫一向在京城横行霸道惯了,而且谁都知道得罪了影卫,那是要破家的,所以一些官职低微,或者是没官职的人,见到影卫的人都是一律称为大人,哪怕对方也只是一个小兵,毕竟这个小兵可也是人家影卫城里的小兵,和他们这些守城守门的小兵不一样的。

    秦坚冷冷地道:“我家队长刚刚想起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还没告诉赵总管,所以就让我们兄弟二人回去禀报。”

    “是这样啊,可是大人,上峰有令,没有通关手令,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出城门的,请问你有手令吗?”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