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坚没想到翠云这么的坦白,看来她真的没有做什么事情对不起他,秦坚脸上的笑容就更加的大了。

    翠云说道:“我在等我师兄,就是白玉门前的那个人。”

    “什么?那是你师兄?”秦坚总算是揭开迷团了,原来那人是程瑶佳请来的啊,难怪会出现的那么合适,说来他们两口子还真是挺有默契的啊,不过秦坚还是挺好奇的问道:“你也是修行者吗?我居然没看出来啊。”

    “我小时候经过师父指点,学过一点功夫,并不怎么样,我师兄的修为很高,所以这回我就把他请来帮我。”

    翠云说到别的话题,也算是缓解了她的尴尬,所以语气也自然了许多。

    秦坚点点头说道:“如果我今天不出现,你就想要逃婚吗?”

    “嗯。”翠云点点头,可把秦坚给乐坏了,嘿嘿,这不愧是他的女人,做事就是不拘一格。

    “你们就约定在这里相见吗?可是现在还没出现,不会是被影卫的人给缠上了吧?”

    秦坚其实是想要被影卫给抓了,可是怕让翠云担心,他就改成被缠上了。

    翠云皱眉道:“我也是很担心啊,可惜我功力低微,不能回去啊。”

    秦坚想了想道:“我去看看,我有化容丹相助,他们也认不出我。”

    “真的吗?太好了,谢谢你啊秦公子。”翠云非常高兴,她就是在等秦坚答应啊,只是没想到她还没开口求他,他就先答应了,这让她对秦坚的感觉很好。

    秦坚嘿嘿一笑道:“还叫什么秦公子啊,你直接叫夫君就行了。”

    “我、我不叫。”翠云低下头,这声夫君可不是她能叫的,毕竟她可不是正牌的秦少夫人,不过看看秦坚那高大的身姿,能叫他夫君也是挺幸福的吧,想到这里,翠云的脸色变得更红了。

    好在黑夜里秦坚也看不到,他正想着怎么回京城呢。

    “你先回庄里,我去京城,记住,我回来之前,你们谁也不许离开庄子,知道吗?”

    秦坚决定先到城下再说,说不定就会找到机会了。

    翠云却是说道:“我想和你一起去,你放心,我轻功很好的,不会拖累你的。”

    秦坚皱了皱眉说道:“不用了吧,我自己来去比较自由的。”

    “秦公子,求你了,我就想亲眼见到我师兄平安无事,不然我不放心啊。”

    其实翠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想要去救自己的师兄,还是为了跟着秦坚。

    “你很关心你师兄?”秦坚的心里微微有发酸,这让他觉得自己很小气,人家师兄妹关系好,这也很正常啊,自己吃什么酸呢。

    翠云点点头,她不知道秦坚在想什么,其实就算是知道,她点头也是对的。

    秦坚想了想道:“好吧,你跟我一起去,记住,一旦发现不对,你就立刻逃走,千万不要犹豫。”

    秦坚是想着翠云的轻功不错,想来她要是逃,除了赵博那样的人,还是少有能追上她的。

    翠云一听秦坚答应了,顿时就很高兴,笑道:“谢谢秦公子,你人真好。”

    看着翠云开心的样子,秦坚也很开心,不过他一想到翠云也许是因为要去见师兄才这么高兴的,他的心里就又酸了起来。

    两人借着夜色,也没有多耽搁,悄悄的向京城摸近,这时候虽然是夜深了,但也不敢大意啊,刚才的那一队骑兵表明,京城对于他们的搜捕,一直都没有停息过,一不小心,很有可能就会招来一堆的猎狗,要说来这个皇帝可真是够可以的啊,对他一直都是这么的上心上意。

    而秦坚这时却不知道,他真是太自我良好了,皇帝对他才没那么上心呢,人家在意的是那件宝贝,可秦坚却还不知道,宝贝已经在他家了。

    慢慢靠近城门,途中秦坚与翠云躲过了三拨巡查的士兵,有骑兵也有步兵,先先后后有上百人,这应该还只是冰山一角吧,只怕皇帝把京城附近的兵力都调集出来了。

    “看样子皇帝陛下是真的急了啊。”

    秦坚小声对翠云说着,那语气中的得意之情,让翠云也不禁微微一笑,接着就听秦坚又说道:“你说为了抓我一个人,他动用那么多的人手,这是不是也太看得起我了?还是说陈家非要把你家小姐抓回去拜堂成亲?”

    秦坚这时还真是有些疑惑的,就为了一个抢亲而已,至于吗?又不是抢了他的宝贝,这要是真抢了他的宝贝,那还不得尽起天下兵马来收拾他啊。

    翠云没有回答秦坚,因为她明白,皇帝这么着急为的就是她家小姐身上的那个宝贝,当时老爷把宝贝交给小姐的时候,可是千叮咛万嘱咐,甚至就连她也被告诫了好多次,绝对不能丢了这宝贝,哪怕是命丢了,也不能丢宝贝。

    而小姐在接到宝贝之后,转眼就制定了逃跑计划,不为别的,光是为了不让家传之宝落入外人之手,她也绝对不能接这个婚,如今这样的逃婚,想来也是皆大欢喜的好结局,最少程家不会因新娘逃跑而被牵连了吧。

    可是接下来她和小姐该怎么办呢?

    翠云心中思索,她看着秦坚,就想着,眼前这个男人是可以托付的吗?好像他自己都是自身难保呢,莫不如接回师兄之后,就带着小姐跟师兄一起回山呢,有了师父的保护,想来也就没事了。

    翠云在那里思考着退路,而秦坚却是在想着进路,,当看着紧闭的城门时,秦坚不禁叹了口气,京都不愧是号称天下第一场,连城门都比别的地方要高啊,如果他是天等的实力,那也可以二话不说,直接就飞跃过去,可他现在到底还是地等的实力,无法做到御气的程度啊。

    “怎么办?得想办法把城门打开才行啊。”

    秦坚虽然嘴里是这么的说着,但是他也知道,这根本就是在说梦话啊,他又不是皇帝,哪里有本事能够说让人家开门就开门呢,哦当然,也是可以的,只要他亮出身份,城门也是会开的,不过那样的话,他就该去进监狱里,等着别人来救他了,而不是他去救别人。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