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里,秦坚坐不住了,他将窗户打开,然后轻轻的从窗户飞出,一路追着那个女人而去,而院子里的守卫也发现了那个女人的踪影,刚想做出反应,秦坚就已经飞出,并对那些守卫做出手势。让他们不要去管,守卫们一见主子都出动了,他们也就只得各归各位。

    秦坚一路跟着那个女人,他已经确认了那就是程瑶佳,当然,在秦坚看来是程瑶佳,其实真实身份是翠云才对,而跟在翠云的身后,秦坚越追越是惊讶,想不到他老婆的轻功那么的好,她究竟是从哪里学的?而且她这个时候出去是要做什么?总不会是要去告发他吧?

    秦坚心中暗暗思量,想来程瑶佳是不会出卖他的吧?越是怀疑,秦坚就越是担忧,他讨厌被出卖,更讨厌被自己最亲近的人所出卖,虽然他与程瑶佳还没有什么,但是他既然选择把她救回来,并且放弃了那件宝物,这就表示秦坚在心里已经认可了程瑶佳。

    这种认可比任何的认可都要重,因为这是要把自己的另一半交给对方啊,所以这里是容不得任何背叛的,翠云现在的行为,已经深深的撬动了秦坚的心,他开始对自己的选择产生了怀疑了。

    “看看吧,看看再说。”秦坚觉得自己不要冲动,却是这个时候,却是要冷静,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伤害保持在最低。

    一路追着翠云来到了一处废弃的小庙,这是一个城隍庙,秦坚小时候曾经跟着奶奶来上香,当年的香火还挺旺盛的,只是想不到,如今这里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翠云走进城隍庙,来到神像前站了一会儿,左看看右看看,也不知道在找什么,但看她脸上那失落的样子,就知道她肯定是没有找到。

    “她只是在找东西。”

    秦坚松了口气,脸上不禁也露出了一丝的微笑,不管她是在找什么,都不是要出卖他,这种感觉真是太好了。

    相对于秦坚的高兴,翠云的心情却是跌到了谷底,她与师兄约定在这里会合,就算是见不到人,谁要是先来到,那就在这里留下记号,报告自己的平安,可是现在师兄没有这里留下记号,说明他现在还没有脱身,都已经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脱身呢?

    翠云看向了京城的方向,她真的很想回去,可是现在城门紧闭,她也进不去啊,而且就算是她回去了,又能怎么办呢?她只是轻功比较好而已,真正论实力,师兄足够甩她几十条街啊。

    也许真的该听小姐的劝,去求姑爷出手吧。

    翠云就想着该怎么和秦坚说,而一边想着,她也慢慢走出了城隍庙。

    就在这时,秦坚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一阵紧促的马蹄声,数量还不少,应该是追捕的人到了,可翠云这会儿心里还想着事,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其实以翠云的功力,她还要等敌人再近些才能发现的。

    秦坚这时却是急了,他也顾不得隐瞒自己,一闪身就来到了翠云的身边,这一下子却是把翠云给吓了一跳,她差点尖叫出声,幸好秦坚手快,将她的嘴给堵上了。

    “嘘,别怕,是我,有追兵来了,咱们先躲一躲。”

    秦坚也不待翠云同意,一把就拉着翠云跳上了城隍的神像后面,正好这个神像够大,将两人的身形给挡住了,翠云这时被秦坚抱着,心跳不禁开始加速,她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和一个男人这么近的接触呢。

    追兵转眼就到,秦坚仔细听去,怕是有三十多骑,就听得那些追兵大声说道:“你们俩个进去,仔细搜搜,不要放开任何一个角落。”

    “是。”两个士兵下马,举着火把就走了进来,对着城隍庙里四处查看,就连供案都被他们给踢倒了,最后他们还想看看神像的后面,可惜神像的底座太高,且是凹陷到了墙里,不爬上底座,那就看不到后面的情况。

    “要不就算了,这里阴森森的,没人会选择在这里的。”

    一个士兵想要偷懒,所以不悄悄和另一个士兵打着商量。

    而另一个士兵则是尽职一些,就听他犹豫道:“上面说要仔细的搜查,咱们要是露掉哪里,万一出了乱子,可就要拿咱们的人头去做法了。”

    之前的士兵不以为意的说:“咱哥儿俩哪那么幸运就能遇到这种事啊,要是真遇上了匪人,咱们抓回去还能立功呢。”

    “那还是算了吧,听说那都是高来高去的修行者,咱们要是遇上人家,只怕连人家的人影还没见到,就被人家给杀了呢。”另一士兵就是老实,他就是没有听出那个士兵在诱他的话。

    果然,之前的士兵听到这话之后,就说道:“着啊,你也说了,那样的人咱们就算是发现又能怎么着?人家先杀咱们,再说了,人家就算是要躲,咱们也不可能找出来的,所以咱们还是别露那傻气了,快点回去交差吧。”

    另一士兵一听这话,也是心动了,想想道:“好吧,走吧。”

    两个士兵走了出去,向自己的长官汇报说没有发现,长官也不疑有他,一下令,带着手下又去了别处。

    秦坚与翠云从后面出来,就听秦坚冷笑一声说道:“这周国的军人都贪生怕死到了这种地步,如果他们再大胆一点,说不定就能立大功啊。”

    翠云淡淡一笑,没有回答秦坚的话,其实这会儿她还有些没回过神来了,那种悸动,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秦坚却不知道翠云在想这些,他还以为翠云被他撞破行踪,心中有些尴尬呢。

    “我是夜里睡不着,所以出来走走,你怎么也出来了?”

    秦坚作为男人,有必要替女人来消除尴尬,有些事情拦在他的身上也是不错的。

    翠云也是知道秦坚在替她找借口,她也不点透,正好她还想着怎么和秦坚说她师兄的事情呢,既然把话都赶到这里了,她就开口道:“我在等人。”

    “等人?谁啊?这么不会约时间,偏偏约在大半夜,还约在这种地方。”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