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芸说道:“我想请代王下令,调集京兆尹的捕快协助卑职办案。”

    京兆尹是京都的地方官,品级很低,但是位置很重要,一直以来都是由能臣来担当,但是几年前因为一个案子,京兆尹的全家被人给毒死,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皇帝大怒,就让代王代理京兆尹来查办此案,后来案子破了,但是代王的这个职权却一直没有收回,所以代王就主管起了京都地面上的治安民生问题,也不知道皇帝是怎么想的。

    代王冷哼一声道:“你来晚了,本王早就已经下令让他们去办了,哼,要是等你们来啊,黄花菜都凉了,行了,你去找凌捕头,让他协助你就是了。”

    孟芸也就放心了,能请动人就行了,在地方上办案,捕快有时候比影卫还要好用,哪怕京都是他们影卫的大本营,但是平日里影卫的眼睛都是盯着那些大官的,对于老百姓的事情,远不如捕快了解得多,既然目的达到了,代王又下了逐客令,孟芸自然也就没有再停留的理由了。

    “如此卑职就告辞了。”

    孟芸转身要走,却不想代王忽然又开口叫住她说道:“你先等等。”

    “王爷还有什么事情吗?”孟芸不得不再转过身来。

    代王就说道:“我儿什么时候能醒?”

    孟芸想了想道:“世子总得是千日醉,如果没有解药,只怕要睡上三年,不过请王爷放心,家师之前已经给世子服下解药,虽然不能立刻醒过来,但一个月内是一定会醒过来的。”

    “一个月?”虽然之前代王已经知道了这个答案,但此刻再听到这个数字,他还是觉得愤怒,想他堂堂代王爷的儿子,就这么被人给下毒了,连媳妇还被人给抢走了,代王就想要再破口大骂,最后好半天才平熄了怒火了,指着门口说道:“你可走了,快点走。”

    孟芸行了礼,她当然不会在这里多做停留的,开玩笑啊,她又没有受虐倾向,才不想被人这么一直指着鼻子的大骂呢。

    “秦坚啊秦坚,你可把我给害苦了,你最后不要落到我的手里,不然的话,我一定会让你知道一下我孟芸的手段。”

    孟芸走出代王府,看了看天空,最后就又想起了秦坚那个坏人,都是被他害的,如果没有他,哪里能有这么一堆事情啊。

    秦坚却是听不到孟芸在骂他,他现在正躺在一间给他准备的卧室内,眼睛微闭,呼吸平稳,看似在睡觉,其实他是在恢复自己的气息,今天虽然没有与人交手,但是精神高度的紧张,那劳累的程度也不亚于和人交了一回手啊。

    而且在调息到时候,秦坚的脑子却没有休息,他还在思索着今天的事情,要说来今天的事情也真是够险的啊,如果没有那个白衣书生,只怕后面他就算是把郭睿珠请出来,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整个事情的关键就是把迎亲的队伍给拦在白玉门外。

    当何路准备的人手无法靠近白玉门的时候,秦坚的心里就已经做起了最坏的打算,他就在想,实在不行他就潜入到代王府,不过代王府的防守并不比外面的差,可以说,只要宝物没有被送进皇宫,那么所有地方都的防守都不会弱的。

    好在有那个白衣书生,而且看来,那个白衣书生的实力之强,绝对不弱,比之他自然是强的,只是那人是从哪里来的呢?为什么就要帮他呢?这让秦坚很是不明白,之前他就是在猜测,那人也是来夺宝贝的,可是一直到他离开,都没有见到那人的出手,就算是宝贝已经转道了,书生还在那里跪着,那么他到底是在打什么主意呢?

    其实现在那个书生是谁已经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宝贝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进入皇宫了吧,想不到最后费了那么大的劲,除了把媳妇给带回来了,宝贝还是没能抢回来,以后再想进宫去抢,那简直就是说梦话啊,连外面一个赵博都对付不了,更别说皇宫里面其他的高手了。

    既然如此,程家的宝物先不去想了,还是想想自己家的那个宝物被藏在哪里呢。

    秦坚这些年来一直都在想,秦家的传家宝到底在哪里?爷爷之前可是一点线索也没有留给他,人家留线索要么是留一张画,或者是一首诗,要不就是一块玉,可是秦坚想来想去,爷爷根本就没给他这些东西啊,而他自己身上与自己家有关的东西也就那么几件,其实有一件爷爷送给他的衣服,当时他以为爷爷会把秘密藏在衣服里,可是他把衣服全都拆开,里里外外全都看了一遍,结果什么都没有,后来他又用火烤、水渗、药水等等之类的,就是没有一点反应,最后他不得放弃,相信这就是一件普通的衣服。

    可是难道爷爷就真的没有把秘密留给他吗?爷爷就真的甘心让秦家的宝物永远的不见天日吗?

    不可能,爷爷一直都以振兴秦家为他的毕生心愿,而把自己给送上山去学艺,也是为了这一目的,所以不可能会有宝物而不给自己用,想来想去,还是因为自己没有想到。

    秦坚长长的出了口气,这是在叹气啊,怎么就想不出来呢?太可恶了,这都那么长时间了,却还是一愁莫展,而且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相信经过这次的事情,皇帝会恨不得要抽了他的筋,扒了他的皮啊,他今天这么一闹腾,简直就是把皇家的脸给打得非常响亮。

    “这也算是给秦家出了一口恶气吧。”

    秦坚对于打皇家耳光的这种事,他是非常的乐意,如果可以,他还会继续得打,而且更加用力的打。

    就在秦坚幻想着以后继续和皇家作对的事情时,突然一声轻响,引起了秦坚的注意,他连忙起身,悄悄打开一扇窗户,就见一个身影翻过墙头,向外面跑去。

    “女人?”那个身影很苗条,一身黑衣,完全就是一个夜行人的打扮,只是为什么是向外跑呢?这个院子里好像就只有程瑶佳主仆是女人吧,再一想到刚才他打丫环时,程瑶佳推他的那道掌风,秦坚不禁就疑惑,程瑶佳难道真的身怀武功?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