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王当然不能打她,孟芸好歹是朝廷命官,更是属于内廷的官,那就是皇帝的家臣,除了皇帝皇后,就没人能够处罚,不过他堂堂一等亲王,皇帝的亲弟弟,骂他们还是有这个资格的。

    “你们当然有错,我好好的儿子交给你们,你们当初是怎么向我保证的?说什么是天罗地网,就算是一只苍蝇也别想飞走,怎么了?现在怎么了?那么一个大活人居然就能够接触到衍星,还能给衍星下毒,被你们识破的情况下,还能再回来把新娘子给带走,你给我说说,他怎么可以这么厉害?他是神仙吗?能够上天入地,来去自如不成?”

    代王越说越是激动,已经站在了孟芸的面前指责着她,那唾沫星子都喷了孟芸一脸。

    孟芸就站在那里听训,一句话也不敢说,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错的,既然是来领骂的,那就乖乖的听着。

    代王越说越是起劲,继续说道:“好吧,本王也知道,你们对于本王的儿子和儿媳妇并不怎么在意,你们是皇帝的近臣,自然就是要替皇帝办事,你们的眼里就只有那件宝贝对不对?”

    孟芸还是没有说话,不过她听了这话就觉得代王是被气糊涂了,这种话其实就该藏在心底的,可不能随随便便向外说的,万一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很有可能会落得个妄言的罪名啊。

    代王却没有意识到这些,他还是说着:“你说你们看着宝贝,那也把宝贝给看好啊,可是你们怎么把宝贝也给丢了?你让我怎么向皇上交待啊?你知道刚才林总管空手而归的时候,那脸色是多么的难看啊?”

    “宝贝丢了?”孟芸一愣,怎么会这样?迎亲的队伍在程瑶佳被抢走之后,就不再干等着,而改道从别处回到了代王府,毕竟那里面的宝贝才是重中之重,说句不好听话的,就算是陈衍星与程瑶佳都死了,皇帝也不一定会伤心,但是如果宝贝丢了,皇帝会非常的震怒,那是要死人的。

    所以在护送途中,为了防止再出意外,汪都领把所有人都调了出来,里三层外三层的护送着嫁妆,而孟芸与艳奴也怕有失,就亲自带着一队影卫跟着队伍回到了代王府,因为不想被代王给责骂,在队伍进入到王府之后,她们就离开去追捕秦坚去了,之后的事情她们就不知道了。

    还以为宝物这会儿已经进入到皇宫里呢,没想到居然给丢了,可是皇上为什么没有传讯她师父赵博呢?会不会是那个林音楠回去说了些什么?林音楠是御书房的总管,地位仅次于赵博,一直以为都有人传说他会是接替赵博的第一人选,而他也确实是有取赵博而代之的心。这时候回去,他指不定会赵博什么坏话呢,可是皇上就算是再生气了,也不能就这么的安静吧,无论如何也该把赵博给召回去,询问一下,哪怕是臭骂一顿吧。

    皇上的表现越是平静,就越表示这个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孟芸沉思之际,代王却以为孟芸是不相信他的话,不禁就大怒道:“怎么着?你以为本王是在骗你吗?本王犯得着用这种事情来骗你吗?你算什么东西?就算是你师父赵博在我面前,那不过是条老狗,你有什么资格来质疑本王?”

    “王爷喜怒,卑职没有怀疑王爷的话,只是这消息太震惊了,卑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虽然代王骂得难听,但是孟芸却不敢反驳,只得先服软,然后继续问道:“那宝物不是放在第一辆马车里吗?那马车是由我师父亲自看管的,并没有任何人接近过的,而且回来的时候也是由卑职师姐妹一直护卫,也没有人动过啊,怎么就丢了?”

    代王冷哼一声道:“你们都是一群猪,那宝贝没有放在那辆马车里,而是在程瑶佳的身上。”

    “什么?”孟芸的眼睛瞪得很大,这简直是太能玩人了吧,他们辛辛苦苦地保护着那辆马车,结果却只是一场空。

    “那么重要的东西,怎么会放在那么明显的地方呢?你们有没有脑子啊?”代王这会儿是骂上瘾来了,动不动就是一通骂,就听他说道:“皇上与我还有程国公商量,马车上随便放一件名贵的东西,用来作掩护,真正的东西则是由程瑶佳亲自拿着,进门之后献给公婆,这样既安全,又讨个好彩头,怎么着?赵博不知道这些吗?”

    孟芸摇摇头,赵博没有对她说起过这些,从赵博那么在意那辆马车来看,他也不知道宝贝就在程瑶佳的身上,合着他们都被骗了,真是的,想他们这么忠心办事,到头来连她是师父也被人防着,到底还只是人家的奴才啊。

    想到这里,孟芸就不禁有些失落,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越发的严重了,所有人都知道,这门亲事的根本就在于那个宝物,如今宝物没了,所有的事情都没有意义了,而另一方面则是秦坚的祸也闹得更加大了,这样一来,皇帝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把他给抓到。

    “王爷,卑职此次前来还有一事想请王爷点头。”

    孟芸现在也想不了太多了,她现在还是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吧,而且这个时候,她的心情也有些放松了,这宝物丢失的事情,虽然是由他们的失职,可是根本原因也是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内情,结果把重点给弄错了,这样一来,出了事情,也不能全怪他们吧。

    再想到皇帝这么防备,结果还是被秦坚给弄走了,孟芸就不禁有些幸灾乐祸,这也算是皇帝活该,哼哼,正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你这么防着我们,出了事情也是理由当然的,不过就是不知道秦坚知不知道他已经把宝贝给抢到了手吗?想来也是知道了,程瑶佳不可能不告诉他的,这个时候,秦坚一定会乐得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吧?

    想到秦坚,孟芸不禁想要笑,好在她还是知道这里是代王府,想笑还是离开这里再笑吧。

    代王冷冷地道:“是什么事情?”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