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奴却突然冷笑一声道:“这么说师姐这就是肯定秦坚他们还藏在京城里面?”

    “有可能啊,毕竟咱们关闭九门的时间很及时的,他们也不一定能够逃得出去啊。”

    孟芸说着就要走,这个时候她可没有时间和艳奴在这里说废话玩。

    而艳奴并不放她走,一伸手就把孟芸给接了下来,说道:“师姐考虑的很是周到,不过你这个做姐姐的,也应该爱惜一下妹妹吧?把京城这么重的任务交给我,我可是很怕累的,师姐,咱们就换换吧。”

    艳奴又是一番撒娇,虽然明知是假的,但是孟芸还是在犹豫了,其实她与艳奴都知道,秦坚把一切都计划好了,自然就不可能再留在了京城,毕竟京城里虽然人口众多,但是人口越多,麻烦也就越大,像在茫茫人海中找个藏身的地方,那就随时都有可能会被旁边的人给举报了,因为你不知道哪些人就是喜欢做这种出卖的事情,所以她们相信,秦坚早就逃出了京城,而在城内找,很有可能就是白忙一场。

    这个时候,她们两人都需要一个功劳,艳奴今天连连失误,如果再不挽回自己的面子,这事以后就是她永远的笑柄,而孟芸就算是厉害,她跟了秦坚三年,结果一无所获,反而到最后还被他给玩了一把,这样的事情,她要是不能把秦坚给抓到,她还怎么来雪耻?只怕最后也只有自杀了之了。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两姐妹那是绝对不会让步的。

    “师妹,外面地方太广,而且就是徒劳无功,我知道你是心疼师姐,想把这场功劳让给师姐,可是师姐能够占你这么大的便宜吗?”

    孟芸一副大姐的样子,拍拍艳奴的肩膀,说道:“好了,事情就这么说定了,你就多受点累,师姐先走一步。”

    艳奴一见孟芸这么霸道,那她也就不再讲什么情面,冷哼一声道:“师姐,我就是要去城外,你答还不答应?”

    孟芸被艳奴一下子将在了哪里,她冷冷地看着艳奴,这会她的有一剑刺杀这丫头的冲动,好一会儿才平息了自己的愤怒,冷声道:“老规矩,猜正反吧。”

    “好,我来扔。”

    艳奴从怀中取出一枚钱币,这是她们的老手段了,一旦遇到不能解决的事情,又不能直接翻脸的时候,那就用这一招来解决。

    孟芸也不反对,说道:“我要正面。”

    “那我就要反面。”

    艳奴用力一抛,钱币就飞向空中,然后快速落下,就落在了艳奴与孟芸的中间。

    “不好意思,小妹赢了。”

    钱币是反面,孟芸无奈,她转身就走,而艳奴则是捡起钱币,奸笑一声道:“死孟芸,对付你还没有办法吗?我就知道你会选正面。”

    艳奴将钱币在手中抛了抛,如果孟芸还在这里的话,一定就能看出,那钱币两面都是反面,这是艳奴专门为孟芸准备的,因为这么多年来,孟芸每次都会选择正面,意思就是压艳奴一头,而这一回,艳奴却终于是找到了对付她的方法。

    艳奴点齐人马,一路就杀了京城,而孟芸则是站在城门之上,看着已经被夜色笼罩着的京城,她真的不认为秦坚还会受在城里等死,她盲目的在城里寻找,最后只怕也只会招来一通训斥,并没有任何收获,毕竟这里可是京都啊,不可能一直都戒严,也不可能肆无忌惮的挨家挨户去搜查,这样对于帝都的形象是不好的,她要是查,也只能是暗中的去查,表面上还要装作是什么事情也没有。

    唉,真是不走运啊,弄到这么一个烂摊子。

    孟芸这会儿就想把艳奴抓来狠狠的打一顿,她要是乖乖听话把这个活给接了多好啊,可恨的丫头,新账旧账,早晚要给她算得清清楚楚。

    孟芸在心里生了一会儿气之后,就飞身下了城门,她可不能真的去挨家挨户的查,她现在还是得从重点抓起,而现在的重点,可是从代王府和程家来下手,这两家今天是丢了大人啊,一个是儿子昏迷了,一个是女儿被抢了,这两家要是忍气吞声的,那还真是说不过去,如果能有这两家的帮助,那么在京城里做事也就方便多了。

    “劳驾,就说影卫的孟芸求见代王爷。”

    孟芸第一站就先来到了代王府,毕竟代王可是皇帝的亲弟弟,无论说话办事,都那个快要过气的程府管用,虽然这个时候来打扰,很有可能不会得到好脸色,但她还是要来的。

    代王这会儿确实正不爽着呢,自家的儿子昏迷不醒,新娘子也丢了,最要紧的是,皇帝要的那个东西也不见了,他这回的麻烦可是大极了,虽然这些事情都与他没有多大关系,可每一件却都与他脱不了关系,皇帝这要是追究下来,还不知道怎么处置他呢,他与皇帝虽然是亲兄弟,可是这些年来,自从皇帝登基之后,他们的关系越来越远,每次见面都是很正式的君臣相见,曾经兄弟间的随意已经找不到了。

    最是无情帝王家啊,偏偏这个时候,那些奴才还给他来找麻烦,简直是要气死他啊,听说孟芸上门来了,正好他愁找不到人发泄呢。

    “让她进来。”

    代王的火气,孟芸还没进府就已经感觉到了,她也是没有办法啊,今天这事她必须得经一次训斥,不然这事没完,看着院子里还没有撤去的那些红灯红绸,本该热闹无比的庭院,这会反而显得很是荒凉。

    孟芸走进正堂,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影卫孟芸,见过代王爷。”

    代王冷哼一声道:“免了,孟副总管的礼太重了,本王受不起啊。”

    “王爷言重了,发生今日之事,卑职难辞其咎,这次就是上门来向王爷请罪的。”

    孟芸这会儿就是要把自己的姿态给放到最低,让代王把他心中的火气给发出来,反正也就是被骂一通,总不能他还打她吧。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