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程瑶佳更是恨不得秦坚快点滚蛋,她现在多看他一眼就觉得心里像着了一团火一样,偏偏还就没有胆量发泄出来,该死的秦坚,你等着。

    这是程瑶佳心里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也只有这一句话能稍解她心中的怒气了吧。

    秦坚走出屋子,还替她们把门给关上了。

    一见秦坚离开,程瑶佳算是彻底的崩溃了。

    “哎呦,疼死我了,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受到这样的欺负,那个混蛋他竟然敢打我,翠云,你看到了吧,他那么大的巴掌就那样的打我,我这要是嫁给了他,那以后还有活路吗?”

    程瑶佳想想自己以后的日子,她就觉得是暗无天日。

    翠云也是心疼,但她觉得这话还不能就顺着自家小姐来说,她就说道:“小姐,其实这事也不怪秦坚,主要是你的身份太……”

    “身份怎么了?下人就要该打吗?我们家也从来听说有谁打罚下人吧?”

    程瑶佳现在什么道理也听不进去,她就是认定了秦坚是坏人,而是十恶不赦的大坏人,非常非常坏透的那种。

    “可是……”

    “没有可是,这种人我是绝对不要嫁的,嫁他还不如嫁给陈衍星呢。”

    程瑶佳不听任何的解释,翠云也就只得叹了口气,不再解释什么,其实在翠云的心里除了心疼自己小姐之外,倒不觉得秦坚做错了,毕竟要是谁家有程瑶佳这样的下人,只怕早就已经打死了几百次了,谁家见这种比主人还牛叉的下人啊?

    程家不打下人,那是因为下人都懂规矩,但就算是这样,每月也有不少的下人被罚,只是大都都罚钱或轻打,程瑶佳不知道罢了。

    “对了,翠云,你师兄怎么样了?他能脱身吗?”

    程瑶佳这时想起了翠云的师兄,如果今天没有他,只怕秦坚也不会得到机会。

    翠云也有些担心,毕竟天色都这么晚了,听说九门都封了,而且只要一离开白玉门,影卫就会攻击师兄的,那时师兄该怎么办呢?

    “想来师兄应该能脱身的吧。”

    翠云这话算是回答程瑶佳,但同时也是自我安慰。

    程瑶佳想了想道:“不如让秦坚再去接应一下他吧。”

    “不可以的,秦公子才脱身出来,再回去岂不是又回虎口吗?”

    翠云觉得不妥,师兄本来是帮忙的,如果把因为师兄再把秦坚给陷进去,师兄也不会高兴的。

    程瑶佳却是恨极了秦坚,说道:“这种人就让他死了算了。”

    “小姐,这时候不是说气话的时候,咱们再等等,一会儿夜深之后,我去会合的地方看看,师兄如果脱身,会在那里留下记号的。”

    程瑶佳听到这话,也只得是点点头说:“好吧,如果明天还不见你师兄,那就必须让秦坚去找,咱们总不能做过河拆桥的事。”

    “嗯嗯,好的,你先休息吧。”翠云服侍着程瑶佳趴在床上,可怜的程瑶佳今天晚上也只能是趴着睡了,为了这个,程瑶佳又骂了秦坚一通。

    幸亏秦坚的还没有修炼到洞察天地的境界,不然的话,他这会就得跑过来打程瑶佳好几次了。

    而被程瑶佳她们所担心的白衣书生,此刻仍然跪在白玉门前,一动不动,眼睛也没有睁开,就像是一尊石像一样。

    而赵博也还是坐在那里,也是闭着眼睛,两人的比赛还在继续着,他们在比试着耐力,还谁更加有耐性。

    这样一来,孟芸与艳奴站在远处的街角没有敢打扰,哪怕她们现在有很重要的情报,也不敢去告诉赵博。

    生怕打扰了赵博,害得输了比赛,为了这场比试,赵博就连登闻鼓响起时都没有动作。

    “师姐,咱们就一直这么耗下去?”

    艳奴有些急了,再这样的耗下去,很多大事就得给误了。

    孟芸淡淡地道:“那你想怎么样?你敢去打扰师父吗?现在咱们只有两条路,要么自己去找,要么就是等师父和那书生分出结果来。”

    “那你选哪条路?”

    艳奴斜眼看着孟芸,孟芸当然知道她的心思,不外乎就是找自己的纰漏而已。

    “找人去吧。”

    “真的?师姐,你可别是故意放人吧?”艳奴的笑容很是玩味。

    “艳奴,有些话说一次是玩笑,说多了就不是了。”

    孟芸的目光冷冷地盯着艳奴,那眼神中的杀气直逼艳奴的内心。

    艳奴却并不畏惧,就见她微微一笑道:“我知道师姐是不会当真的,小姐也就是这个德性,师姐从来都是最疼我了不是?”

    对于艳奴的撒娇功夫,孟芸也是无奈,而且这件事情也真的是不好说,毕竟她与艳奴也是积怨极深,双方都欲将对方除之而后快,言语上的冲突已经是家常便饭了,真要是和她较真,孟芸只怕自己早就把艳奴给杀掉了。

    “好了,我去找人了,你要是想等,那就等吧。”

    孟芸看这个样子,一时半会儿赵博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动静的,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别的可能看不出来,但是耐性却是一个赛一个的厉害,就像是那多年的乌龟,哪怕是一动不动好几年,它们也一定能够做到,当然,这样说自己的师父,孟芸也觉得有些不妥,可是从目前这么来看,还真的就是这样,赵博与白衣书生的气息完全都收敛起来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两个都已经死了呢。

    “既然师姐都不等了,那我也就不等了,走吧,咱们是不是也要分一下工了?”

    艳奴也不傻,在这里干等着那得多无聊啊,而且等赵博发现她没有去干活而在这里傻等,万一说她偷懒怎么办呢?

    孟芸点点头道:“城内归你,城外归我。”

    “师姐真是心疼小妹啊,城外那么大的地方,也不知道他们会藏在哪里,可别把你给累着啊。”艳奴的语气有些阴阳怪气的。

    孟芸淡淡一笑道:“你在城里也不轻松啊,这一家一户的搜,可是有着十几万户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搜完,师姐我在城外,只要骑着马扫一圈,那就什么也都知道了,说来还是姐姐沾了你的便宜呢。”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