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瑶佳哪里能让她说,要是在被打之前揭开身份,那还好说,可现在都被打了,再揭开身份,那就太丢人了,她可不想让秦坚看她笑话,哼哼,幸亏之前没有表明身份,不然的话,她还看不到这个男人粗暴、野蛮的一面呢。

    “小姐,你不用求情,让他打死我吧,我是不会向他屈服的,小姐,奴婢今天就让你看清这个男人的真面目。”

    “可是……”翠云就急了,小姐长这么大,可从来没有受一点委屈的,今天却受到这般委屈,连她都有些恨秦坚了,她恨不得自己去替代程瑶佳。

    秦坚一听这话,火气更是大了。

    “好啊,有骨气,不错,那咱们今天就看看谁能胜得过谁。”

    秦坚手上更加用力,快速地打在了程瑶佳的小屁股上,一声一声的惨叫划破了夜空。

    “妈呀,疼死我了,你个混蛋,我……啊……”

    一个打一骂,一直进行了半个时辰,就连秦坚也有些打不下去了,也不知道程瑶佳的屁股被打成什么样子了,这会他的气也消了,不禁就有些后悔,自己怎么会和一个小丫头置气呢。

    “你服了吗?”秦坚这是要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只要程瑶佳说服了,他立马就放开她。

    “翠云,你快点服软吧。”

    翠云看着自己小姐的惨状,那眼泪早就流得满脸都是,可惜她打不过那个大坏人。

    程瑶佳这会儿又疼又哭,已经折腾的快没有力气了,可是要让她就这样的认输,那她之前的打不就白挨了吗?真是太可恶了,秦坚,这个仇她程瑶佳记下了,早晚有一点,她会双倍奉还给他的。

    “怎么着?不服吧?好,我数十个数,如果你还不认错,那我可就是继续了。”

    秦坚这会也是骑虎难下啊,这个小丫环的骨头也太硬了吧,你说你一个小丫环,和自己的主子闹什么气啊?好吧,就算是未来的主子,可也是你的主子啊,不知道和自己后半辈子的靠山打好关系,偏偏还要得罪,真不知道该说她硬气还是傻呀。

    “一、二、三、四。”

    秦坚慢慢的数着,他这是在给程瑶佳制造心理压力,对于一个人来说,最怕的不是刀子砍在了自己的身上,而是那快要砍在身上的时候,所以秦坚这一下一下的数着,程瑶佳的心里就会一真的忐忑不安,既怕疼,又怕输的煎熬,就不信她一个小丫头能够受得了。

    “五……”

    “等等。”

    就在秦坚的六字快要吐出来的时候,程瑶佳终于投降了,实在不怪她没有骨气,而秦坚下手太狠了,她害怕了。

    “怎么样?服了吗?”秦坚露出胜利者的微笑。

    程瑶佳屈辱的点点头,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

    秦坚却还不放过她,奸笑地问她:“点头是什么意思?是服输了还是抽筋了?”

    “你才抽筋了呢。”

    听着秦坚说话实在是可恶,程瑶佳忍不住又还了一句嘴。

    “什么?”秦坚高高的举起大巴掌,双眼用力的瞪着程瑶佳。

    翠云一看这样,连忙劝道:“她服了,她已经知道自己错了,翠云,你说对不对?”

    “是,我知道了。”

    程瑶佳见到秦坚的巴掌就吓怕了,听到翠云的话后,立刻就点头服软了。

    秦坚也就放开了她,淡淡地道:“好吧,既然你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那今天就先饶了你,如果你以后再敢犯,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程瑶佳说得不情不愿,翠云扶着她站起来,结果脚刚一落地,屁股上就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哎呦,你轻点啊,你想疼死我啊。”

    程瑶佳下意识就埋怨起了翠云,怪翠云的动作太大了,翠云也立刻就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小心点。”

    秦坚一听这对话,连忙回头瞪着程瑶佳,“看来刚才的打是白打了啊。”

    “没没,我错了,小姐,我不该对你发脾气,你罚我吧。”

    程瑶佳很是精明,知道不能让秦坚罚她,所以就把主动权交到翠云的手里,相信翠云可不敢怎么着她的。

    翠云也连忙接口道:“没事没事,看在你受伤的份上,我原谅你了,走吧,我扶你进屋去休息。”

    “小姐,你对我真是太好了,我以后一定尽心尽力的服侍你。”

    程瑶佳一副感激涕零的表忠心样。

    只把秦坚看得是摇头叹息,他对翠云说道:“你就这么的宠她吧,我算是看出来了,她这么的无法无天,全都是你给宠出来的。”

    “嘿嘿,翠云从小就跟我,她聪明伶俐,做事勤快,又知冷知热,所以我就一直的宠着她。”

    翠云这会也算是知道怎么应付秦坚了,所以说话也很自然。

    只是程瑶佳听着翠云那一番的夸奖,不禁悄悄的给她丢了个大白眼,那些好话分明就是她自己的自夸吧,当然,如果让程瑶佳来说,相信也是这些话。

    翠云跟着她,她确实没把翠云当丫环看,毕竟翠云可不是普通的丫环,她是名门出身,师父是有名的修道士,在翠云很小的时候就收她为徒,但却又把翠云给留在了程家给程瑶佳当丫环,这让很多人都不理解,所以大家也就这么一直稀里糊涂的过。

    而程瑶佳与翠云也是有缘,在一起是非常的合得来,这些年其实就跟姐妹一样的生活。

    秦坚不了解这些,只是认为‘翠云’这样的丫环,千万不能给她好脸色,不然她一定会蹬鼻子上脸的。

    “好了,你们先休息吧,本来还想和你说说话话,结果都被这个臭丫头给打扰了,我明天再来找你吧,你有什么需要,就尽管叫外面的人,把这里当成是自己的家就行了。”

    秦坚看这样子,这主仆俩现在也不怎么欢迎他,也不适合说话,他还是识趣点离开吧。

    “好的,你先走吧,我有事会叫他们吧。”

    翠云这会是巴不得秦坚快点走的,秦坚在这里多待一会儿,她就觉得不自在,毕竟她不是真的程大小姐啊,在一起时间长了,说什么呢?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