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如今再看,已经没有了少时那样玩闹的心态了,人都有着自己的追求,而她的追求又在哪里呢?也许就在前方,她的生命也许就是为了这一刻吧。

    郭睿珠大步的向前走着,而赵博却只能看眼睁睁的看着她过去,自己却过不去,就算他有着再大的本事,那一个书生就足够阻挡住了十几万的大军吧。

    赵博没有离开,他就是看着书生,他现在还就跟书生给耗上了,看看他们谁先忍不住,至于秦坚那些人,赵博却不担心,毕竟有着那么些人,难道还捉不住那么几个人吗?要知道,外面可是不同有白玉门与登闻鼓的障碍啊。

    如果这么多人都出动了,还是抓不住那些几人,那么他们也就别回来了。

    赵博盘膝坐了下来,今天最大的障碍就是这个白衣书生,虽然没有和他过交手,但是赵博却知道,白衣书生的实力肯定不低,这也是赵博不走的另一个原因,他要会会这一个高手,看看这个高手到底有多强。

    秦坚一路飞奔,他现在的要做的就是在城门关闭之前快点逃出京城,今天这一关过得可是难啊,如果不是他准备的充足,只怕是就要留在那里了,可是谁又能想到他把人家皇帝的旧情人也给请来了呢?

    秦坚不禁心想,这个皇帝也太不够意思了,他把他的旧情人给从台州请到这里,当然,之前是人家庄成严的功劳,可是后来的事情却都是他做的啊,所以大部分的功劳应该是他的,而皇帝非但没有奖励,还派人来抓他,简直就是忘恩负义啊。

    “公子。”

    一个小厮站在城门悄悄的向秦坚打着手势。

    秦坚慢慢走到小厮身边,问道:“怎么样?大家都出来了吗?”

    小厮说道:“是的,大家都出来了,路伯让小人在这里等着您。”

    “好,那就让影卫他们自己折腾吧。”

    秦坚哈哈大笑,而就在这时,就听到城门处传来关门声,秦坚转头望去时,就见那些正要出城的人又被拦了回去,看来是赵博的命令下达了啊,还不算慢,不过也不快,因为他已经逃出来了。

    “公子,真是太好了,咱们都平安无事。”

    秦坚在一个小村庄里见了何路,何路一脸高兴的样子,而事情也确实是值得高兴,因为他们居然没有损失一人就逃出了京城,还接回了自家的少夫人,这简直就是一个件值得庆祝的大喜事。

    秦坚也笑了笑,说道:“程瑶佳呢?”

    何路指了指路里说道:“少夫人就在屋里,她的丫环翠云在里面服侍着呢。”

    “那就好,今天咱们总算是拿了一件属于咱们秦家的东西,只是可惜那件程家的宝物没有到手。”

    秦坚真是有些遗憾啊,毕竟他这次回京来最想要得到的就那件宝物,他很想知道一下那个宝物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害得他们秦家家破人亡,至于程瑶佳,他本来是抱什么希望了,却不想反而能有意外的收获,当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何路倒不像秦坚那样想,在何路的心里,传继秦坚的香火才是大事,如今少夫人回来了,那就表示秦家的新任女主人就位了,以后就是要考虑传宗接代的事情了。

    “公子,能救回少夫人,这就是咱们家最大的喜事了。”

    “嗯,不错,对了,这里是哪里?安全吗?”

    秦坚看看他们正身处的一个院子,倒像是一个土财主家的宅子,有着很大的一个庭院,四周几十间的房子,在村庄里来说,真是够气派啊。

    “放心吧公子,这个地方是老奴十几年前置下的产业,对外是由一个姓邱的管事打理,身家清白,和这里的保正关系也是极好,就算是官府来了,也得客气三分,赵博要想来搜查,咱们只需要装成是这里的家丁护院,一准就能躲过搜查。”

    何路说得很是自信,毕竟这里可是他早早备下的退路,就是防备哪天出事的时候,可以在京郊有一处落脚点。

    秦坚放心的笑了,“路伯,你真是辛苦了,这些年来在皇家的眼皮子低下把事给办得这么稳妥,老爷子当年没选错人。”

    提到老爷子,何路的眼睛就有些红,他沉声说道:“老爷子把家里的事情交给了我,我要是不办好,还有什么脸面去见老爷子啊。”

    秦坚安抚好路伯的情绪之后,就走到堂屋,这里屋门紧闭,秦坚轻轻敲敲门,程瑶佳打开屋门。

    “你家小姐方便吗?我想见见她。”

    秦坚对着正牌未婚妻问候冒牌未婚妻,这种倒错的关系,如果他自己知道了真相,也不知道是笑还是哭。

    程瑶佳上下打量着秦坚,淡淡一笑道:“你就是秦家九公子秦坚?”

    “没错,我就是秦坚,你未来的姑爷,你这样的挡着自己未来的主子不让进门,你就不怕得罪我?”

    秦坚总觉得这个丫环的脾气挺怪的,居然一点下人的谦卑也没有,也不知道程瑶佳平时是怎么教育了的,而且通过这个小丫环也可以看着程瑶佳的脾气秉性怕也是好不到哪里去,但是这些并不重要,秦坚在意的是程瑶佳之前的话,更确切的是,他在意的是程瑶佳的心,只要她有一颗向着秦家的心,他就认她是自己的未婚妻、妻子,秦家未来的女主人。

    程瑶佳玩味地笑道:“我这是在考察自己未来的主子啊,也是替我家小姐把把关,看看你到底够不够格来当我家小姐的丈夫,以及我的主子。”

    “哦?那你看得怎么样了?”秦坚觉得这个小丫环的胆子太大了,不过还挺有意思的。

    程瑶佳若有所思地道:“长相还可以,算是过了第一关,说话虽然口气挺大,但是男人也确实应该是这样,所以也算是过关了,而你能够把我家小姐从影卫的手里抢回来,又能够平安的出京城,本事这一关也算是过了,好吧,先就看你这三关,其他的以后再看吧。”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