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博恭恭敬敬的给郭睿珠行了一礼,到了现在,能让赵博这么正式行礼的人,普天之下除了皇帝,也就只有这位郭小姐了。

    而这个原因,并不仅仅是因为郭睿珠是皇帝心爱的女人。后宫那么多的女人,得宠的也并不少,可是赵博见了她们,并不用怎么行礼。

    相反,那些女人还会抢着来巴结他,因为谁都知道,赵总管的权势有多大,除了皇帝,这个天下能够掌控人之生死的就只有他了。

    而后宫的荣辱得失,也多看他的脸色,所以那些妃子在赵博的眼里跟本就不算得了什么。

    但是郭睿珠却不一样,她与皇帝的关系先放到一边,光是她那个宰相千金的身份就足够她自傲的了。而且郭睿珠心地善良,在郭家未倒之前,经常济危求困,不少人都受过她的恩惠,连赵博也不例外,可以说当年要不是郭睿珠拉了他一把,他也绝对不会有今天的这个成就。

    所以赵博一直都对郭睿珠心怀感激,在郭家出事之后,赵博根基尚浅,无法帮助郭睿珠。后来赵博强大之后,就时常派人去台州探望郭睿珠,可是郭睿珠一直都对皇帝心有怨恨,所以对赵博的帮助也不领情,甚至后来还说,不许赵博再派人去了,就算是来,她也不会见的。

    没办法,赵博也只得放弃,他心里也明白,郭睿珠身处那样的环境,对于以前的人和事,也不想有什么关系了。

    如果一直被以前的事情所烦扰,反正对她来说是一种煎熬。

    郭睿珠看着赵博向她行礼,也很郑重的回了一礼。

    “赵总管,一别二十余年,你如今已经位极人臣,罪妇还未向你道贺呢。”

    赵博淡淡一笑道:“这都是皇上的恩宠,老奴也只是为皇上办事而已,而且若不是当年有小姐相助,哪有今日的赵博。”

    “赵总管客气了,罪妇何德何能,那全都是赵总管自己的造化。”郭睿珠现在心中除了那一点仇恨,对于什么也都放下了,如果不是因为有常家寨的惨案,她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昔日的故人,尤其是看着他们一个个都风光无比,而自己的家族却已经变成一堆黄土,这样的滋味简直是太不好受了。

    “无论小姐怎么说,老奴心中的感激都不会变的,此次小姐真是要去敲登闻鼓吗?”

    赵博知道这种从前的事情还是不要一直纠缠下去的,反正事情也必要弄出个对错来,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什么事情心中都是有数,说与不说,都不影响做与不做的决定。

    郭睿珠肯定的点点头道:“没错,登闻鼓我是一定要敲,不然我千里迢迢来中原又为了什么,而且不敲的话,岂不是就要被扣上私自回中原的罪名吗?”

    “也是,此事老奴自有定夺,小姐且请去登闻鼓吧,老奴现在不能随你去了。”

    赵博心中自有计较,这个登闻鼓是一定要去敲的,不然的话就如郭睿珠所说,不敲登闻鼓她就是一个死,敲了就能够名正言顺的留在中原,至于那个冤情够不够格的话,那也太好说了,他赵博手掌天下第一的谍报机构,他说够格就没人敢说不够格,这回一定要想办法把郭小姐给留下来,她不能再回去了。

    这是赵博心中的真实想法,在他想来,把常家寨的案子给办了,然后让皇帝找个理由就把郭睿珠的罪名给赦了,要不就是改个罪名,然后留在中原就好了。不过他却不知道,郭睿珠心中已存死志,只等大仇得报,她就会去赴黄泉。

    “这就不劳赵总管了,那个秦坚很是猖獗,还请赵总管早日将他捉归案。”

    郭睿珠对于秦坚怀有恨意,没办法,主要是秦坚办的事情太过分了。他之前遇上庄成严,知道他在护送皇帝的老相好去告状,当时秦坚心里就动心思了。

    他觉得郭睿珠奇货可居,这回去京都一定就能用得上,所以他就跟庄成严商量,说是由他护送郭睿珠。

    可是庄成严却以为做事就要做彻底,他已经一路把人从台州给带来了,不能就这么半途而废,就没有同意秦坚的提议。

    结果没想到秦坚居然会对他下毒来要胁他,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而庄成严却又无可奈何,最后就只得听从秦坚的安排,然后一路秘密的来到了就京城。

    今天在假冒陈衍得失败之后,秦坚就把郭睿珠给请了出来,自己化装成庄成严,然后带了四个手下就闹了这么一出,他之前威胁郭睿珠,只要配合他今天的行动,他就不会再为难她与庄成严。

    秦坚相信郭睿珠会就犯的,因为庄成严对她有大恩,如果她不救庄成严,她的良心上可是过不去的。

    不过郭睿珠一直都不知道,其实秦坚并没有对庄成严下毒,那话不过是吓唬庄成严的,毕竟他们两个可是好朋友啊。秦坚就算是再狠,也没有到可以对自己好朋友下手的程度,要怪只能怪庄成严这小子太怕死了,随便一唬他就信了。

    后来庄成严想明白之后,再后悔也已经晚了。如果这个时候他再把事情给挑明了,那么就表示说他太笨了,居然轻易就被秦坚骗了过去。

    没办法,他也只能捏着鼻子就认了。

    而这也就可怜了郭睿珠,刚一回中原就被人给利用了,好在秦坚很守承诺,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郭睿珠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对于秦坚的恨意却不减,就想借着赵博的手把那个小子给除掉,哼哼,好歹也得给他弄点麻烦出来。

    赵博对于郭睿珠的话自然不会反对,而他本来也是恨极了秦坚,抓到他是绝对不会手软的。

    郭睿珠穿过白玉门,而在经过白衣书生的时候,她不禁停步看了一下,已经好久没有见到白玉门的祭天人了,真的是好怀念啊,以前在京城的时候,她隔一段时间就会来白玉门看看,看看有什么好玩的人又在做着什么样的梦。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