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谁曾想,变化却是如此的快,他刚从皇宫回来,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说不得,他也只能再让秦坚得意一回了。

    “郭小姐我可以给你,但是程瑶佳是我的女人,我必须要带走。”

    秦坚说出自己的底线,谈判也到最后的关头,就差赵博点头了,只要赵博点头,这事也就成了。

    “如果你确定要带走程小姐,那么在你放了郭小姐之后,我就会立刻抓捕你。”

    赵博的脸上露出阴狠的表情,这表示他的心中已经怒极了。

    秦坚点点头说:“好的,没有问题,不过交接的地点由我定。”

    “好。”赵博冷哼一声,他相信,秦坚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

    秦坚一挥手,四个女人压着程瑶佳与郭睿珠就向白玉门走去,赵博瞳孔一缩,他真是给忘了秦坚还有一条路可以走的,白玉门在他们的眼里,此刻确实是不通的,谁要敢越过那书生,那就等于抗旨的大罪,可是秦坚却不用怕,因为他本来就是个重犯,再背上一个抗旨又算得了什么。

    “好好好,你真的很好啊,只是希望你能遵守约定。”

    赵博简直是气极了,他这些年来顺风顺水,可从来都没有尝试这这样的失败,而秦坚却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狠狠的耍了一回。

    秦坚一拱手,笑道:“赵总管过奖了,放心,郭小姐很快就会还给你,咱们后会有期。”

    秦坚脚下用力,身体向后飞去,孟芸紧紧地盯着他的身影,可是他却没有看孟芸一眼,这让孟芸的心中不禁有着一点小小的失落。

    进入白玉门,书生还在念祭文,仿佛没有感觉到旁边有人在经过,而翠云在经过书生的时候,嘴唇微微动了几下,却没有声音,而且她盖着盖头,也没人看见。

    秦坚留到最后,带着郭睿珠挡住赵博等人,虽然他们不敢过白玉门,但是却也不能给他机会去准备堵截其他人。

    “赵总管,咱们要不再聊聊?”

    这话的意思就是所有人都得站在这里和他消磨时间,好给他的人留出撤退的时间。

    赵博冷哼一声,说道:“老夫很想知道,郭小姐是怎么落到了你的手里?”

    秦坚嘿嘿一笑道:“郭小姐确实是来进京告状的,由浑州大侠庄成严护送,庄大位不喜欢和官府中人打交道,所以一路都是秘密护送郭小姐,不过在途中遇到了在下,我就替他接手过来,我和郭小姐一路上聊得也挺不错的,我就又请郭小姐帮我这个小帮,带几个人进来,对不对啊郭小姐?”

    “哼,你要遵守你的承诺,放了庄大侠。”郭睿珠的眼中充满了仇恨地目光,这么多年来,她已经好久没有感受到来自一个男人的关爱,而庄成严这一路给她带来的安全感,却让她觉得很是幸福,而这种幸福,却被眼前这个男人给破坏掉了,他给庄成严服下了毒药,强迫自己配合他抢亲,如果因为她而害死了庄大侠,那么她就是九死也难恕。

    “放心放心,我秦坚说话向来算话的,给你的解药一定是有用的,等到我走之后,你自己去给他解毒吧。”

    秦坚的笑容很奸诈,通过他们的对话,赵博他们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郭睿珠会落到秦坚的手里了,当然,这种明白并不代表完全的相信,具体是不是这样,还有待调查,现在就姑且听之。

    当然,在赵博几人的心中,对于这事也是信了,因为秦坚无论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去台州去郭睿珠给请来,事先他一定不知道郭睿珠这个人。

    明白这一点之后,赵博不禁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向孟芸,而孟芸则立刻跪了下来,她知道,这是她的失误,在那个时候,她还是秦坚的侍女,应该对秦坚的行为知道的一清二楚,可现在却出现这样的事情,这是她严重的失误。

    而此刻她才知道,原来秦坚有很多事情在瞒着她,枉她一直感觉不错,以为把秦坚监视得死死的,却不想她才是那个被玩弄于股掌之上的人,想到此处,孟芸心中一阵酸楚,她真的好想大哭一场啊。

    艳奴看着孟芸那副样子,心中别提多得意了,孟芸的这个失误,可算是让她找回了不少平衡,让你再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结果还不是被人给耍了啊。

    “下令,封锁九门,命西营兵马全部出动,对京城内外进行彻底的大搜查。”

    赵博接过秦坚扔过来的郭睿珠,立刻就下达了追捕命令,此时秦坚已经消失在了白玉门内。

    今天对于整个影卫来说,真可谓是最丢人的一天,小心布控,却不想还是被秦坚给钻了空子,而这些能够怪他们吗?其实秦坚临走前说过的一句话说的非常对。

    “赵总管,麻烦回去给你家皇帝说一声,别没事弄那么多的规矩,生生把自己给束缚住了。”

    是啊,如果不是有白玉门与登闻鼓这两个特殊的地方,如果不是因为那两道圣旨,秦坚又如何能够这么从容的离开呢?

    “该死的,这个书生为什么还不走?”

    艳奴看着白衣书生,眼中射出了浓浓的杀意,如果不是有书生拦在那里,她们早就去追秦坚了,可偏偏就因为他一个人,她们这么多人只能去绕路,从白玉门可以直通西门,可是从这里到西门却要过两个城区,比秦坚他们要多一半的路程,就算是快马兼程,也来不及了。

    书生这会儿已经读完了祭文,但他还是没有起身,而是闭上眼睛,好似在静静的祈祷,这分明就是继续拖延时间啊。

    “你们先去吧,他们逃不了的,就算他们侥幸逃出了京城,但他们也离不开京都之地。”

    赵博这回是下了狠了心了,无论如何也要抓到秦坚,这已经不是宝物的问题了,而是影卫的面子问题。

    将所有人都派出去之后,赵博却是没有动,他还是站在白玉门前,因为郭睿珠还在那里。

    “郭小姐,老奴给您请安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