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不管这些了,反正郭睿珠是来敲登闻鼓的,那就让她去敲吧,量她也弄不出什么事来,而且也不可能和秦坚他们有什么关系。

    “多谢。”郭睿珠走在前面,后面的四个女人紧跟着她,一个个面无表情,就像是死人一样了,先前郭睿珠也是这个样子,才让艳奴以为这些人是大汉为主导呢。

    大汉则没有跟她们走进去,还是站在了那里。

    “你怎么不去了?”艳奴很好奇,大汉一路都护送了,为什么现在又不送了?

    大汉笑了笑道:“这里已经是你们影卫的天下了,我想也翻不出什么风浪了,我又何必再趟这浑水呢。”

    艳奴冷笑一声道:“千里万里都送了,到这里又撒手,你不觉得晚了吗?我倒很好奇,你怎么就敢把她们给送来呢?难道你就不怕什么她们的冤情不够吗?要知道,如果谎报冤情,可是要被处死的。”

    大汉淡淡地笑了笑道:“因为那里真是太惨了,大人,我建议您一辈子也不要见到那种场面,不然的话,您会一直做恶梦的,相信我。”

    “真的有那么惨?你不要危言耸听,我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啊。”艳奴心中一紧,之前她已经看过了传回来的情报,对于那里的残状已经有了一些认识,可是现在听着大汉的话,更是觉得一股冷风吹来,当然,这也不能说她就是怕了,毕竟她可是从小就在死人堆里玩大的,杀人对于她来说就是家常便饭。

    “大人就当是危言耸听吧。”

    大汉也不争辩,转身就想离开。

    艳奴拦住他说:“你还不能走,这个案子一旦上达天听,你就要作为目击者协助调查,所以你还是跟着她们一起去吧。”

    大汉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还有我的事?不是吧,我还以为把人送到了就算了事了呢。”

    艳奴冷笑着说:“你以为的太简单了,从你接手这事之后,就已经注定了你脱不了身的。”

    大汉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我是不去也不行了。”

    大汉大步的去追郭睿珠等人,艳奴却不禁出口问道:“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呢,敢做出这么千里相送的人,怕也不是无名之辈吧?”

    大汉也不回头,就笑道:“山野草民,贱名而已,不提也罢。”

    艳奴只是冷冷地盯了大汉的后背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郭睿珠等人走的也挺快,很快就经过了花轿的地方,汪都领谨慎的看着她们,等她们慢慢经过之后,才算是放心下来,可偏偏就在这时,郭睿珠身后的四个女人突然发难,冲上却将郭睿珠给抱住,其中一人用刀架住了她的脖子,而另外三人则是立刻退回到了花轿边上。

    “你们要干什么?”

    汪都领拔出刀来,那些化装成家丁的士兵们也都已经围了上来,不过他接到过艳奴的命令,不得伤害这几个人。

    大汉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笑道:“别着急,咱们是上龙山上的爷们儿,最近手头上有点坚,听说代王爷和程公爷都是仗义疏财的好人,所以就想跟他们借点,还有就是咱们家大王都二十好几了,还没有一个媳妇,索性今天也一事不犯二主,就连代王爷家的儿媳妇也借走吧。”

    “哼,放肆,识相的就快点投降吧,别以为抓着一个配环之人就想要胁我们,知道我们都是什么人吗?我们可是禁军,天子近卫,连同你们都一起杀了。”

    汪都领的本意是如此,而且事情也确实可以这么做,当然前提是这个女人不是郭睿珠。

    “我可告诉你啊,你要是想杀人之前先想清楚,这人可不是普通的配环之人,你要是把她给杀了,回头你们家皇帝陛下就得把你给杀了。”

    大汉哈哈大笑,他要的就是这么投鼠忌器的感觉,就要是让这么多人都使不力。

    “你少来糊弄我。”

    汪都领心中很是不想承认,可是他又不敢真的动手,因为艳奴的命令还在那里。

    这里艳奴也快速的赶来了,就连孟芸也从楼顶飞落下来。

    “怎么回事?”

    孟芸狠狠地瞪着艳奴,总是她出乱子,居然就这么那些人那给放进来了,她是想干什么啊。

    艳奴心中也是个委屈啊,已经够小心的了,可没想到还是被人钻了空子。

    “那人说来敲登闻鼓的,我不敢拦啊。”

    孟芸冷哼一声道:“敲登闻鼓的又怎么了?她不是还没敲吗?你不会想办法先拖一会儿啊?比如让她们吃个饭睡一觉什么的。”

    艳奴急道:“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是那个人说她是郭睿珠,我敢拦吗?”

    “郭睿珠是谁?”

    孟芸想了想,觉得这个名字挺熟的,但就是想不起是谁来着,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人。

    艳奴冷哼一声道:“就是御书房里写字的那个女人。”

    “啊?她不是在台州吗?”孟芸也终于想起来了,她也知道御书房里写字的女人是艳奴小时候的一个心结,还以为长大都过去了,没想现在还是有着呢。

    艳奴焦急地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快点想办法把这事给平下来啊。”

    “你又没见过郭睿珠,你凭什么相信她就是郭睿珠?”

    孟芸对于什么郭睿珠王睿珠的都没有感觉,她才不在乎这些呢,而且她不相信站在这里的就是郭睿珠,毕竟郭睿珠可是在台州的,没听说她来到中原了。

    艳奴一想也是,自己完全就是心里的魔障在作祟,难道她说自己是郭睿珠就是郭睿珠吗?

    “杀了他们。”

    艳奴既然想通了,当然也就不能再耽误了,因为她看到新娘子居然就从花轿里被请出来了,好在汪都领小心的防备着装有宝贝的车子,这才没有被那些人给抓到可乘之机。

    而翠云并没有想要出来,但是那个大汉却走花轿告诉她,翠云就是在他们的手里,这让她不得不惊,别人不知道翠云是谁,但她却知道,那就是她家小姐程瑶佳啊,她可是听得真真的,这些人都是土匪,小姐要是落到了她们的手里,那可就麻烦了,所以翠云决定跟他们走,然后救出小姐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