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这些人除非是不顾及家人了才会叛变,但很显然,有一个两个的没有良心的倒是可能,但要是三十三个人都没有人性,赵博就得考虑一下自己都是带了一群什么人了,再说了,影卫纵然名声不好听,可是待遇却是大周朝最好的组织,直接由皇帝统领,赵博也一向舍得赏赐,所以影卫的日子一个一个过得很是滋润,就算是再小的士兵,也比一个七品县令过得舒服,更不要说人人都是惧怕影卫,时不时的还会给影卫孝敬一些,这样的工作,有谁会冒着凶险去冒险呢?

    很显然,他们是出事了,极有可能是再也回不来了。

    赵博就特意派出去五个高手,全都是幻级境界,这样的力量就算是放在整个江湖也是都是够强大的,台州那种地方,最厉害的高手怕也不过是幻级吧,而这五人也算是没有给赵博丢脸,他们在台州明查暗访了一个多月,终于找到了那三十三个人,很不幸,那些人已经成了三十三具尸体,而与他们同时被发现的,还有一万七千多具尸体,当这个数字传回来的时候,就连见过大风大浪的赵博也被吓了一跳,这没有打仗没有天灾**的,怎么就会死这么多人呢?

    再看情报上的信息,更是让人惊恐,因为尸体大部分都是出现了撕咬的伤口,而且那些伤口是在死前就有的,绝大数人就是死于这些伤口,是猛兽?不可能的,哪里有猛兽能够咬死将近两万人。

    还有人猜测是妖怪,台州多山多林,常常就有人传说那里有妖怪,可是这个事情也都是没有根据的猜测,如果是放在几百年前,说是妖怪还有人信,可是三百年前,一支修道者组成的屠魔大军,对于整个大陆的妖怪进行了一次大清洗,凡是那种成精有灵的妖怪,全都被杀死了,所以大陆上已经三百多年没有妖怪的消息了。

    赵博下大力度,继续追查这件事情,这么重大的事情虽然发生在了台州,但谁知道下一步会不会就是中原,所以这个案子必须清楚,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明白,怎么就会死了这么多人。

    可惜,这个案子就像是一支没头没尾的苍蝇,根本就是找到任何的线索,再加上台州那里本来就乱,光是势力就有几十股,相互之间又多有仇怨,想从中得到什么线索,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本来赵博还说要等京都的事情过去之后就把艳奴给派去查办此案呢,没想到这案子倒是先自己找到了她。

    “这状纸上说杀人者是一个组织,这是什么组织?”

    艳奴看着大汉,她算是看出来了,那些后面的女人根本就不可能问出什么,一个个的都跟傻了样,倒是眼前这个大汉像是个人物。

    大汉说道:“小人也不知道那是个什么组织,只知道那个组织成立有些年头了,一直都很神秘。”

    “那他们具体都有什么表现吗?比如做过什么?”

    大汉想了想说:“据说他们藏在九雾山中,每个月都会下山给百姓们免费治病送药,然后会挑选一些有资质的人上山去修行,所以九雾山附近的人对他们很是信服。”

    艳奴想了想又问道:“那你们怎么知道杀人的就是他们?”

    大汉撇撇嘴说:“小人只是去台州做生意的人,在经过常家寨的时候发现了她们在哭,所以就自告奋勇要送她们来告状,但是具体的事情小人也不知道的,问她们,她们也支支吾吾的不说。”

    艳奴不禁一怒道:“你什么也没弄清楚就敢把人领来,你是不是闲得有病?你当本小姐是好消遣的吗?”

    艳奴这时也是不由得不怒啊,她主要是负责这个案子,开始还是半信半疑,这会儿已经在心里有些相信这就是真的了,可是正当她想再多了解一些的时候,却被告知没有了,这就像是你吃饭吃到一半,正说好吃呢,结果却发现食物没有了,这是多么让人窝火的事情啊。

    而就在这里,后面的一个中年妇人突然开口说:“大人还是不要问了,罪妇知道仔细的情况,但是要面见圣上才会说的。”

    大汉耸耸肩说:“她一直都是这样说,这个状纸还是我求她下来的。”

    艳奴看看着那中年女子,虽然很是憔悴,但却不掩她的美色,想来年轻时也是一个大美人,而且听她自称是罪妇,那就一定是犯罪被发配到台州的,难怪知道要来告御状,这事就有点难办了,艳奴想了想说道:“好吧,如果你执意要敲登闻鼓,那我也不拦你,能不能请你们先去休息一下,等一会儿再去敲呢?”

    这个时候还真不好让她们过去,虽然现在看来是没有问题,可是现在的情况这么乱,可不容得出现什么闪失啊。

    中年女子态度坚决的道:“我们从台州万里迢迢的赶来,为得就是早日见到圣上,为我们死去的家人鸣冤,一刻也不能再等待,我记得律法上有规定,任务人不得阻拦敲登闻鼓的人吧?”

    艳奴也就是被这条律法给束缚住了,不然的话她就让人把这几个人给抓回影卫的大牢了,只要在那里住上一住,就不信问不出什么来,只怕到时候连她们夫妻之事也能给问得一清二楚,可偏偏就有律法的规定在那里,艳奴是敢怒而不敢言。

    “我是影卫的人,这个案子其实很快就会由我来负责,你们告诉我也是一样的。”

    艳奴这样的好言相劲,还真是头一次呢,除了她师父,她从来没有对人这么的温和过,没办法,谁让事情紧迫呢,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而今天也真是够倒霉的,白玉门跟登闻鼓的事情全都给弄到一起了,这真的不是阴谋吗?

    艳奴不禁又在怀疑这个事情也是秦坚他们给安排的,现在不禁又提高了警惕。

    中年女子却不买她的账,直接就说道:“你的道行还不够,这事还是让圣上定夺吧。”

    “你……”艳奴心中一怒,好啊这个女人还真敢说啊,居然就这么说她,真是太小看她了,如果不是因为登闻鼓,她真杀了她不可。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