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说道:“回禀艳奴小姐,后面来了一群人,说是有重大冤情要去登闻鼓那里鸣冤。”

    “去登闻鼓?”

    艳奴冷笑一声,登闻鼓是设在皇城边上的一处大鼓,大周开国之初,太祖就立下规矩,凡是重大冤情的人,都可以来到这里鸣冤,但一定是极大的冤情,如果发现冤情有误,那么鸣冤之人就要被砍头,所以这就是在拿自己的头来告状。

    而建国至今,登闻鼓也只响了七次,七次之中有五次是真正的大冤情,皇帝为他们沉冤召雪,而另外两次因为不够冤,原告与被告就在同一天被砍了头,这也算是同归于尽,另一种报仇的方式。

    今天,就在这里,居然也有人想要去鸣冤,值得一提的是,登闻鼓所在位置就在白玉门内,而大周也有一条律法说过,凡是要鸣冤之人,任何人不得阻拦。

    “看来这些人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艳奴相信这些人肯定不是来鸣冤的,他们就是要来捣乱的,是要借机进入了迎亲的队伍。

    “我去看看,我倒要看看这些人有什么‘冤情’。”

    艳奴当然不会放人进来了,虽然她不认为来的人能够比她的人多,但是也不想大战把迎亲的队伍给弄乱,以免被那些人给乘虚而入。

    “让我们过去,我们要去敲登闻鼓,你们凭什么不让我们过去?”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大汉,长得很是凶悍,正在对着一个家丁打扮的士兵大声的喝叫,看那样子好像随时都会动手。

    艳奴走了过来,挥手让那士兵退下,就见她冷笑道:“说说你们的冤情,如果能把我说感动了,不用你们去敲登闻鼓,我就能帮你们给把这怨气给出了。”

    那大汉对着艳奴上看下看,疑惑地道:“你是什么人?说话这么大的口气,我告诉你,我身后这些人,可真是有着得大的冤情啊,你要是敢耽误了,我把你也告了。”

    “哼,我看你的口气也不小啊,知道我是什么人吗?”艳奴走近那个大汉,冷冷地盯着大汉的眼睛。

    大汉被她吓得退后一步,说道:“我这不是在问你吗?”

    “影卫知道吗?”

    大汉点点头道:“听说过,好像是皇上身边养的狗,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是狗。”

    “你……”艳奴目光一寒,她现在就想一剑把这个家伙给宰了,可是她还想看看他们到底想要玩弄什么花招,于是她强压自己心中的怒火,冷笑说:“影卫是指皇家密卫,有替陛下监查天下之权,我是影卫的副总管,这天上还没有我查不了的案。”

    大汉一听这话,顿时就惊得张大嘴巴,然后连忙换了一副面孔,有些惶恐地说道:“对不起,大人,小人不知道这些啊,小人在家乡常听人说影卫是皇帝陛下养的卫,就以为是真狗呢,不知道原来不是狗,是人啊,对不起,小人说错话了。”

    大汉虽然一直在道歉,但却处处不离狗字,艳奴也是知道下面的人因为惧怕他们影卫,所以人人都说他们是狗,连她师父都被人称为皇犬,更何况她们呢。

    “行了,快点回话,再废话我割了你的舌头。”

    大汉连忙从怀里取出一张状纸,说道:“小人是浑州人士,后面这些人是小人在路过台州时认识的,他们实在是太惨了啊,想要来京都告状,又不认识路,小人就一路护送他们来了。。”

    艳奴随手就接过那纸状纸,冷笑道:“不错啊,准备的还挺充分,我来看看,上面都编了些什么故事。”

    大汉一听这话,顿时就有些生气道:“怎么能是编的?这些都是真真正正发生的事情。”

    艳奴没有理他,而看着那张状纸,而看了个开头,艳奴就脸色一变,眼中露出了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怎么可能?居然是那些人?”

    大汉因为之前艳奴说话不好听,所以只是冷哼一声,没有回答她。

    艳奴继续往下看,越看越是心惊,她在心中已经有些相信这些人真是来鸣冤的了。

    “大人,这案子您能接吗?”大汉这话里居然有几分嘲讽的意思,完全就是还击刚才艳奴对这事的不尊重。

    “我现在问你,这些人真是那里的幸存者?”

    艳奴一把抓住大汉的衣领,面露深色的盯着大汉。

    大汉被艳奴这个样子给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说道:“是、是啊,小、小人怎么敢骗大人。”

    艳奴看着大汉身后的五个人,就见她们全都是一群妇人,身上穿着孝衣,脸色凄苦,一副绝望的样子,最主要的是,艳奴从她们的脖子上看到了一个项环,那是她们一族的标志,任何成年族人都会带着上那个项环,一生都不能取下来,也无法取下来,因为那都是用铁水浇死的。

    “她们居然能够活下来,真是太命大了。”

    台州位于帝国的南部,与中原的繁华不同,那里多是穷山恶水,很多居民都处于是未开化的样子,所以历朝历代对那里也并不如上心,也就是用作于发配罪民的地方,所以那里的人都是非常的彪悍,国家的律法在那里也没有多大的作用,因为那些人已经是被国家给放弃的人,他们在那里自生自灭,只要不再回中原闹腾就行了。

    不过,虽然国家不太理会他们,但也不代表就是完全不管他们,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派人去那里巡视一番,看看那里有什么变化。

    一直以来这些事情都是影卫在做,从来没有过问题。可是三个月前,派去巡视的人却就出了问题,一共三十三人,居然没有一个回来的。

    赵博得到消息后非常的生气,如果说这些人因为那里太好了,所以舍不得回来了,那说这话的人就纯属是在放屁。可要说这些人是叛变了,那也是不可能,影卫的制度一向非常严格,凡是出去执行任务的人,家属都必须留在京都,一旦出了问题,家人全都处死。

    [三七中文 m.37zw.]